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慕深走了。

沒留下任何一句話。

甚至連一句道歉都沒有,好像昨晚的一切在他眼裏都是理所應當!

他們之間的重逢是如此殘忍又冷漠的開場,余念心情一點一點沉到最深。

在他眼裏,如今的她到底算什麼?

胸口是微微地疼,像是有人用刀子將心臟劃開了一道口子,刺骨的寒風就這麼灌進去。

余念在床上再休息了一下,便起身去浴室洗了個澡,她的衣服還能穿,余念收拾好了自己,便離開了酒店。

一個小時後。

“外公。”

余念打車去了外公的家,進門,就看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眼眶瞬間就紅了,余念抱了抱老人家,“外公,對不起,這麼久才回來看你。”

姜粵楷伸手拍了拍余念的背,“傻孩子,這不怪你。”

當初如果余念留在花城,那她的前途只能是盡毀。

她父親余正貪污受賄被舉報,入獄後不久便在監獄自殺,網上是鋪天蓋地的謾罵,一時間余家被推上風口浪尖。

所以他跟余念的母親姜琳決定,讓她出國。

若不是現在姜琳忽然出事,他也不可能讓余念回來。

半個月前,姜琳在路上出了車禍,被送往醫院檢查出來腦溢血,手術過後就只能躺在床上。

一開始他還想瞞著余念,但是姜琳一直沒有好轉,情況還有些惡化的傾向,所以他還是決定告訴余念。

姜粵楷帶著余念進去,到姜琳的臥室,“你跟你媽説説話吧。”

余念進去坐在床邊,看著姜琳,“媽,我回來了。”

姜琳現在不能説話,嘴巴裏吚吚嗚嗚説的什麼余念根本聽不清楚,眼淚猛地掉下來,余念心裏很難受。

在房間裏陪了姜琳半個小時,余念出來,就看見姜粵楷在沙發裏嘆氣。

“外公,醫生怎麼説?”

姜粵楷抬頭,“車禍的時候傷到了腦神經,所以才會這樣,但要想徹底治療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就需要一筆昂貴的手術費……一百萬,我們給不起的。”

當初姜琳手術,那三十萬都是家裏東湊西湊,還有餘念把這幾年的存款都給轉回來,才湊齊的。

現在還要一百萬,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説,如果有一百萬給媽手術,她就能好?”

現在姜琳的情況就是癱瘓,只要再次手術,再做恢復治療……

“外公,這一百萬,我來想辦法。”

余念咬著牙,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姜琳就這樣躺在床上。

姜粵楷皺眉,“唸唸,一百萬,你哪能找來一百萬呢?”

“總會有辦法的。”

余念雙手緊握成拳,半個小時後,她出門打算想辦法。

一月的花城寒風刺骨,皚皚白雪幾乎點綴了整個世界。

余念裹緊了自己身上的大衣,一片雪花飄進她的衣領落在脖子上,冷得她打了一個哆嗦。

一百萬……

偌大的城市,她還能找誰呢?

余念在寒風裏站了將近十分鐘,最後到路口,招手叫了一輛計程車,“師傅,去慕氏集團。”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