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岳青嬰,你好大的膽子!”

一聲嬌斥,姚映雪已經走過來,重重的一巴掌摑在我的臉上,臉頰上頓時一陣火辣辣的疼,“玉公公在這裡,你竟然這麼沒規矩!”

這一巴掌把我打愣了。

雖然平日裏她總是耀武揚威,也時常為難我,但當眾這樣被打,還是第一次,一種難言的屈辱和惡氣涌了上來,我剛抬起頭要找她理論,就看見站在前面的玉公公,到底還是咬牙忍下了,低頭道:“請公公,請姑姑原諒。”

這時,玉公公慢慢走過來:“你叫岳青嬰?”

“是。”

“昨夜,你見到三殿下了嗎?”

我的心一窒,急忙搖頭:“奴婢沒有。”

“哦?那你昨夜在哪?做了些什麼?”

“奴婢,奴婢昨夜並不當值,所以在房裏休息,沒有離開半步。”

當我結結巴巴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站在旁邊的瑜兒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哦。”玉公公的眼睛微微瞇起來,不動聲色的看著我,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今日之事,就當是你無心之失,姚女史,也就不必懲罰她了。”

姚映雪似乎余怒未消,但玉公公都開口,她也不便駁回,只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既然公公都這麼說了——岳青嬰,今天就饒了你。還不謝玉公公?”

“是。謝玉公公,謝姑姑。”

向他們行了禮,我便手忙腳亂的把地上的錢撿起來,慌慌張張的走了,而站在我身後的玉公公用那雙精明的眼睛默默的看著我的背影,很長的時間,一言不發。

一直走進內藏閣,我的心跳才慢慢平復下來。

幸好玉公公沒有多問,否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還是難過,但只要一想到那噩夢般的回憶,淚水就止不住的一滴一滴落了下來。

一個人默默的坐著不知掉了多久的淚,就聽見一陣敲門聲。我急忙擦乾眼淚走過去,只見瑜兒站在門口,一看見我,立刻睜大了眼睛:“青嬰,你,在哭?”

“我,沒有。”

我揉了揉眼睛,轉身走進屋子,瑜兒急忙跟在我身後:“你別瞞我了。那個姚映雪平日裏就專橫跋扈的欺負人,最針對你,今天居然還動手打你,不過——青嬰,你到底怎麼了?”

“我沒什麼啊……”我低低的說著。

“那你剛剛,為什麼要撒謊騙玉公公?”瑜兒看著我:“昨夜,你明明就不在屋裏。”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內藏閣陷入了一片沉靜,過了很久,我才終於拾回自己的聲音:“瑜兒,你別胡思亂想,我只是不想惹麻煩。昨夜我的確是出去了,但我去的地方一定不能告訴玉公公他們。”

瑜兒睜大眼睛看著我:“你去了哪?”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