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墨也不知道從哪搗鼓了一身黑衣,快速地潛入到了雪葉映的房間內,悄無聲息。

雪葉映剛巧滅了燭火歇息,才一倒頭,便睡得好像豬一樣,那鼻鼾聲更是讓人發杵。

小墨腳步輕穩矯健,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五歲孩童,他熟練的從口袋中抓了一手藥粉,就往雪葉映床邊撒去,她就睡得更香了。

不過小墨倒是挺心疼那些藥粉了,看那人睡得豬一樣,就算不撒藥粉都不會妨礙他的動作吧,但是小墨還是謹記娘親的教誨: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所以小墨還是把藥粉給撒了,然後心安理得的拿著背後挎著的黑色包袱開始找精神損失費的賠償物。

要說雪葉映不過是一個庶女,不會有什麼值錢的首飾珍寶才對。

可那姨娘吳碧池怎麼說都是尚書府的嫡二小姐,自然就不可與一般的庶女相提並論。

再者,將軍府邸裏面的當家主母不是一個精明的人,到底還是經常讓她們鑽著空子搜刮了不少好的東西。

不過,現在都得到小墨的手裏了。

小墨先是把銀票什麼的分成兩份,一份放到自己懷裏,一份放到包袱裏,隨後再挑了最值錢的珠寶放到包袱裏面,至於一些在他看來是破爛的,他就不打算要了。

這樣搜刮下來,他的包袱已經鼓鼓的了,他看了眼正熟睡的雪葉映,靈機一動,嘴角輕微勾勒一抹弧線,走到案桌前,拿起筆沾了墨水。

“嘿嘿,叫你罵我娘親!”小墨提筆在雪葉映的臉上龍飛鳳舞了一番,然後從袖口中拿出一瓶藥粉零星的倒在雪葉映的臉上。

收回藥瓶,放回毛筆,小墨很是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隨後背著包袱從窗戶中離開。

他的身法很是怪異,腳步如蜻蜓點水,回廊間只有一道小小的黑影閃過,便再也無跡可尋。

小墨墨這下來到了吳碧池的房間,他正想潛進去,可依著窗戶,卻聽到裏頭有動靜。

蹙眉思索了一下,小墨還是拿出雪無雙特製的倒鉤繩加強版。他按了下鐵爪子的一角,那鐵爪子就自動飛到了屋頂上,小墨順著連接爪子的天蠶絲線爬上了屋頂。

天蠶絲精細,又堅韌,在這夜色中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那線在哪。

在這院子的不遠處樹梢上,某黑衣人看得直擦眼睛,這,這到底是什麼武器,回去得告訴主子。

雪無雙身處的這個時代,雖然有內功心法的存在,但論到器械機關製造還是十分的落後,大炮什麼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小墨掀開屋頂的一瓦片,就盯著底下的房間。

只是……他看著看著,就整個人趴了下來,眼眸亮晶晶的盯著那一動不動。

“你個沒良心的~老爺不在府邸這麼多天了,你到現在才來找我,你快滾,我才不想見到你呢~”吳碧池嬌嗔的伸手打了一下摟著她腰際的男人,風情萬種。

那男人被吳碧池這麼一撓,就覺得渾身癢癢,湊過去就狠狠的吻了一口。

“將軍府哪是這麼好進來的,我想你想得都快發瘋了,今兒好不容易混進來,你就讓我好好的解解饞。”那男人色瞇瞇的盯著吳碧池的脖頸,很快又落在她那突跳的玉兔上。

吳碧池臉紅的伸手捂著他的眼睛,嬌氣的說著,“你看哪呢~”

那人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吳碧池這一聲好比吟吟聲,他摟著她腰際的手瞬間往下移,狠狠的捏了一把。

“嗯~”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