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道清麗身影,對於李長空來說,並不陌生,那是林清兒,是李長空兒時的玩伴,曾經與李長空走得很近。

在李長空進入了真武門後,家族還曾經有意與林家聯姻,聯姻的對象,就是他與林清兒,後來因為他的極力反對,而不了了之。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之下,再遇林清兒。

“李長空,我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不要外出,否則的話,被我見到一次打一次!”

一位身材修長、眼神陰鷙的少年,徑直走了出來,走到了李長空跟前,他眼露寒光,盯著李長空的目光,很是不善。

他就是李虎口中的衝少,李少衝,曾經的李家第二天才,現在的李家第一天才!

四週的那些少男少女,也是露出了饒有興致的神色,一副要看好戲的樣子。

他們誰都知道,李少衝在追求林清兒,這一次林清兒過來,為了不讓林清兒看到李長空,李少衝可是早就吩咐過,不許李長空踏出房門半步。

而現在,李長空這個廢物,竟敢違背李少衝的吩咐,肯定免不了要吃一番苦頭了。

他們並沒有打算出手阻攔,反而是興致勃勃,迫切想要看到那曾經高高在上、被家族捧在手心的天才,被衝少踩在腳下肆意侮辱的畫面。

李長空握緊拳頭,他額頭之上青筋暴起,整個人憤怒無比。

曾經,如李少衝這樣的角色,什麼時候放在他眼內過!在他面前,謙卑得好像是一條哈巴狗似的,可如今,卻跳到了他的頭上,作威作福。

他知道,李少衝的實力不好惹,如今已經是煉體八重境界了,而他只有煉體三重境界而已,兩者之間,足足差了五重境界。

現在的他,只怕還不是李少衝的對手,畢竟,他才剛剛恢復丹田,重新開始修煉而已。

不過,他也並不是好欺負的,若是李少衝真的要動手,那他也絕對不會讓李少衝好過,必定會讓李少衝付出血的代價。

“衝少,算了吧。”

就在此時,林清兒款款步行走來,她臉上帶著得意之色,開口道:“他也只是想來見我一面而已。”

聽到林清兒的話,李少衝狠狠瞪了李長空一眼,眼中的警告之意,很是明顯,惡狠狠道:“今天就給清兒妹妹一個面子,不跟你計較,你還不快滾回去?”

李長空神色一冷,他出來可不是為了見林清兒,而是要去找大管事,從始至終,他對林清兒都沒有任何的喜歡。

當下,他便是開口道:“我可不是為了……”

但是他話還沒有說完,林清兒便是打斷了他,盯著李長空,說道:“不過,有一點我希望你明白,我是武道天才,而你卻只是一個廢物而已,你我之間,儼然兩個世界的人,再也沒有半點的可能了!”

“請你不要心存僥倖,對我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兩個世界的人?”

李長空喃喃自語起來,他不由得輕笑起來,是啊,他與林清兒之間,的確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得到了吞天龍帝訣,從此龍騰九天,必將名動天下,讓天下人都為之刮目相看。

而林清兒,雖然資質不錯,但是這一輩子,都難以走出這小小的滄浪城。

一個是真龍,一個是井底之蛙,的確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只是,李長空的反應,落在其他人眼中,卻是變成了另一韻味,還以為李長空是遭受了太大的打擊,變得失心瘋起來了。

“還真是可憐的傢伙啊,先是丹田破碎,修為盡失,淪為廢物,繼而被心愛的女子當眾拒絕,如果是我,還不如去死了好了。”

有人在旁嗤笑一聲,看著李長空的目光,如同看著笑話一般。

李長空的目光,在這些人身上一一掃過,起初,他還感到有些憤怒,但是現在,他只感到好笑。

這些人,一個個視他如螻蟻般,在他面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卻不知,他乃是真龍,潛伏深淵,只為了將來一飛沖天!

夏蟲不可語冰!

這些無知之徒的看法,又何必去在乎呢?

他念頭通達,連是曾經拒絕林清兒而產生的一點愧疚之心,如今也是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看到李長空如此平靜的樣子,林清兒不由得微微蹙眉。

在她看來,此刻的李長空應該是一副無比屈辱憤怒的樣子才對,也只有如此反應,才能夠讓她得到最大的滿足。

“林清兒,記住你今天的話,希望,你日後不要後悔。”

李長空舒出一口氣,心中再也沒有對林清兒的愧疚,只覺得輕鬆無比。

說完之後,他就是轉身離去了。

“後悔?怎麼可能?”

林清兒搖了搖頭,心中嗤笑著:“你以為,你還是曾經的那個絕世天才李長空嗎?”

……

李長空轉身離去,徑直奔著大管事李山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如今修煉吞天龍帝訣,起步比別人高了無數倍,但是需要的資源,也極為驚人,是別人的數倍乃至數百倍。

很快,他就是來到了大管事李山的大門前。

“李長空?你來我這裡做什麼?”

大管事李山五十多歲,頭頂禿了一小半,眼睛骨碌碌轉動,顯得頗為精明,看到李長空,不由得走了出來。

“大管事,你闖入我家,將我這些年來積累下來的俸銀、靈藥全都搶走,這是什麼意思?”

李長空沒有轉彎抹角,而是直入主題,直接質問大管事。

“你這個廢物,家族在你身上花了如此之多的資源,可到頭來,只是培養出來廢人一個!”

大管事李山的目光陡然一凝,眼露寒光,沉聲喝道:“為了不讓家族的資源浪費,我只能將你的所有資源收回來,將這些資源分給其他族中弟子,說不定可以培養出來不少天才人物!”

“哦?”

李長空絲毫不為所動,他繼續追問起來:“不知道大管事,這件事情族長可曾知道?”

“李長空,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李山做事,還用不著你來指點!”

李山勃然大怒,眼中透出寒光。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