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唔?”

黑暗中,整個意識都被一股熟悉味道包裹的藍白芷,除了發出幾聲嗚咽聲外,只剩下了被一點點的佔有。

渾渾噩噩中,她這個十八歲的夜晚,在那個滾燙的擁抱中緩緩結束。

“小白,生日快樂。”

“糖糖,好疼啊……”

“乖,一會兒就不疼了......”

也唯有在這無人的暗夜裏,唐少卿才能放下白日要承受的一切去享受和擁有。

......

晨起。

陽光穿透了天藍色的床紗斜灑在淩亂的床上,早已人去樓空的臥室裏,只有一個縮成一團的影子。

“糖糖……不要了……”

剛剛睡醒的藍白芷,意識還處於混沌狀態,直到她一個翻身滾落在地,才徹底清醒過來。

“嗯?”

痛吟著從地上坐起,藍白芷從白色毛毯中露出小腦袋,暈乎乎地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

“糖糖——你在哪兒?”

此“糖”非彼“糖”的稱呼,全世界大概只有藍白芷一人是獨享的了,而唐少卿也隨她這麼叫了十八年。

只是此時並沒有人回應。

“咔。”

藍白芷打開門,揉了揉雙眼,穿著一身淩亂的小浣熊睡衣,踢踏著左右相反的凱蒂貓拖鞋,腳步有些不自然地出了門。

“糖糖,你在嗎?”

一路往唐少卿房間走去的她,剛到拐角處,就聽到幾個傭人站在樓梯口説話。

“聽説先生剛才出門赴約去了,該不會是去相親吧?”

“相親?”

“這有什麼奇怪的,咱們先生早該娶個老婆回來了,不然整天守著那個小白癡,外面的人都以為咱們先生是不是有問題呢。”

“咳咳!”

被管家冷聲輕咳打斷的幾個傭人急忙掩口失色的匆匆離開,可誰也沒看見,那正躲在拐角裏的身影。

“相親?老婆?糖糖……”

藍白芷的確因為幼年受傷導致智力有些殘缺,周圍的人都當她是個傻子。

但是這些關鍵的詞她還是懂的。

站在唐少卿空蕩蕩的房間外,藍白芷癟著嘴,雙眼硬是憋得通紅。

“糖糖你在哪?你要娶老婆了,是不要我了嗎......”

......

中午十二點,HC酒店的二樓大廳內,古典的鋼琴聲悠揚的響起,處處都彰顯著上流社會的浮華。

這場相親,除了唐家老爺唐永明外,也沒有誰能逼得了唐少卿了。

唐家老爺總是很精通“蛇打七寸”,每次都能準確按住自己兒子的死穴逼他就範。

“能跟唐先生坐在同一張餐桌上,真是妮娜的榮幸。”

對面的女孩言笑晏晏,是難得的美人。

可在這觥燭交錯之中,唐少卿的態度一直有些敷衍。

他的眼神總是漫不經心地掃過放置在桌上的手機。

直到一條資訊落入眼中。

頓時,男人眉峰輕蹙,剛想試圖掩去,就被一聲熟悉的尖叫聲打破。

“糖糖!”

“對不起,這位小姐,請您立刻離開,不要打擾我們這裡的客人。”

服務員見藍白芷冒冒失失地衝進來,上前阻攔。

哪知這女孩一腔孤勇,硬是衝到唐少卿的身邊,撅著嘴恨恨地瞪了眼他,氣呼呼道,“糖糖,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要娶這個女人做老婆!

尚妮娜看著突然衝進來的女孩,饒是這一聲“糖糖”也知道她的身份了。

她對這小傻子也有所耳聞,知道她被唐少卿一直養在身邊。

雖然也沒把她放在眼裏,但一想到自己未來的丈夫一直和這個個長得還不賴的女孩朝夕相處,難免心生幾分芥蒂。

她故意在偷瞟一眼毫無動作的唐少卿後,急急起身迎上藍白芷。“這位小姐請你……啊!”剛剛觸碰到藍白芷胳膊,尚妮娜就像是被人推開,然後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再抬頭時,她已經是淚眼盈盈。

尚妮娜捂著磕疼的手質問藍白芷:“這位小姐,我自問並沒有得罪過你,不知道你剛才為什麼要推我?”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