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怎麼回事?”五皇子聞聽,剛才溫潤如玉的面容登即陰沉了下來。

陸未晞就悠悠的吐了口氣,她不能說自己破壞人家的婚禮就是對的,但說到欺負人,她還真就沒有那個勢力。

“晞晞別怕!”陸世祥輕聲開口,“八年前是父親沒有護住你,現在不會了。”

陸未晞卻盯著那個嬤嬤,伴隨著她嘴巴的一張一翕,五皇子的臉色就愈發的陰沉了。

及至那雙長而不狹的眼眸帶著皇子獨有的淩厲射過來,陸未晞只能收起苦笑,絲毫不怯懦的迎視了上去。

五皇子的視線由淩厲變為嘲弄,也只是短暫停留,然後便轉向了陸世祥,“冠勇侯,吉時快到了,還是別為了不相干的人耽誤了拜堂的時間為好。”

陸世祥陡然挺直了脊背,“殿下誤會了!這是小女,並非不相干的人。”

“冠勇侯如何斷定她不是騙子?”五皇子譏嘲的道。

陸世祥道:“雖然經過了八年,但晞晞的長相只是長開了,五官上還能找出小時候的樣子。尤其是她的眉眼,像極了亡妻。”

五皇子嗤笑一聲,“這大千世界,想要找一模一樣的人很難,但想要找長的相似的人應該容易得很吧!這個道理,冠勇侯不會不知道吧?”

“就是啊,祥哥!這明顯就是有心人的陰謀,見不得你我喜結連理。”榮婷郡主打蛇隨棍上的道,眼睛更是惡狠狠的剜了陸未晞一眼。

陸未晞看一眼陸世祥,笑而不語。

“晞晞就是我的女兒!”陸世祥咽了口唾沫,異常篤定道,“剛剛她彈唱的那首《蒹葭》,曲子是我和湄兒當年一起編的,湄兒手把手的教給她的。除了我們一家人,別人彈唱不出那個曲調。”

“或許被人偷聽了去呢?”五皇子質疑。

“就是這個理!”榮婷郡主附和。

“晞姐兒當年出事的時候也不過只有七歲,怎會記得那麼清楚?”長泰侯也道。

陸世祥唇角突然綻放了一絲笑,“那是因為我的女兒天資聰穎,自四歲起就已經能夠過目不忘。”

五皇子突然哈哈大笑,如同聽到了天下最好聽的笑話般,“雍郡王自小被父皇稱為神童,都不敢說自己過目不忘,還真有人敢大言不慚。”

陸未晞眸子一冷,“八年前盛夏,大興國寺後山上,五殿下被蛇咬傷,差點兒毒發身亡。當時蛇咬的是五殿下右小腿外側吧!距離腳踝大約有八個公分。而咬傷五殿下的蛇乃是草上飛。”

五皇子倒吸了口涼氣,八年前他被毒蛇咬傷的事,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傷口具體在哪個位置,又是被什麼蛇所咬,知之就甚少了。但當時作為他救命恩人的陸家人,卻是稍有的知情者了。

因此,五皇子看向長泰侯的目光就帶了冷冷的探究。

長泰侯眼中的慌亂一閃而過,攥緊了拳頭,“我陸家的血脈是沒有那麼隨便被混淆的!老三!你還是放清醒些的好!”

然後諂媚的轉向五皇子,卑微的道:“五殿下放心!拜堂這就開始,不會耽誤吉時的。五殿下,裏面請!”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