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哦,皮/肉交易麼?"

男人看她,薄唇似揚非揚。

余念必須讓他滿意,她不可能讓母親一輩子躺在那張床上,為人子女,歸根結底是要報答的。

哪怕是要把自己跟牲畜一樣的賣給別人。

“是,你不願意嗎?”

余念俯身,女人的柔軟蹭著他,動作千嬌百媚,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媚氣,極盡所能的勾引,就連聲線也跟著軟和纏綿了幾分,“慕先生昨晚不是還欲罷不能,該不會這麼快就對我沒了胃口?”

慕深斯文淺笑,“女人的滋味嘗過了一次其實就沒什麼稀奇的了。”

“是嗎?”

余念手指落在他的黑色襯衫紐扣上,動作僵硬一個一個解開,粉嫩柔軟的唇,也落在男人的薄唇上。

她像是一個妖精一樣極盡能事,長髮披散開,語氣也曖昧至極,目光瞥至男人的某處,“它倒是不會説謊。”

慕深大掌撩開她的毛衣,扣住她的腰,男人的手掌漸漸下壓,掌控有度,大掌的溫度傳遞到女人的肌膚上,余念就連呼吸都沉了幾分。

“想清楚了?”

男人的嗓音,是沙啞的模糊,氣息噴灑在耳畔,余念身子不自覺的一抖。

她揚唇,“説個期限。”

“一百萬,余念,你説,你一次值多少?”

“……”

余念沒説話,眼白處一點一點爬上紅色的血絲。

慕深起身將她打橫抱起,緩步走進裏面的休息室,將女人放進柔軟的床舖中,壓下,“一年,到時候,你這身子再契合我,我也膩了。”

説完,男人便拿起遙控關上了休息室的窗簾,室內瞬間漆黑一片。

慕深做這種事情喜歡在黑暗裏,余念身子被迫成為某種姿勢,她看不見,卻也能想像那樣的不堪,“錢什麼時候給我?”

“余念,我不喜歡在床上談事。”

男人指尖穿過她的髮絲,“專心點,嗯?”

“……”

酣暢淋漓。

末了,男人打開燈,站在床邊穿衣。

余念裹著被子坐在床上,連續的兩次讓她身體有些吃不消。

臉上的紅暈未褪去,身上也儘是男人留下的曖昧痕跡,她將被子扯高了一點,“現在可以談事了嗎?”

“賬號給我,一會兒自然有人轉賬給你。”

余念咬唇,“錢能一次到賬嗎。”

慕深手裏捏著領帶,男人目光落在余念臉上,下一秒,直接將領帶仍在她的身上,余念咬唇,知道他什麼意思,她拿起領帶,半跪在床上,然後給他係好領帶。

她低著頭,慕深這個角度只能看見她的發頂,下一秒,女人的下頜被男人的虎口鉗住,“余念,別跟我耍什麼心眼。”

“放心,我不會拿了錢就跑路,慕先生如今手段滔天,我走到哪能逃脫你的桎梏?”

當初認識的他是時候他只是一個大學教授,而現在,卻是慕氏集團的總裁,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如今權傾一方,能耐的很。

“知道就好。”

慕深轉身出去,余念在床上揉了揉自己的腰,然後起床穿衣。

剛穿好衣服,剛才混亂中落在地上的手機就發出叮噹一聲響,她撿起手機,裏面是到賬資訊。

一百萬,一分錢不少,他言而有信。

余念起身出去,看著埋首文件中的男人,“錢我收到了。”

下一秒,一張紙出現在她的面前,男人抬頭,黑眸沉沉,語氣不容置喙,“這是地址,以後你住在這裡。”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