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中午時分葛亦暖離開酒店,由於某處鑽疼難忍,走路的姿勢特別奇怪,路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她,並對她指指點點的。

回到家後就一頭扎進浴室,沖洗了好半天,身上多處的皮都搓破了,依舊沒能沖刷掉昨晚痛苦的記憶。

她從浴室出來,眼前一黑就暈倒了。

她從昨天下午開始幾乎水米未進,因此是老毛病犯了,低血糖。

等她醒來的時候,看到楊小維跟她臉對臉,一雙眼睛瞪的跟銅鈴似的。

她又把眼睛合上,但下一秒眼皮又被人強行撐開。

“別鬧!”聽到粗嘎難聽的嗓音,葛亦暖自己都嚇得一愣。

楊小維掐著一下葛亦暖的臉頰,“葛亦暖,你是不是想折騰死我啊?”

葛亦暖坐起來,瞬間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上來,頭痛欲裂。

她皺了皺眉,呼吸間有些消毒水的味道,這才後知後覺,“我在醫院?”滿目白色,她又愣了愣,“太平間?”

“Shut up。”

楊小維因為葛亦暖説了不吉利的話而惱火,説完還舔了舔手指迅速的點了一遍自己的額頭、左肩和右肩。

特虔誠的説,“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葛亦暖勾勾唇角,“……”

拜完上帝的楊小維轉過身來嚴肅的看著葛亦暖,“七天裏你就進了兩次急診,我勸你最好勸你消停!”

“這次是意外。”葛亦暖神態異常平靜的道。

楊小維挑眉,審視的看著葛亦暖,“難道你不是想活活餓死自己?”

…………

兩天前,葛亦暖剛從鬼門關走過一遭。

原因是,七天前……

她跪在醫生面前,眼淚在那一刻顯得格外廉價,嘩嘩的流個不停。

“醫生,我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她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需要多少錢您儘管開口,只要能把我姐姐救回來,花多少錢都沒關係,醫生我求求你……”她語無倫次的哀求。

醫生長嘆一口氣,眼裏滿是同情,“你求我也沒用,這不是錢的事,你還是進去看你姐姐最後一眼吧。”

她愣了愣後,跌跌撞撞的跑進手術室趕著看姐姐最後一面。

姐姐皮開肉綻渾身是血,這副慘相後來她每晚都會夢到。

“姐,姐姐……”嗓音沙啞哽咽,任何語言在這種時候都顯得蒼白無力,眼淚異常洶湧。

她緊緊地攥著姐姐的手,觸感冰涼的嚇人,她張著嘴衝著姐姐的手不斷哈氣,可沒有用,姐姐的手越來越涼,她惱覺得自己好沒用。

姐姐的嘴唇一直在動,好像是想對她説什麼,她趕緊附耳過去,捂著嘴巴細聽,姐姐是在説……

姐姐死了,給她造成很沉重的打擊和刺激,她萬念俱灰,在家中割腕自殺。

也許是好朋友之間的心電感應,那天晚上楊小維從夢中驚醒,醒了之後那種心有餘悸的感覺久久不曾消失,還平添了一些焦灼不安,她就趕緊給葛亦暖打電話,結果通了但無人接聽,她心裏咯噔一下,從衣櫃裏隨便抓了件外套披上就往外跑。

事實證明,楊小維的擔心是對的。

在葛亦暖被搶救過來之後,楊小維狠狠地扇了她兩個耳光,並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地把她罵了一頓。

“你簡直就是個窩囊廢,如果我是你,就替姐姐好好活下去,並揪出還逍遙法外的肇事者,為她報仇雪恨,以慰她在天之靈。”

“報仇?”她想起姐姐臨終前對她説的話,“殺我的人,關!蕾!姝!”於是,幡然醒悟。

她下定決心要替姐姐把債討回來。

她調取姐姐出事路段的錄影失敗,這就意味著她拿不出指認肇事者的證據,但就此放過仇人,她就太不甘心了。

因此她就轉變了復仇的方式……

先説關蕾姝跟她姐姐一樣,都是風華娛樂公司的演員,並且還有另外一重惹人眼紅的身份,那就是富商南弋陽的未婚妻。

葛亦暖下定復仇的決心之後就開始部署一切,她辭了銀行的工作,這幾天一直跟蹤南弋陽。

就在昨天晚上,南弋陽和名下公司的幾位高管在巴特塔聚餐,葛亦暖就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她扮成會所公主,成功混進了包間,殷勤倒酒還陪著唱歌。

淩晨時分,聚會散了,南弋陽將一把車鑰匙給她,讓她幫忙叫個代駕,她卻趁此機會直接去酒店開房了。

接下來,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再後來就是今早了。

…………

“我答應過你會好好活著,又怎麼會食言呢?”葛亦暖説。

但楊小維認真了,葛亦暖之前就割腕過,保不齊這次又想換個花樣尋死,於是對葛亦暖的話將信將疑。

葛亦暖連忙岔開話題,“之前我拜託你的事兒……”

“我今天去找你,就是想順便告訴你這個好消息,Boss同意了,讓你儘快到風華娛樂報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