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02章雲頂峰

一道瘦削卻又不失筆挺的身子腳步頗為沉重的行走在通往雲頂峰的鄉間小道上,兩排隱沒于田野之上隨風搖曳的火紅楓樹未給他帶來多少涼意,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不斷滑落,很快就有個三岔路擺在他眼前,目光微微瞥了下另外兩條小路,只見芳草淒淒,幾欲遮住路跡。

“哞哞……”

恰在這時,從左側那條小路裏面悠悠傳出了一陣牛叫聲,陳傲軒目光之中閃過一抹的喜色,快步走進了左邊小道。

“哞哞--”

遠遠就見到數丈之外的田野里正有個農夫頭戴斗笠腳踩鬆軟泥土驅使著水牛耕耘田地,腳步立馬加快了少許。

“您好,請問一下這條路是不是通往雲頂峰的?” 陳傲軒沒有貿然開口,片刻之後,對方緩緩轉過了身,只見其頗為英俊的臉龐不似農夫般黝黑,反而極為的白皙,那雙平淡的眼神正冷著他,陳傲軒臉上飛速掠過一縷詫異,才不卑不亢的説道。

心裏卻在嘀咕著“這哪是鄉間農夫,分明就是個城裏大少。”自小游離于市井之中,心思之縝密,同齡人鮮有能出其左右。

“那邊已經聚集了正魔兩道數不盡的高手,你若是不想死的話還是不去的好。”農夫摘下斗笠,冷眼瞥了下他漠然道。袖子微微抹了下額頭,不經意間流露出一股優雅之氣,陳傲軒看在眼裏,心裏更加確定對方不同尋常。

“謝謝。” 陳傲軒臉色一怔,也沒覺的有什麼異樣,他剛剛就覺察出對方不同尋常了,現在看來這個隱居於此的農夫,想必是個修為不弱的高手。

“你真的不怕死?” 凝視著陳傲軒那道略顯疲憊的身子一點點從自己視線中離去,農夫眼中掠過少許的困惑,不解道,言辭之中所流露出的那種刺骨寒意有些許的緩和。

陳傲軒身子微微停頓了下,回頭一望目光極為堅定的説道:“這是我翻身的唯一機會,與其在這個世界茍延殘喘還不如賭上這一次,縱然付出這條小命也值得。”

歷經千辛萬苦從遙遠的北方趕赴到這裡,陳傲軒又豈會因為他人的三言兩語而放棄,縱是前方佈滿荊棘,他也全無任何退縮之理。

農夫心中對他暗暗生出幾分的讚許,臉色溫和了許多,詢問道:“你父母他們都知道了你的決定?”

“我只是個孤兒,是生是死沒人在乎,更談不上些許的關心。” 一縷掩飾不住的憂傷在他眼神中浮現,陳傲軒頗為落寞的説道,強忍著心中抑制不住的痛楚扭頭默默離去,雖然已經過了十年,他心中的創傷卻不曾癒合過。

停頓了幾下,直到陳傲軒身子即將消失在小道盡頭的時候,農夫方才意有深意的提醒道:“雲頂峰後面倒是有條小路可以上去,不過不是常人能夠攀岩的。”

“謝了。”雖然相距頗遠,卻猶如耳畔敲響般,聲音是那麼的清晰,陳傲軒更加篤定對方乃是隱居於此的修真高手,忽然,一縷泌人心弦的幽香撲鼻而來,甫一抬起頭就有道身影從身邊擦肩而過,雖只是匆匆一瞥,卻也看到了一張令人窒息的絕世容顏。

“峰哥哥,你又在偷懶了。”還未等陳傲軒緩過神來,令人心弦為之悸動的優雅聲音徐徐傳進了他的耳中,搖了搖頭將自己內心中少許意亂的思緒驅逐出體外,立馬快步離去。

“雪兒,你就這麼狠心讓峰哥哥像它一樣沒日沒夜的工作?” 農夫瞥了瞥有些氣喘的牛兒,一臉的無奈。

“撲哧……少在我這裡裝可憐了,紫州大陸有誰不知道你蘇塵峰的盛名,哪怕是青雲宗大長老也不敢在你面前吱呀一句呢,我這個弱女子又如何奈何了你?”撲哧一聲,姬流雪聳了聳香肩,傾世芳華如冰峰上綻開的雪蓮那麼的美麗,似笑非笑的調侃道。

不知是出於何意,只見他那雙深邃的眼眸直視著陳傲軒離去的那個方向搖頭嘆息道:“唉--”

“峰哥哥,你是為了剛才那個少年而感到惋惜吧。” 姬流雪俏臉也流露出少許異樣的神色,輕柔道。

“能夠在這裡相逢也不失是一種緣分,或許過不了多久,他就會重新化為這塵世中的一粒塵埃。”蘇塵峰不置可否,目光極為平靜的説道。

雖然對方修煉天賦乃至地位都無法與當年的他相提並論,然蘇塵峰卻從陳傲軒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的一點影子,性格都是那麼的倔強與不屈。

姬流雪一臉肅然的説道:“不,你可以改變他的。”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誰也幫不了他,再則我早已退隱修真界,不想再捲入修真界這潭渾水中,過不了多久這裡興許也會演變成血腥戰場,我們還是速速離開這裡吧。”眺望著那座高聳入雲若隱若現的雲頂峰,蘇塵峰若有所思道。話音剛落,他們身子就化為兩道流光轉瞬之間已然消失在浩瀚的天際。

雲頂峰,乃是紫州大陸第一高峰,坐落于沉日帝國中部的雲楓山脈,雖然它馳名于整個大陸,卻也沒有那個宗派敢將師門設立在上面,除非它擁有足以傲視整個大陸的實力。

半年之前,異寶即將從這裡問世的消息不脛而走,並以疾風之勢傳遍了整個紫州大陸,眾多修為強悍的修真高手聞訊趕來,就連世俗界中不少凡人為了能夠一睹異寶風采,從四面八方風塵僕僕驅車趕來。

點點星辰點綴在朦朧的夜空,雲頂峰山下所聚集的那一批修真者依舊沒有任何離去的跡象,隨著時間的流逝,反而越聚越多。

這些修真者大多都出自名門宗派,既有如雲海宗、碧風宗之類震懾一方的修真宗派,也有像青雲宗這樣威震整個大陸的強勢大宗派。

“聽説了沒,現在上山的路已經被青雲,天翔兩宗封住了。”

“太欺負人了,這裡又不是青雲峰,也不是天翔山,他們憑什麼可以封山啊。”

“就是,他娘的這也太霸道了吧。”

偌大的人群中突然爆出了一道足以令眾人激憤的消息,如平地起驚雷般轉瞬間就引起了一陣譁然,眾人紛紛怒斥了起來。

……

 與之同時,在雲頂峰西側一處相當隱蔽的小山坡上正有一雙眼睛默默注視著聚集在峰下那些數不盡的修真者,眉頭緊鎖,陳傲軒一臉愁容的説道:“這麼多人我又如何能夠得到異寶?”

 “對了,我可以從後山爬上去。”正當他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偷偷溜上去的時候,腦海中就悄然浮現起了那日他與農夫的一番對話,不由喜上眉頭。

 峰頂終日被雲霧所繚繞的雲頂峰其山體自是也龐大無比,山峰總體極為陡峭,除了峰頂以及山峰下方那片被灌木乃至雜草所覆蓋的小山谷,其他部分基本都是如刀削般光滑的石壁,想要攀上去無疑是極為困難的。

 倘若在沒有找到通往峰頂的可行道路而貿然選擇攀登,與找死幾乎沒有二致,費了好幾天的工夫,陳傲軒還是沒有找到能夠通往峰頂的道路。

 “轟隆隆……”

 這一日,一層層厚厚的雷雲遮天蔽日般聚攏在雲頂峰上空,時而有一道道形同流光般的疾電閃掠而過,空氣中所凝聚出的那種可怕威勢給人一股頗為壓抑的感覺。

 “異象即出,寶物應該快要問世了,可是我到現在還沒有找到通往峰頂的小路。”望著天空中那頗為懾人心魄的雷雲層,陳傲軒神情甚為焦急的説道。

 陳傲軒對於自己的能力可是有清楚的認識,別説跟那些門派大佬爭搶寶物,就是他們門派中一個不起眼的小弟子也能夠巴掌拍死他。

當然,這也不意味著他是來這裡湊熱鬧的,簡單點的他就是抱著碰運氣的態度來的,一旦寶物出世,一番爭鬥在所難免,而他這個了不起眼的凡人興許能夠有番奇遇也不定。

“吱吱……”

正當他眉頭一籌莫展之際,忽然有道火紅色身影從不遠處樹枝上躍過,數息間它就攀上了遠處那陡峭的石壁,只見其身子在石壁上頗有節奏性的跳躍著,眨眼間就沒了蹤影。

“原來在這裡。” 陳傲軒怔了怔,恍然大悟,撥開橫在身前一波又一波如同巨浪般的高大雜草,來到了之前那只動物所攀登的位置。

赫然就有道通往上方的石階呈現在眼前,這些石階看上去沒有任何明顯不平的地方,顯得頗為的整齊,好似是某位絕頂高手用渾厚的功力硬生生的從山下削出一條通往峰頂的石階小道。

幾道身影悠悠向這邊飛來,陳傲軒心中一驚,忙整個人撲倒在草地裏。過了許久,才稍稍從草叢中探出頭,四下眺望了一下已經沒有了那幾個修真者的身影。

“看來速度得快點了。”陳傲軒神情頗為凝重的説道,深深吸了一口氣,身子就微微俯下,沿著這條通往峰頂的石階小道一步步攀爬上去。

“呼呼……”

隨著陳傲軒越爬越高,從他身上所掠過的寒風愈發的刺骨,那雙略顯得有些粗糙的大手已經被刮得通紅,猛地一股更為刺骨的冰冷寒意竄進他的體內,身子不免微微顫了顫,已經近乎麻木的雙手卻不敢有些許鬆弛,死死掐住石階,咬著牙繼續向上爬去。

“決不能放棄。”

陣陣凜冽的寒風不斷拍打著陳傲軒那單薄的身子,好幾次都險些將他直接吹飛了,倣似驚濤駭浪中搖曳掙扎的一葉扁舟,陳傲軒強忍著雙臂所傳來的陣陣如針灸般火辣辣酸痛,一邊向上繼續攀爬,一邊為自己打氣。

陳傲軒深知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多麼的險峻,腦袋更加不敢四處張望只是微微抬頭看著上方整齊排列而下的石階徒手繼續攀岩。

額頭上剛剛冒出的冷汗就被凜冽的寒風直接吹飛,時間也隨著他不斷靠近峰頂而悄然飛逝,很快就進入了朦朧的夜色。

由於雲頂峰始終被雷雲層所籠罩,令其可視度就更為的模糊,只有天邊偶爾閃過的雷光才起到少許照明的效果,縱是這樣,陳傲軒也不敢有少許停留,所攀爬的速度依舊是那麼的不緊不慢。

“呼呼--”

如同怨靈般淒厲的風嘯剛剛在耳畔處響起,就有股極為兇猛的風勢從右側斜掃向他,巨大的衝擊力順勢將他整個人俽起。

“不……”

驚呼一聲,陳傲軒雙手死死掐住石階,由於用力過猛當即就被石階那犀利的邊緣所劃傷,鮮血如涌泉般不斷冒出,更有令人難以忍受的劇痛涌襲而來。

反應頗為迅疾暫時避免了從高空墜亡的命運,卻也沒有完全擺脫困境,由於之前風力太過於迅猛,將他整個身子甩出了石階,現在他整個人懸挂在高空,僅憑雙臂的力量在勉勵支撐著。

“啊!”深深吸了口氣,陳傲軒將全身力量匯集在雙臂之上,隨著身子緩緩向上升起陣陣酸麻的痛楚也襲上了腦門,然而身子剛剛升起一半他就感覺到力不從心了。

“哼。”在這緊急時刻,陳傲軒可不敢有少許的怠慢,縱然心中是多麼的想要休息一下,也要克服住這種富有誘惑力的想法,強忍著雙臂肌肉幾乎要撕裂的疼痛咬牙一鼓作氣重新爬上了石階。

“呼呼--”沾滿淋漓血液的大手緊緊捏住石階,身子則貼在石階上頗為無力的喘息著,不知何時他的後背已經被冷汗侵濕了。

一陣陣寒風依舊從他身邊不時拂掠而過,頓時,令他有種涼颼颼的感覺,身子也不由的微微顫了顫,此時此刻令他回想起了往昔所遇到的種種困難。

他不是沒有遇到過生死考驗,也不止一次的與死神擦肩而過,卻沒有那次像現在這般感覺那麼的強烈,給他這麼無力的感覺。

陳傲軒沒有抬頭去看那依舊遙不可及的峰頂,而是重新收拾思緒繼續向上攀岩,十年來,他所受到的苦還少嗎?那次不是咬牙忍過。

“轟……”一道藍色巨電恰好從他身邊劈落,身下那個山谷中就有棵巨樹應聲而倒,一縷難以掩飾的懼意在他眼中悄然浮現,陳傲軒很快就理清有些混亂的思緒重新投入到戰鬥中,對於他來説,眼下這情況無疑是他有生以來最為艱難的戰役。

“到了?”不知不覺間,陳傲軒已經爬到了石階的盡頭,當他目光望向兩側那高大的灌木之時,才確定自己真的已經到達峰頂了。

就連陳傲軒都不知道自己這次攀爬用了多久時間,在他腦海中沒有任何的雜念,始終只有三個字,那就是“堅持住”,正是在這非凡的毅力之下,他才完成了旁人難以想像的攀岩之路。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