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05章留你也是浪費食物(一)

“呵呵,這就是被世俗界所尊崇的青雲宗三長老,仇某再怎麼嗜殺也不會向一個修為全無的小傢夥痛下殺手,若是傳出去不知道修真界會引起多大的轟動。”以他煉嬰後期修為自是不齒擊殺修為全無的凡人,孰能料到一向以正義自恃的天誓為了滅口竟要下此毒手,語氣自是頗為的鄙夷。

天誓沒有任何的慌亂,不鹹不淡的説道:“你以為他們會相信你這個魔頭的話麼?”

“心機夠深,不愧是青雲宗三長老,佩服,佩服呀,仇某真的是望塵莫及。”仇殷鐵冷峻的臉龐上浮現出少許的慍怒,嘲諷不已,也正如對方所説的那樣,假如他將之公之於眾,恐怕還被正道那些傢夥當成是別有用心的誣衊。

天誓非但沒有露出丁點不悅,反而還露出一抹説不出冰冷的笑意,坦然笑道:“那是,承蒙閣下過獎了,若是沒有點心術,縱是你修為再高也不定能夠擁有今日這般地位。”

“只可惜我不會讓你……如願。”仇殷鐵沉吟了少許,話鋒故意停頓了一下,身子竟朝陳傲軒所在的位置狂掠而去。

“仇殷鐵,你休想傷他,拍空訣。”天誓心中一驚,忙提起全身所能動用的功力,隔著虛空揮掌拍向由仇殷鐵所化成的虛影,一股強橫的能量竟通過空間猶如氣浪般極速擊向他的後背。

脊背處風聲鶴唳,仇殷鐵臉色陡然一變,暗呼不妙,無可奈何之下只得閃身向左邊躲避。

陳傲軒心神猛地一陣激蕩,雙腿都有些打哆嗦,一臉失神的説道:“呃…我招誰惹誰了,這個魔頭怎麼要殺我。”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天誓已經橫在了他身前,很明顯是不想對方劫走有可能令他身敗名裂的陳傲軒,仇殷鐵暗暗壓住體內又發生少許騷動的真元力,一臉凝重的説道:“想不到你功力居然有增無減,看來你剛才吞噬了不少真元力。”

之前對方尚不入他的法眼,然而經過剛才戰鬥,他功力自是消耗了不少,而天誓非但沒有任何的消耗,反而因為剛才逃生之際吞噬天痕等功力,功力不減反增,此消彼長之下,兩者實力已經十分接近了。

“不然老夫等下又如何滅你這個魔頭。”天誓一臉的大義凜然,感受到自己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的陳傲軒沒有多做任何考慮,就快步走向了天誓所處的位置,由於之前相距較遠,剛才他並沒有聽清楚天誓與仇殷鐵之間的對話,而是憑著內心深處對於青雲宗的信任而做出了選擇。

再加上剛才天誓出手喝止仇殷鐵對他的殺手,也讓陳傲軒對於天誓的良好印象又增加了不少,自是不會想到對方是別有用心。

現在仇殷鐵與天誓相互對峙,沒人會選擇搶先出手動陳傲軒以免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眼見陳傲軒竟不知死活的走向天誓,當即有些惱怒的出口提醒道:“小子,你若是不想死的話,就走到我這裡來。”

對於仇殷鐵的好心提醒,陳傲軒直接選擇了無視,依舊快步走向天誓,臉上沒有了剛才的驚懼,而是一種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仇殷鐵一番好意被當成了驢肝肺,心中怎麼不火,惱怒道:“喂,你是不是聾子啊。”

陳傲軒也有些火大,這個大魔頭簡直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身子微微一滯,轉身反問道:“喂,我臉上是不是有字?”

“呃?沒有。”仇殷鐵不明所以,一臉的愕然,就是暗自偷笑的天誓也著實被陳傲軒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給弄糊塗了,也是頗為詫異的看著七八丈之外的陳傲軒。

“既然沒有寫傻瓜兩個字,那麼就請你閉嘴,你以為我是蠢蛋,會傻傻的跑到你這個大魔頭面前找死。”陳傲軒余怒未消的痛斥。

“你説什麼?” 仇殷鐵臉色甚為通紅,立馬勃然大怒,活了這麼久,他還是首次出手救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誰曾想到對方非但不領情,還被人冷嘲熱諷一番。

都被他揭穿了,居然還能夠裝出這麼委屈的模樣,暗教在他心中的不好印象更是大打折扣,而青雲宗等正道宗派則愈顯的高大,不禁更加的鄙夷“哼…不要把別人當成傻子,整個大陸有誰不知道你們暗教罪行纍纍,你以為我是瞎子不成,難道就沒看到你這混蛋剛剛才對我下的殺心,若不是這位長老出手施救,我勢必也成為你劍下一縷無名亡魂。”

“哈哈,説的有理。”聞言,天誓再也無法忍住內心中的快意,忍俊不禁的狂笑,眼眸之中自是含著無盡的嘲弄,與之相反的是仇殷鐵那佈滿怒色的臉龐。

“可惡。” 忍了許久,仇殷鐵才從口中緩緩擠出這兩個含著無盡怒氣的字。

瞧見仇殷鐵那張因為憤怒而有所扭曲的面孔,天誓眉開眼笑的説道:“仇殷鐵,你現在知道自己想法有多麼幼稚了吧。”

“哼,仇某懶的與無知小輩一番見識。”仇殷鐵涵養也是相當的高,之前雖已經被陳傲軒激出了肝火,卻也沒有為此向陳傲軒下殺手,只是嘴角微微蠕動了幾下冷冷哼了下。

“白癡。”陳傲軒翻了翻白眼,又低喝了聲,絲毫沒有注意到天誓臉龐上所浮現過的那一抹陰狠的笑意。

仇殷鐵遲遲沒有動手,天誓雙眼不由瞇了起來,暗暗生出幾分的警惕。當修為達到他們這個境界,喜怒已經很難影響到他們的心智,他可不認為陳傲軒之前那幾句略帶少許嘲諷的話會令仇殷鐵心態失衡,為此而放棄了原來要打擊他的計劃。

仇殷鐵大可以先將他弄了個身敗名裂,然後再與陳傲軒算賬,這種可能性以天誓的老奸巨猾,又怎麼會沒想到呢。如此各懷鬼胎之下,陳傲軒暫時躲過了死劫。

“轟隆隆……”

之前剛剛稍停的天空又開始俽起一波波迅疾的電光,“轟。”一道比之剛才還要粗上不少的青雷狠狠砸在仇殷鐵兩人中間,著實嚇了他們一跳,身子忙向後飄去。

“這麼恐怖?”望著近在咫尺還冒著少許黑煙的巨大窟窿,陳傲軒目光有些呆滯的説道,若是這個青雷在向他這邊移個兩三丈,恐怕他連根骨頭也無法完整保存下來了。

“轟!!”

接二連三的青雷從空中如水銀瀉地般劈落,詭異的是它們居然劈向了同一個位置,導致那個巨大窟窿越來越大,那不停冒出的黑煙更是將陳傲軒嗆的連連咳嗽不止,忙轉身扭頭就跑又重新鑽進了之前那片叢林。

仇殷鐵靜靜懸浮在空中,雙眸之中流露出少許的思索,暗忖道:“為什麼青雷都對準了那個位置,難道説要出世的異寶是埋在雲頂峰山體裏的?”

“轟隆隆……”

“不好,難道峰頂要塌了。”

感受著地面所傳來的巨大震動,陳傲軒臉色頓時變的蒼白無比,他丁點修為都沒,若是峰頂倒塌,想飛都飛不起來,絕對是必死無疑,豁然,他想到了懸浮在東邊十幾丈之外空中的天誓,也只有他這個青雲宗三長老才能夠救他了。

想到此,他腳步不禁一點點的移向對方。

“砰!”一聲巨大的悶響剛剛從巨大窟窿中傳出,峰頂更為劇烈的搖晃起來,仿佛是盪鞦千般左右搖擺,這可將陳傲軒嚇得面如土色了,忙抱住臨近那棵搖搖欲墜的柳杉樹。這可是海拔數千米之高的雲頂峰,莫説因為坍塌而被活埋了,單是從這裡摔下去也絕對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嗖……”

恰在這時,好幾件東西從巨大窟窿裏迸射而出,那是閃爍黃澄澄之光的方天畫戟,黃色卷軸、還有一個同樣散發著淡淡黃色光環的玉瓶,恍然,一道黑色影子率先如疾電般掠過。

“仇殷鐵,你休想得到,拍空訣。”

仇殷鐵是直奔那個方天畫戟而去,而慢上半拍的天誓自是不能讓對方如願,忙揮掌隔空拍向對方,雖然還有同時出世的卷軸和玉瓶,卻被他們涼到了一邊,因為他們都從方天畫戟這件兵器之中感受到了一股神器的氣息。

“砰!”

仇殷鐵並沒有選擇躲閃,而是加快速度掠向方天畫戟,天誓那強悍的攻擊也隨之而至,狠狠砸在他的後背上,霎時就令其後背血肉模糊,鮮血如涌泉般不斷冒出,強大的衝擊力更是將他順勢衝出十幾米之遠。

“噗…”

仇殷鐵伸手一抓就將方天畫戟握在手中,強壓在體內的血氣卻在這時蹭了下竄了上來,不禁灑出一密碼人觸目驚心的血花。

“影遁。”大喝一聲,仇殷鐵身子居然幻化成了七八道,如浮光般掠向各方,速度比之剛才至少快上三四倍,眨眼間就沒入遠方天際。

“仇殷鐵,下次我非滅了你不可。”

天誓心中狂怒,仰天咆哮道。

“是卷軸…還有神丹。”

這時,原本因為畏懼青雷威力而聚集在雲頂峰山下的修真者也知道異寶出世紛紛飛掠上來,他們並沒有看見仇殷鐵與天誓爭奪方天畫戟一幕,注意力完全被靜靜懸浮在雲頂峰上空的黃色卷軸以及玉瓶所吸引了。

“嗖…”

這些修真者不約而同就掠向了它們,忽然,一道身影搶在他們之前先後得到卷軸與玉瓶,待他們反應過來看清來者是青雲宗三長老之時,心中都暗暗倒吸了一口氣。

對方修為之高,豈是他們這些修真者能夠比擬的,更何況天誓身後還代表著實力更為恐怖的青雲宗,無論是誰要動他之前都得想一下後果,也就是在這恍惚之際,對方已經重新掠到了峰頂。

臉色蒼白還未完全緩過神來的陳傲軒,忽然見到天誓飛來心中有種莫名的喜悅,忙恭恭敬敬的説道:“前輩。”

“走。”輕喝一聲,天誓提著陳傲軒衣領,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眾人視線。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