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這麼早就暴露自己的目的,難道是為了給她一個下馬威嗎?

可她心裏還是有點堵得慌,何心言那麼明白的告訴她,昨晚向思華和她見過面,而且還和她一起的吃晚飯。

可向思華告訴她的是堵在路上了啊,還有他昨晚回來時身上的香水味,和何心言身上的一模一樣。

越想風晚心就越涼,可輸人不能輸陣。

她面不改色的笑了笑,“怎麼會呢。”

大方的伸手接過她遞過來的禮物,假裝聽不懂她的意思,“我説他昨晚怎麼回來晚了,還急急忙忙的,原來你們已經見過面了。”

何心言面帶微笑看著她:“對,偶然碰到了,然後吃了個飯。快拆開看看喜不喜歡?”

風晚不再説話,拆開何心言送的禮物,是一枚精緻的胸針,兩隻蝴蝶的形狀,方向卻是相反。

她在雜誌上看到過這枚胸針,名字叫“離”。

風晚看了一眼何心言,她笑容不減的看著她,風晚故做喜歡的點點頭,“真漂亮,謝謝。”

“喜歡就好。”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一直都是何心言在找説話,風晚時不時的應一句。

何心言説了她這幾年的工作和學業,末了還感慨了一下她的感情生活。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説:“和思華分手以後,我就沒再談過戀愛,總覺得他們都不是我想要的人,感覺不對頭。”

風晚看著她沒説話,何心言自顧自的説了很多。

女人的直覺一向很準,風晚知道,何心言這是在向她宣戰,她要把向思華從她身邊搶走。

雖然她沒有明説,可她還是知道了她的意思。

可她才是名正言順的向太太,為什麼她面對何心言會有一種心虛的感覺?

風晚忘了自己怎麼回到咖啡店的,她心裏慌慌的,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麼。

……

下午三點多,向思華打來電話。

風晚看著手機,突然有點發愣,直到手機鈴聲停下了才回過神來,不過很快就響起來了第二遍鈴聲,她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喂?”

向思華坐在辦公室,一隻手搭在辦公桌上無聊的轉著簽字筆玩,即便是打了兩遍電話才接通,他臉上也看不出任何不耐煩的表情,一如既往的神情,平淡清冷。

“在做什麼,怎麼不接電話?”向思華淡淡的開口詢問。

風晚也沒好意思説她剛才看著手機在發愣,睜著眼睛瞎扯,“剛才沒聽見。”

向思華也沒多想,“剛才媽打電話來叫我們今晚回去吃飯。你還在咖啡店嗎?下班我去接你。”

聽著他一貫清冷的聲音,風晚內心很複雜,他昨晚和何心言見面了,他還騙了自己。

昔日戀人相見,他會是什麼感覺?

風晚出神了,向思華沒聽到她的聲音,又叫了她兩聲。

回過神來,風晚問到:“我在,你剛才説什麼?”

向思華把剛才的話又重復了一遍,然後又問到:“你在幹什麼?”

“哦,沒什麼。我還在咖啡店,我等你下班。”

“好。”

挂了電話,向思華總感覺風晚有點不對,卻又説不上來,就當她在忙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