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某高檔酒店,總統套房。

葛亦暖迷迷糊糊的醒來,聽到淅瀝瀝的流水聲,睜開眼茫然的呆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在何處。

突然“咔擦”一聲,浴室的門把攪下。

南弋陽裹著浴巾走出來的時候,身材頎長,氣場強大。她噌的彈坐起來,但後腰劇烈的酸疼讓她瞬間又倒回了床上,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上是密麻的紅紫痕跡。

南弋陽的視線一直落在她身上,但始終沒説話,確切的説,他不屑于跟她説話。

因為在他眼裏,她不過就是個出來賣的。

修長美好的手指拿起筆和支票,眉心輕皺唇角下來的側影冷峻,刷刷幾筆之後將支票甩在她臉上。

葛亦暖拿起支票突然發出嗤的一聲輕笑,漂亮的眼眸微微瞇起,看都沒看就給撕了。

男人冷眸一瞇。

“嫌少?”嗓音凜冽刺骨。

房間隱隱有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葛亦暖一把掀開床上的被子,褶皺的床單上赫然有血跡,還不止一處。

提醒他昨晚,要她要的有多狠。

她笑道,“我可是正經人家的女孩,你昨晚喝後強了我,一張支票就想把我打發了?”

南弋陽一雙古井黑眸更添幾分暗沉,眼底突然閃過一抹肅殺。

隨即,冰冷的大手如同鐵鉗一般掐住了她的脖子。

“敢威脅我?呵,好樣兒的。”他笑起來的樣子比他不笑的時候更加恐怖,那雙眼睛黑洞洞的,充滿危險,好像槍口用力抵在她心上。

只要他手上稍稍再一用力她的脖子就斷了。

“説,你究竟想要什麼?”

馬上就要被人像碾死一隻螻蟻一般給碾死了,可她的眼神卻出奇的平靜,緩緩的一字一頓道,“我要你,娶!我!”

南弋陽“哈”的一聲笑了,眼中濃烈的諷刺入骨,“胃口還真不小!”

他平生最反感有二,一是欺騙,二是威脅。

今日葛亦暖觸到了他的逆鱗。

“當自己是多金貴的人啊,一晚就想邁進南家的門檻兒?一個為達目的不惜出賣自己的肉tǐ乃至是靈魂的女人,污穢如泥,根本連妓女都不如,別給臉不要。”

他對她極盡羞辱,她半點沒放在心上。

因為她……沒有心!

七天前,她的姐姐死於非命,她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徹底離她去了,從那時起,她便已經心死如灰了。

她現在活著的唯一目的,就是給姐姐報仇。

南弋陽的手指漸漸抽緊,陰森恐怖的氣場籠罩著她,她脖子被卡的十分難受,胸腔裏的空氣只出不進,身體失去了掙扎的力氣,眼前漸漸出現一團白光……

難道,才一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不過死了也好,死了,就能見到姐姐了,還有爸爸媽媽……

於是,認命的閉上眼。

但支撐她的支點突然消失了,身體隨之虛軟的趴在床上。

她喉嚨巨疼,她捂著脖子痛苦的叫喚半天,等她緩和過來的時候,南弋陽已經走了。

……

南弋陽出了房間之後,步速很快,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強大氣場,手指快速的撥出一串號碼。

“將‘巴特塔’的收購計劃做出來,最遲三天,我要收下那家會所。”

“總裁,發生什麼事兒了?”助理小高忍不住對嘴問了句。

南弋陽還在氣頭上,小高免不了被咆哮一頓。

“是是是,我會照您的意思去辦!”小高在那頭兒對著手機點頭哈腰,“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南弋陽腦海中閃過一張張狂又倔強的小臉,心裏絲絲波瀾起伏。

“還要查個人……”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