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四月份的海市,到了夜裏還是很涼。

一陣涼風從落地窗吹進來,把窩在沙發上的風晚冷醒了。

風晚睜開眼睛,一室的漆黑,竟讓她有些恍惚,愣愣的從懷裏摸出手機,摁亮螢幕,手機螢幕明亮的光刺得她有些睜不開眼。待眼睛適應了亮光後,她看到手機上醒目的時間。

23:34分。

原來已經那麼晚了,她竟然從下午八點鐘睡到了現在。

而那麼晚了,他還沒有回來嗎?

風晚翻開通訊錄,下意識的打電話給向思華,他的手機提示已經關機了。

她愣了一下,下午他還説會提前下班回來給自己過生日的。

風晚抿了抿嘴角,慢吞吞的起身去開燈。

她把客廳所有的燈都打開,心底還是很失落,而這一室的明亮襯得她越發的落寂。

餐桌上的菜一口未動,現在早已涼透了,還有廚房裏的那個生日蛋糕,精美的包裝,現在卻顯得很尷尬。

風晚收回目光,她現在也沒有了食欲,面無表情的向二樓走去。

今天是她二十六歲的生日。

結婚三年多了,她的丈夫向思華第一次缺席她的生日。

不,應該是自他們認識以來這麼多年第一次缺席她的生日。

可能他有不得已的原因才不得不缺席吧,但還是掩蓋不住心底的失落。

她在進房間前還回頭看了一眼樓下的大門,安靜得可怕。

而這邊向思華急急忙忙的回到家時已經快淩晨一點了,還是錯過了風晚的生日。

家裏客廳的燈都開著,他把手機掏出看了看,找了充電器給手機充上電。

轉身看到餐桌上的菜,原封不動,他愣了愣,然後轉頭看向二樓,而此時風晚早已經睡著了。

他放輕腳步上樓,輕輕打開房門,房間裏亮著一盞昏黃的燈。他走過去,站在床邊靜靜的看著她睡著了的臉。

風晚卷縮著身體,微微皺著眉,好像夢到了什麼不好的事,表情有點痛苦。

向思華心生愧疚,輕輕在床沿邊坐下,伸出手有節奏的拍著她的後背。

他想著樓下餐桌上原封不動的飯菜,原本就內疚心更加愧疚了。

今天他本來已經提前下班去取給風晚準備的生日禮物了,不曾想半路會碰到故人。

心裏明知道風晚會在家裏等他,可腦子不受控制,他還是去陪別人吃了晚飯。

當他回過神來想打電話,才發現手機沒電關了機,他急忙趕回家,可還是來不及了。

風晚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人在拍她的背,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你回來了?”

向思華點點頭,收回手,“嗯,吵醒你了?”

風晚搖了搖頭,“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他淡淡的説到:“高架上碰到車禍,堵車了。”

“噢。”風晚心裏有點失落,倒也沒説什麼。

“你快睡吧,不用等我。”向思華給風晚蓋好被子後,起身下樓。

他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一桌子的菜,然後毫不猶豫的坐下,拿起碗筷開始吃飯。

這是風晚親手做的菜,雖然賣相不太好,味道一般,還涼透了,不過他卻毫無顧忌。

他知道她很少做飯,而今晚這麼多菜,她肯定準備了很久吧。

自己沒能趕上她的生日,不能再浪費她的心意。

風晚在他出去後,躺在床上發了會兒愣。

她從男人的身上聞到了一股不屬於他的味道。

她知道他作為一個公司的管理者,應酬在所難免,但她只要想起那股男人靠近時若有若無的幽香,就莫名煩躁。

......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