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莫民奇妙被罵了一頓的夏慕容,餓著肚子帶著雲兒回了屋。

伏在夏慕容腳邊的雲兒一臉崇拜的看著夏慕容,此時的夏慕容還未接受這個事實。

“你説這裡是夏瑜侯府,那我叫什麼名字?”

雲兒一臉奇怪,説道:“夏慕容。”

夏慕容心裏一涼,兩個名字竟是一模一樣,但模樣不一樣,再看看這裡的夏慕容身份雖然高貴,卻不見得是個被人尊敬的主兒。

還有剛才被一個濃粧艷抹的女人打了的那一巴掌,夏慕容越想越氣,來到這個地方本來就十分委屈,又平白無故的挨了一巴掌。

“你跟我説説,這個夏瑜侯府裏的事兒。”夏慕容看向雲兒。

雲兒抬起頭,似是習以為常,“在天風國,君主只有一個也是不容侵犯的,咱們夏瑜侯府的侯府大人,在朝堂之中算是個大人物。”

雲兒説到此,突然停了下來,在看了眼夏慕容後,繼續説道:“小姐本是正房夫人所生,那陳芙蓉本是小妾,自從她嫁進了夏瑜侯府後,不知怎的大夫人染病不久便去世了,這陳芙蓉不知給老爺使了什麼媚術,小姐的生母屍骨未寒,老爺便將陳芙蓉抬上了正房。”

“這麼多年,小姐一直因為母親的原因神志有些不清不楚,也經常做一些糊塗事兒,自此全府上下沒有一個把小姐放在眼裏的。”雲兒越説心裏越氣,“甚至,甚至常常被一些下人欺負。”

夏慕容不曾想過,她的這具身體在這裡竟然遭到了這般對待,心裏對這個同自己名字一樣的人感到可憐。

既然如此,夏慕容一時半刻也找不到怎麼回去的辦法,眼下最重要的事兒便是好好讓那些欺負自己的人受到懲罰。

陳芙蓉腫脹著半邊臉,一拍桌子,剛被畫好的眉毛被抖掉了幾粒粉兒。

“豈有此理,簡直是沒有王法了!”

“是誰又惹我的夫人生氣了?”

門外響起一道渾厚有力的聲音,陳芙蓉一聽,當即露出笑容,起身迎接。

心情不好的夏慕峰,還未進門,便聽到了陳芙蓉在屋內發脾氣,不禁眉頭一皺。

“老爺,你看看我這臉腫的,都快趕上饅頭了,日後還讓我怎麼見人啊!”陳芙蓉一把拉住夏慕峰,滿目委屈可憐狀。

夏慕峰抬頭正眼看了眼陳芙蓉,轉身坐到椅子上,“往常你可是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的人,就算是腫成頭豬,也恐無人看到吧。”

陳芙蓉不曾想到夏慕峰竟然不問及原因,倒是開起玩笑來了,心中的火氣只增不減,但礙于夏慕峰的身份,只好隱忍,“老爺,你可要替芙蓉做主啊!”

“哦?怎麼了,誰將夫人打成這樣了?”夏慕峰放下茶碗,這才正八經兒地問起來。

身旁跟隨陳芙蓉多年的奴婢,主動行禮説道:“今天夫人剛出門,便碰到了小姐,夫人只是關心了幾句,不成想卻被小姐扇了一巴掌。”

夏慕峰聽後,眉頭皺的更緊,“容兒年紀還小,夫人跟一個小孩子去計較什麼?”

陳芙蓉一聽,立馬哭了起來,“妾身自從嫁進了這夏瑜侯府,雖是不曾給老爺填個一兒半女的,但這麼大的夏瑜侯府還不是妾身隻身一人拼死拼活的給支撐了下來,隱忍至今的妾身如今受了委屈,老爺竟然還説這樣的話,芙蓉只當老爺已經厭倦了妾身了!"

夏慕峰此時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這些話一天他不停個百八十遍,簡直就是奇跡中的奇跡。

夏瑜侯府是家大業大,家裏也只有陳芙蓉一人操持家事,當初若不是看在陳芙蓉溫婉賢淑,大夫人又早逝,他怎麼可能會把家中日常主持大權交給陳芙蓉。

夏慕峰一想到已經去世的大夫人,便想到了瘋瘋癲癲的夏慕容,心中對這個女兒雖是百般疼愛,但這個女兒卻是個不爭氣的主兒,成天瘋瘋癲癲,丟盡了他夏慕峰的臉面。

他夏慕峰在天風國也算是個響噹噹的人物,偏生膝下兒女少之又少,唯有的卻是個神志不清的女兒。

想到這裡,夏慕峰心中的怒火被點燃,“剛因為一件事兒我訓斥了她幾句,不成想她天天在家裏給我惹事兒!”

夏慕峰什麼也沒説,直接起身往夏慕容住處走去,陳芙蓉見此,腫著一張豬臉,幸災樂禍的跟在夏慕峰身後,氣勢囂張。

夏慕容呆坐在屋中,看著桌上的飯菜只覺得沒胃口,此時屋外的太陽甚大,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不行動彈一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