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葛亦暖從銀行辭職,除了要搞定南弋陽這一層原因外,主要是想進入風華娛樂。

楊小維是葛亦暖閨蜜,又是在風華很吃的開的經紀人,有她幫葛亦暖跟上頭通融,葛亦暖進入風華就容易多了。

“謝謝你啊小維。”

楊小維摟著葛亦暖的肩膀,“都是小Case,説什麼謝啊。你能主動走出陰影,重新振作,我替你開心。只是,你別看幹我們經紀人這一行的整天跟著明星出入各種宴會、發佈會,吃香的喝辣的,但是這種跑腿伺候人的活可真的不好幹。你以前在銀行的工作雖然賺的相對來説是少了點,但也挺好的呀……”

楊小維想不明白,但葛亦暖自己心裏很清楚,她進風華當經紀人,跟錢沒有任何關係。

只是現在,她還不方便把心裏所有的想法向楊小維坦白。

當日在她自殺未遂之後,楊小維確實拿“報仇”這種話激過她,但她清楚楊小維之所以會那樣説也只是想讓她好好活下去,並不是真的希望她做鋌而走險的事。

葛亦暖沉默了片刻,眼裏浮現精明算計的笑色。

“小維,誰還會嫌錢多啊?”

楊小維用手指戳了戳葛亦暖的額頭,似是無奈,“你呀!”

……

NK集團大樓,久蓉市的地標性建築物。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夕陽的余暉給他周身鍍了一層光暈,俊朗的五官在明暗的光線裏更顯立體,精緻的如同一件絕美的雕刻藝術品。

敲門聲傳來。

“進來。”冷漠的聲音。

“南總,您要的資料。”

“葛亦暖,年齡24歲,上海同濟大學經管學院財稅學優秀畢業生,曾是久蓉市銀行櫃員……姐姐,葛亦柔?”男人的目光定格,眉頭隨之輕皺。

小高趕緊解釋道,“沒錯,就是那個紅透半邊天,卻在一週前突然車禍去世的葛亦柔。”

南弋陽目光暗沉如水,諱莫如深,像是陷入沉思。

小高小心翼翼的問,“總裁,您為什麼要調查這個葛亦暖啊?”

南弋陽的目光掃過去,小高立馬低下頭,意識到自己僭越了,説了句抱歉之後不再言語。

男人隨手把資料甩在辦公桌上,“你先出去吧。”冷冷淡淡的語氣,命令的口吻。

小高頷首低聲道,“是。”

……

夜幕降臨。

葛亦暖走進巴特塔。

她剛坐下,毛毛就拿著酒單過來。

“還是老規矩?”毛毛垂眸笑問。

葛亦暖點頭。

“一杯BLackJack。吃的呢?”

“隨便。”

毛毛聳肩一笑,“好,我給你安排。”

“謝了。”

毛毛轉身離開,葛亦暖側頭看了一眼。這個男生跟她認識了將近七年了,高中三年,他們做了三年同班同學,還有一年是同桌,那時他們幾乎每天一起上學放學,還一起逃過課去看演唱會,最後一起被全校大會通報批評,感情深厚,是對老鐵。

毛毛身材高高大大且四肢發達,但舉止卻有點娘炮。她輕緩的在唇角勾起一抹笑弧,回過神時感受到有一道犀利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她猛地抬起眼眸,迎上那到如野獸一般狷狂的視線。

南弋陽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一身剪裁合體熨帖的衣服,乾淨利落,從頭到腳一絲不茍,漆黑凜冽的眸就那麼盯著她,就如同一隻猛獸在考量眼前的獵物一般。

葛亦暖暗提了一口氣,隨即唇角輕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弧。

男人朝她走過來。

高大的身軀站定,將她籠罩在一片暗影裏,造成莫大的壓迫感,居高臨下的睨著她。

“聊聊。”是命令的口吻。

葛亦暖剛起身,就聽毛毛喊她,“亦暖。”

毛毛的臉上透出些許擔憂,他在這種風月場所混跡久了,三教九流什麼人沒見過?但唯獨沒見過氣場如此強大迫人的男人,渾身散發的是虎狼之勢。

他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

“朋友?”男人的黑眸鎖定毛毛白凈的臉蛋。

葛亦暖拿起托盤上的酒仰頭一飲而盡,隨後笑著道,“不是。”

毛毛急切的張了張嘴,卻被葛亦暖一個眼神就給打住了。

毛毛有些遲疑的離開。

南弋陽把葛亦暖帶到二樓包間。

他在長條真皮沙發中間坐下,雙腿交疊慵懶閒適,卻透著王者一般強勢的氣場。

一雙冷眸如同鷹爪一般緊緊地攫著她,讓她感到呼吸困難。

“葛小姐,”開口還算客氣,“那天晚上的事,你難道不該給我個解釋嗎?”

葛亦暖在密集的低氣壓下掌心潮濕,儘量維持著鎮定,“解釋就是,那晚你喝醉了,獸.性大發。”

南弋陽沒有急著追問,而是就那麼安靜的注視著她,驀然,噗嗤一笑,到這兒他都還表現的紳士沉穩,可下一秒他就雙眼變得赤紅,渾身散發出暴力的氣場,抄起煙灰缸就朝著她的頭用力擲去。

葛亦暖就站在那兒絲毫沒有挪動,最後煙灰缸擦著她的頭頂飛了過去,帶起的風吹動了她幾絲頭髮。

“啪。”煙灰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南弋陽指著她的鼻子,“你根本就不是巴特塔的員工,那天晚上你又是怎麼被當做公主送進包間服務的,你自己心裏清楚!”他頓了頓,胸口因為盛怒而有極大的起伏,接著又陰鬱的説,“他也應該很清楚。”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