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地址是南嶺半山腰上的一處別墅。

很可笑的名字——慕念居。

“我可以拒絕嗎?”

男人抬眸,“你可以試試。”

掌心接過那張白紙,余念把紙片放進口袋,“知道了,我晚上會去。”

她轉身,大步離開。

但慕深看著她背影,能夠發現她走路的姿勢,異樣的明顯。

弄疼了吧?

那又怎樣,左右是她活該。

男人收回實現,低頭落在文件上,卻久久看不進去一個字。

手中握著鋼筆,薄唇一抿,猛地在文件上劃了一道,他垂下頭,手指狠狠地摁了摁自己的太陽穴。

他應該去心疼?

男人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捏著鋼筆的手猛地用力,似乎要剛其折斷一般,骨節泛著白色,手背的青筋的凸起,模樣怖人。

——

余念走出慕氏集團,這時候天空已經放晴,陽光照射著白色的雪堆,反射的光更是刺眼。

直接打車回家,姜粵楷開門就看見余念臉色蒼白的樣子,“這是怎麼了?”

余念眼睛有些紅,她進門,然後拿出來一張卡,“這裡面有一百萬,外公你拿著,我們儘快聯繫醫院那邊,給媽媽安排手術吧。”

“你哪來的一百萬?”

姜粵楷沒有接這張卡,他站著余念,“你才出去幾個小時,你從哪弄來的一百萬!”

蒼老的聲音,帶著分明的怒氣!

姜粵楷為人師表,有的就是清高和骨氣,這一百萬分明就是來路不明,拿這錢來給女兒治病,姜粵楷做不到。

“你從哪拿的錢就還回到哪去,唸唸,我們現在是窮,但是人最不能少的就是骨氣。”

“骨氣?”

余念嘴唇幹的翻了皮,她點頭,輕笑,“好,外公,我要骨氣,那我能眼睜睜看著媽就一直這樣躺在床上嗎?”

“癱瘓久了,媽還能活多久!!”

姜粵楷氣的臉色漲紅,“你去找慕深了!是不是?唸唸,他把我們家害的還不夠,你怎麼還主動去找他?”

余念睫毛猛地顫了顫,“外公……”

她也是沒有辦法。

姜粵楷氣的身子一抖,最後無力地跌坐在沙發裏,“總之,這錢我們不能要。”

“那我們要怎麼辦?外公,難道你讓我回來就是給我媽送終?!”

余念猛地跪在地下,膝蓋敲著地板一聲悶響,讓人神經猛地一震,余念看著姜粵楷,“外公,你放心,這筆錢我會還給他,我一定會!我們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好不好?”

姜粵楷還能説什麼,還能做什麼?

老人家臉色陰沉,滿臉都是頹然的無力。

“外公,我們帶媽去醫院吧!”

“……”

——

最後姜粵楷還是妥協了,聯繫了醫院,兩人立刻就帶著姜琳過去了,結果等醫生過來病房的時候,余念的眼神猛地閃了閃。

薄錦年。

像是脖子被人掐住,呼吸一點一點從自己的咽喉流失。

先是慕深,再是薄錦年。

余念指甲猛地嵌入掌心,咬唇,唇色猛地現出鮮艷的紅,男人的目光沉沉落在她的臉上,然後掠過她,直接走到病床前,問護士,“病人情況怎麼樣?”

“……”

余念怎麼也沒有想到,醫院給安排的專家,是薄錦年。

她的初戀。

後來分手,她跟慕深在一起,她轉身瀟灑利落,跟慕深愛的深刻坦然,於是他從她的世界裏銷聲匿跡,可又在今天,毫無預兆出現在她的生命裏。

十幾分鐘後,男人的辦公室裏。

薄錦年整理好關於姜琳的病歷,然後抬眸,看著余念,嗓音是從喉骨發出的深沉和沙啞,“國外那麼好,舍得回來了?”

“我不是來跟你談私事的。”

余念看著薄錦年,無悲無喜。

要跟他如何,她掂得清。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