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03章天元吞地陣

回頭望著身後那被雲霧所繚繞的無底深淵,陳傲軒心中一陣後怕,心神放鬆之下多日以來所壓制的倦意如潮水般拍打而來。

用力甩了幾下腦袋瓜渾噩的意識恢復了幾分清醒,這些日子以來陳傲軒只有幾次短暫的休息,而手掌處那巨大的傷口更是合了又裂,反反覆復好幾回,到現在還是沒有完全癒合,少許血液正從傷口處緩緩冒出,將早已被血跡所染紅的手掌再次徐徐覆蓋。

陳傲軒小心翼翼向前邁出數十丈居然沒有發現任何修真者的身影,雲頂峰峰頂也顯得格外的寧靜,這種不合常理的詭異情況,令他更加的不敢心生大意。

“轟隆隆……”

天空中又響起一陣灌耳般的雷鳴,好幾道迅疾的藍色雷電劃著天際閃過,處於峰頂之上,陳傲軒感同身受,那種好似要劈落的壓迫感覺令他臉色瞬間大變。

“修真者,他們在幹嘛?是在鬥法?可是看起來又不似。”又向前走出少許,陳傲軒遠遠就看到了好幾道身影正靜靜懸浮在空中,在這異寶即將出世的時候,這幾個修真高手非但沒有相互絞殺,倣似達成協定般漠然負手而立,沒有絲毫劍拔弩張的跡象,這有點不太正常,豁然,其中一個人腦袋轉向了這邊。

“不好。”陳傲軒大呼不妙,忙將腦袋瓜縮在了左邊那棵巨大柳杉樹後面。

天痕那雙説不出犀利的眼神稍稍瞥了下陳傲軒所隱匿的地方,就沒有在那裏繼續逗留一息了,沉思了少許,神情頗為凝重的説道:“師兄,他們怎麼還沒出現?”

“快了。” 天誓平靜道,身為青雲宗三長老,他明顯要比師弟沉穩的多,雖然心中也有少許焦急,臉上卻也還是顯得古井無波,讓人看不出他內心中的真實想法。

其他五個正道高手眼眸緊合,雙手下放,翩然不動,仿佛與大自然凝聚成了一體,微風吹過捲起他們衣角如美魅蝴蝶般翩翩起舞。

“原來他們是在等人,真奇怪。”模糊聽到事情來龍去脈的陳傲軒心中猶自嘀咕著,異寶出世,能者居之,勢必會引起一番大殺戮,按理説人來的越少對於他們來説越有,現在他們卻在這裡等待別人到來,真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咻……”九道如同黑點般身影從遙遠的西邊向這裡快速掠來,眨眼間就到了他們視線之內,距他們十幾丈之外的天空遙遙對峙。

“又來了九個黑衣人。”陳傲軒心中那縷憂慮稍稍放下,他能感受到隨著這些黑衣人的到來,之前那幾個修真高手已然被吸引住了注意,還有誰會去留意這邊呢。

隨著這幾個黑衣人的突臨,寧靜而又和諧的自然氣氛陡然間就變得甚為壓抑,隱約之中還流露出一股令人心驚的殺意,為首的那個黑衣人一臉冷漠的説道:“青雲宗三長老天誓,再加上天翔宗四長老敖光,看來你們這次又是勢在必得了。”

“青雲宗三長老天誓,天翔宗……”聽此,陳傲軒好似置身於夢中,臉色有些呆滯的嘀咕著,抽了抽自己臉頰,感受著右頰所傳來的火辣辣的痛楚,他才確定這一幕竟是真的,青雲宗三長老居然也來了,這可是傳説中的人物,若是能夠拜入他麾下,説不定就能鹹魚翻生,從此就能踏上浩然的修真大道。

腳步不禁向前邁出了一步,豁然醒悟了過來,忙收了回去,神情忐忑而又緊張的盯著空中相互對峙的雙方。

“仇殷鐵,老夫等你很久了。”天翔宗四長老敖光眼裏綻放出一縷極為冷厲的精光,神情頗為凜然的説道。仿佛是想到了什麼,余眼不由瞥了下平坦的地面。

“噢,是嗎?那就有勞了。” 仇殷鐵微微一笑道,神情依舊是那麼的輕鬆,至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瞧一下臉色甚為陰沉的天痕,這也令素來高傲的青雲宗九長老怒火萬丈。

忽然,他感受到有雙頗為炙熱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心中暗暗有些詫異,目光若有若無瞥向陳傲軒所藏匿的地方,低聲尋思道:“奇怪,雲頂峰不是被青雲宗封鎖了嗎?這個小傢夥怎麼上來的?”

其他暗教高手也紛紛發現躲在草叢中的陳傲軒,忙低聲詢問道:“大人,要不要屬下宰了他。”

“你們就這點出息?”仇殷鐵冷聲道,立馬就將暗教諸位高手震住了,微微想一下,一個個都面紅朱赤,羞愧之心油然而生。

“仇殷鐵,他是誰,怎麼感覺他跟青雲宗三長老他們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奶奶的,怎麼這些傢夥一個個把腦袋望向這邊,難道他們已經發現我了。”正自在腦中思索仇殷鐵來歷的陳傲軒不經意又抬頭看了下,倏地就見到那些黑衣人齊刷刷把目光投射向自己,心靈猛地抽了抽,倣似王八般將腦袋重新縮了回去,心中卻不斷的在打鼓著。

“哼,七個煉嬰府高手!” 哼了聲,重新將思緒放在即將戰鬥中的仇殷鐵,目光微微瞥了下正道諸人,心中就為之一緊,暗暗警惕道。

修真者境界由低到高,分為聚丹府,凝嬰府,嬰變府,三嬰府,煉嬰府,炙火府……等好幾個階段,每府又分為初,中,後三個境界,諸如煉嬰府這般高深修為,放眼偌大紫州大陸,也足以稱雄一方了。

殊不知,在他打量對方的時候,天誓等正道高手何嘗不在洞悉他們修為。

“兩個三嬰府後期,五個煉嬰府初期,一個煉嬰府中期,還有煉嬰府後期的仇殷鐵。”天誓冷中帶著少許滄桑的聲音在正道諸位高手耳邊稍稍回蕩了一下就沒了蹤跡,聞言,好幾個人都暗暗松了口氣,只有青雲宗天誓、天痕以及天翔的敖光臉色依舊是那麼的凝重如霜。

看似他們在實力上佔了絕對優勢,然而卻因為對方陣中有仇殷鐵這個恐怖的煉嬰後期高手而變的微妙,雖然在修為上天誓並不遜色于對方,也是煉嬰後期,不過功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畢竟他才剛剛踏進這個境界沒多久,而仇殷鐵卻已經處於煉嬰後期許久,少説也有二三十年時間,兩者相比之下,自是遜色不少。

天誓右手輕輕搭在師弟肩上,提醒蠢蠢欲動的天痕要保持克制,那雙如湖水般平靜的眼眸驟然綻放出森冷的寒意,冷聲道:“有沒有異寶出世,這些都不是很重要,我們青雲宗也不是很在乎,重要的是莫讓別有用心之人得到。”

“啪……不錯呀,這些年修為不見的長進多少,倒是臉皮練厚了許多。”仇鐵殷嘴角當即弧線出少許冷笑,拍掌嘲弄。

“哈哈,大人説的是。”

“這丫恁的這麼無恥!”

……

仇鐵殷身後的那些暗教高手臉上霎時就沒有了剛才那番肅殺般的冷峻,冷冰冰的臉龐上竟露出少許笑意,更有甚者禁不住轟然爆笑道。

天誓額頭上青筋暴跳如雷,臉色一下子陰沉了許多,天痕更是被氣得不行,粗紅著脖子怒吼道:“仇殷鐵,你們這群殺人不見血的暗教狂魔,休要口出狂言。”

“哼,若論人品,比起你們這些明裏一把火,暗裏一把刀的偽君子,仇某可是望塵莫及,就憑你們也敢説我們是嗜血狂魔,我看你們才是一群披了人皮的惡狼。”仇殷鐵頗為不屑的瞥了眼對方,冷哼道。

“原來這些小黑竟是暗教那群畜生,怪不得這麼狂妄自大。”陳傲軒俊朗的面容之上閃過一絲掩飾不掉的厭惡,對於暗教,不單他沒有丁點好感,整個紫州大陸對於他們的罪行可謂深惡痛覺,仇殷鐵顛倒是非,把白的説成黑的,心中更加鄙夷萬分。

“姓仇的,有本事就下來跟我大戰幾百回合。”懸浮在天空之中的正道高手默默相視了一下,幾乎是同時,他們眼眸之中就有道森冷的殺機掠閃而過,一個個從空中如柳絮般輕飄飄降落,雙腳還未著地,天痕就一臉挑釁的説道。

“殺雞焉用牛刀,就你這小樣還用得著大人親自動手,老子就足夠收拾你了。”

還未等仇殷鐵反應過來,就有位修為達到煉嬰府初期的暗教高手大罵咧咧的從他身後走了出來,並快速掠向了天痕,腳尖剛剛著地就有道刺眼的光輝從他周圍沖天而起,瞬間就將他吞噬了,而那恐怖的光芒也只是一閃而過,連同那個暗教高手沒了任何蹤跡。

“天元吞地陣。”

仇殷鐵瞳眸猛地一陣收縮,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雙仿佛蘊涵強大力量的大手更是緊攥在一起,發出一陣劈裏啪啦之聲,臉色極為陰沉的説道。

天元吞地陣乃是修真界頗具盛名的殺陣,沒有深厚修為的人是無法施展出來,而且,天元吞地陣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佈置完成的,需要耗費七七四十九天。

日積月累之下其威力自是極為可怕的,一旦進入陣法所覆蓋的範圍,除非你修為足夠強悍,否則,難逃被陣法吞噬的厄運。這個由天誓等七位煉嬰府高手所共同發出的天元吞地陣,威力更是十分恐怖,強如仇殷鐵倘若不幸進入陣法之中也沒有任何倖免的可能。

除了仇殷鐵還能夠保持克制,其他的暗教高手已經雙目噴火了,卻沒有人敢再次意氣用事,天元吞地陣的兇名他們可是早有耳聞,其威力他們剛剛就見識到了,同伴被光芒吞噬那一幕依稀歷歷在目,足以令他們心生膽寒。

“不錯,這就是天元吞地陣,也是老夫為你們這群魔頭所準備的墳墓。”

目光中的殺機霎時如同極光般迸射連連,天誓頗為冷漠的説道。為了今天他們可是足足準備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其中所付出的艱辛努力只有他們知道,甚至為此不惜得罪其他同道宗派。

“殺得好……”原本提起心神有些緊張的陳傲軒,見到暗教高手腳尖剛剛著地就被陣法所吞噬,不禁攥緊拳頭暗暗叫好。

“天誓,算你們狠,今日算仇某栽在你手上,改天定要讓你們血債血還。”眾目睽睽之下,對方居然還能夠悄然無息佈置出這等兇陣,仇殷鐵只能夠怪自己太大意,深深吸了一口氣,揮手道。

身後的那些暗教高手一個個如流光般向上竄起,一道閃爍淡淡青光如同蜘蛛網般令人無法遁形的巨網在空中陡然出現,恰好將整個天元吞地陣上空籠罩住。

“想跑,沒那麼容易,仇殷鐵,你們今日通通都得留在這裡,無論是誰都無法從我們手中救走你們。”眼見暗教諸位高手那微微變色的驚恐模樣,天痕心中頓時就覺的頗為舒暢,冷笑道。

相比于有些驚慌失措的手下,仇殷鐵一如既往的冷靜,聞言,頗為不屑的説道:“哦,是嗎?”

與之同時,緩過神來的暗教高手紛紛施展出全身功力使出強悍法寶擊向寶絲青網,頃刻間,彩光沖天,將天際映的耀眼生輝。

其中一個黑衣大漢更是手持著黑色巨斧猛劈寶絲青網,一時之間,火光連連閃爍,令人應接不暇,劇烈的轟響聲更是如洪鐘般回蕩在雲頂峰上空。

“砰砰……”

這些暗教弟子可沒有那個弱手,若論單兵作戰能力興許會稍遜於天誓等正道高手,當他們凝聚成一團的時候,所發出的戰鬥力也絕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恐怖的能量霎時就令青絲網為之劇烈震動了起來。

“破天訣。”

仇殷鐵眼眸之中陡然迸射出令人心悸的犀利光芒,身子如同鐳射般竄起,凝聚出恐怖能量的右手狠狠拍在寶絲青網之上。

“鏗鏘!”

一道如同金屬般劇烈的撞擊之音在空中轟然響起,竟令處於天元吞地陣中的眾人心神為之一震,寶絲青網通體爆發出極為刺眼的青光,轉瞬之間,就開始迅速褪色了下來。

“不好,這些魔頭就要脫睏了。”陳傲軒臉色微微一變,暗呼不妙。

仇殷鐵心中卻是大喜,想要再拍出左掌一鼓作氣擊碎青絲網,忽然,一股強橫之極的能量從青絲網中源源不斷灌入他身體,身子抖顫萬分,心神大駭之下也顧不得趁勢而上,忙運功用盡全身所能動用的力量擺脫了青絲網所發出的那股莫名的吸附力。

“哇……噗哧。”

仇殷鐵被巨力甩飛,體內震蕩不已的真元力如入脫韁般的野馬在他身體裏肆意狂奔,難以壓制的洶湧血氣如涌泉般冒了出來,心口一甜,就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哈哈,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見此,陳傲軒不禁笑出聲來,雖然他刻意壓制著笑意,卻也引來了幾個黑衣人如寒刃般殺意,若不是仇殷鐵之前的訓斥,他們非飛過去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傢夥腦袋擰下來不可。

“哈哈,仇殷鐵,你也有今天。”

天痕雙眸噴火道,頗顯蒼老的臉龐之上涌現出一縷猙獰般的快意,幾十年前,在一次正邪兩道交鋒之時,他就慘敗于仇殷鐵手上,這麼多年過去,他修為雖然精進了不少,奈何與對方之間的實力差距卻越拉越大。

如今已經臻進煉嬰後期巔峰的仇殷鐵,更不是他能夠匹敵的,縱是他三師兄也難於抗衡,這也是他們之前得到消息仇殷鐵屆時會現身雲頂峰,而精心佈置天元吞地陣的緣故,這一切只為了徹底滅殺仇殷鐵這個暗教大高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