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岳青嬰!”

嘩啦的水聲中,我剛剛從浴桶裏站起來,就看到大門被猛的推開,帶起的一陣風將遮擋的簾子也吹得飄飛起來,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大聲的道:“你給我老實說,昨晚你去哪兒了?我四處找你,腳都腫了,你——”

對方原本怒氣沖衝,但一看到簾子後的我,立刻愣住了:“你,你怎麼大清早的沐浴啊?”

一時的驚慌失措過去,我微微的鎮定下來,眼前的不是別人,是和我同住一間屋子的瑜兒,我輕輕道:“我,弄臟了。”

“弄臟了?”

瑜兒大大咧咧的立刻便要過來撩起簾子,我臉色一白,急忙把整個身體都縮進浴桶裏:“不要!不要進來!”

像是被我嚇了一跳,瑜兒站住了:“青嬰,你怎麼了?”

“我——”

“你的嗓子怎麼了?怎麼這麼沙啞?你病了嗎?”

我的嗓子的確沙啞,可不是病,而是哭了整整一夜——但我卻不敢說,只能咬著下唇:“我,我得了風寒,瑜兒你別進來,別過上了。”

“哦。”

聽說我得了風寒,瑜兒便沒有再往裏走,縮回了手:“你昨晚去哪兒著涼了,也不回來,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嗎?”

一提到昨晚,一陣滾燙的東西涌了上來,我的眼睛微微發紅,急忙低下頭:“我,有點事。”

瑜兒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但隔著一層簾子,也看不真切,到底放棄了,然後說道:“行了,我就是來告訴你,玉公公今天到掖庭來,讓咱們大家都過去。”

“玉公公?”那是宮中內侍監的總管,他來掖庭做什麼?

“嗯,也不知道他來幹嘛,反正好多人都已經去了。青嬰,你快弄乾淨了來吧,別遲了。”

說完,他便轉身走了出去,又關上了門。

屋子裏又只剩下了我,還有一室的寧靜,我這才慢慢的從已經發涼的水裏站起來,雪白的肌膚在冰冷的空氣裏瑟瑟發抖,上面有大片的淤痕,還有一些曖昧的粉紅的痕跡,在水珠的映襯下,格外的刺眼。

這,也是我最怕被瑜兒看到的。

站在發涼的水裏,我完全不知所措,內侍監的總管玉公公來掖庭,他來做什麼,難道——難道是因為那件事嗎?

一陣刺骨的寒冷襲來,我忍不住抱著自己瘦弱的胳膊,微微的顫抖。

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