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一身黑底金絲紫袍,寬鬆的著在身上,掩住了他那完美的身材。

只可惜,這個男人,被一二三四五六……呃,十八根鐵鏈子鎖在了懸崖壁上。

兩方距離,雖隔的不遠,可以她非凡的眼力,還是能夠看清楚。

那十八根鐵鏈子,應該比千年玄鐵還要堅硬。

她眉眼微動,這個男子被困住了?

他的腳下,有一團白霧,像是一朵白雲,美輪美奐。

他到底是什麼人,居然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小倒楣鬼!”

“剛才的聲音是你?”這道聲音,這句話,明明和剛才她剛落下來的時候一模一樣,明明看不清楚他,可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個男人在看著她,並且目光冷如沉鐵。

葉曦玥見男子不再言語,也感覺到男子的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她索性也不多說什麼了。

她本想坐起身來,誰知天空上突然匯集了一團紅色的光球,那是食人花的殘餘力量!

要命的是,那團血紅色的光球,正衝著她的位置,準備砸下來——

葉曦玥:“……”

下一刻,猜想變成了現實,光球如同離弦的箭,正衝著她的身體,一飛而落。

葉曦玥實在是沒有力氣再移動一點點了,剛才脫離食人花的時候耗盡了她身體裏所有殘存的力氣,她意識湮沒前,看到了紅光漫天,如火如荼。

紅光砸在她身上,轉瞬化作光點,消失無蹤。

“呵呵,小東西命真大。”一聲低言,在空中化作清風,緩緩消散。

只見被十八根鐵鏈鎖住的男子,如同畫中之人,竟然掙脫開了鐵鏈的束縛,從懸崖峭壁上緩緩飄離下來。

一襲紫黑袍,衣襟和袖口處用淡金色的絲線繡著騰雲祥紋。

黑髮如潑墨,行雲流水般的搭在背上,黑衣黑髮,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好似天降神邸。

眉如墨畫,面如桃瓣,性感的雙唇,像涂了胭脂般紅潤。

他相貌極美,卻絲毫沒有女氣,尤其是那雙眼睛,冷酷中含著一抹傲倨。

他盯著葉曦玥看了看,波瀾不驚的眸子裏閃過一抹微光,“得你之手破了這陣法中心,本宮自由了,小東西,本宮記住你了,本宮會回來找你的……”

誰都不曾想到,那朵食人花,是這陣法的中心。

他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隨即閃身離開。

……

……

葉曦玥半夢半醒間,她在二十一世紀的一幕浮現在腦海裏。

“曦玥,乖,師兄陪伴了你這麼多年,十幾年的生死與共,你也該是時候回報師兄了吧?把你的心給我!”

懸崖之上,冷風呼呼,那一刻,風撕碎的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心。

師兄他就這麼將刀子捅進了她的心臟裏。

“把你的心挖出來,給我可好?”

他說:師兄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師妹,我把你當戀人,當女朋友,你不要讓師兄失望。

他說:葉曦玥,師兄陪伴你這麼多年,為的就是你成年這一天,挖你的心。

他說:要恨便恨吧,怪只怪你天生異於常人。

他和她身為情報局特工,十幾年的出生入死,十幾年的刀頭舔血,相生相依,換來的不過是他一刀子刺進她的心臟!

十年生死兩茫茫。

心好冷,好疼,沒有等她清醒過來,突然有一股陌生的記憶,強行竄入她的腦海裏,與她融為一體。

“你個小廢柴,整天不說話,你啞巴呀?”

“縱然你身份高貴,那又如何?除卻爺爺,誰都看不起你,你除了會找爺爺哭訴,你還會幹什麼?廢物!”

“葉曦玥,你去死吧,白癡,你真是不要臉,賤人!”

“我就不信這次整不死你,思想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

“……”

強行而來的記憶,很陌生。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