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太白一條都沒有回復,仙風道骨,端的是如玉仙人的模樣。

【太白(神算子):如此,你可還有疑問?】

有很多,卻不知道從何問起,楚岫一時沒有回復,太白又發了一條消息,【太白(神算子):癡兒……】

楚岫神思一陣,她何必糾結如何回來,難道不應該活在當下嗎?既然一切都還沒發生,她……

【雲出岫:多謝太白!】

【太白(神算子):無礙,你叔嬸已經起了,你還不起嗎?好好整理一番,去面對新的一天】臨走了太白還要硬灌一碗雞湯。

楚岫回頭看承重墻,果然聽見叔嬸起床的動靜,果然是神仙,這都知道,【雲出岫:謝謝!】

【太白(神……):莫急,先把紅包領了】

楚岫輕輕嘆了口氣,又重新鑽進了夏涼被裏,往上翻了好多條聊天記錄才找到那個紅包……

紅包標誌不是後世那種大方塊,而是一個小小的紅色標識,楚岫好不容易才按到那個標誌上,點開,彈出來一句話,“恭喜你獲得了太上老君的辟穀丹可在我的錢包中查看!”

說真的,楚岫還真不知道這個東西怎麼用,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要起床去見她叔叔嬸嬸!

她嬸嬸是小學教師,叔叔則是在工廠上班,生活小康,卻不富裕,在市中心有房子也是因為本來就生活在這裡,多的,就真沒有了。

自從她來到這個家,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外人,成天想著寄人籬下多麼地受拘束,卻不曾看見內裏。

叔叔楚連明面冷心熱,嬸嬸李淑芳則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們對她好,比對自己兒子還要好,就是她不知道感恩。

楚岫快速地從床上爬起來,疊好被子,推門出去,李淑芬暑假不用上班,起來是為了給楚連明做早飯,兩人聲音很小,就是為了不把兩孩子吵醒,“岫岫,怎麼這麼早就起了,咋不多睡會兒?”

楚岫鼻子一酸,整個暑假嬸嬸都是做兩遍早飯,給叔叔做麵條,給她和楚湛也是換花樣擺活。

她想見叔嬸就出來了,卻沒想好理由,近鄉情更怯,“嬸兒……”

李淑芬把人給趕回屋了,“再睡會兒,七點再起,讓楚湛給你買煎餅去!”

楚岫爬回床,用被子矇住腦袋,她就是一個白眼狼……嬸嬸對她這麼好卻看不見。

李淑芳是真心想把她當女兒的,可是熱心捂不熱冷石頭,楚岫寧願每週去一次孤兒院,卻不願回這個家一趟。

後來她們關係漸漸淡了,直到她重病才再次聯絡,楚岫那時候才明白什麼叫“嬸嬸難為”,楚湛比她還小一歲,卻事事得讓著她,回想起來,這何止是一碗水端平啊……

楚岫想著想著就睡著了,七點多的時候李淑芬敲門給她喊醒。“岫岫,洗臉刷牙去,煎餅在茶几上呢!”

楚岫有點楞,揉揉眼睛,看這一切無比真切,咧著嘴笑了起來,看得李淑芬微微張開了嘴。

這孩子笑起來多好看,可惜從哥嫂死後,岫岫就沒笑過了……李淑芳心裏更是憐惜,點了點楚岫的腦袋,大聲道,“還不快去!”

楚岫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李淑芳嗓門大,她以前怕這個,其實哪兒大呀,明明是刀子嘴豆腐心。

楚岫往衛生間走,路過客廳的時候看見茶几旁埋了個腦袋,虎頭虎腦,養的也壯實,吃得正歡。

她以後一定要對弟弟好,對嬸嬸好。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