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我叫你自斷一臂,你不肯,如今看來,只好我自己親自出手了。”

李長空眼中閃動著寒芒,他從高處跌落,見識到了世態炎涼,讓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唰!

他直接大步踏出,走到了李虎跟前,抓住了李虎的手臂,猛然一扭,直接將李虎的手臂給卸了下來。

“啊……”

李虎發出如殺豬一般的慘嚎聲音,他雙眼驚恐無比地看著眼前的李長空,腸子都悔青了。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何苦去招惹這個煞星,如今手臂斷去,無論如何,他在家族之中,再也沒有立足之地了。

“滾吧。”

李長空聲音冰冷,沒有半點的波動。

李虎哪還敢再說什麼,他在李長空手中,連一拳都無法接下,再繼續糾纏下去,只會招來殺身之禍。

他幾乎是連滾帶爬,向著門外慌忙衝出。

“等著!”

就在他快要衝出大門之時,一道帶著不可質疑的聲音響起。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李虎還以為李長空改變心意要殺他,想也沒想,直接便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磕頭的聲音無比的響亮。

“你這一次來找我,到底是所為何事?”

李長空看著李虎,眼中沒有半點憐憫之色,這一切都是李虎咎由自取的。

對付這樣的小人,就應該用這樣的手段,只有痛徹心扉,才能讓這些小人知道,有些人是他們所不能招惹的!

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的際遇,得出的結論。

“小人是來奉衝少之名,來警告你這段時間不能外出的,至於為何,小人也不知道啊,空少,你就當是我放了屁,讓我回去吧。”

李虎磕頭連連,用近乎哀求一般的聲音說道,此刻的他,哪還有半點先前趾高氣揚的樣子。

“滾吧。”

李長空淡淡說道,眉頭卻是皺起了,不讓他外出,這是要軟禁他的意思嗎?

聽到了李長空的話,李虎再也沒有半點的猶豫,他捂著斷臂之處,帶著斷臂慌不擇路地逃了出去。

“少爺,你的修為恢復了嗎?”

蓮兒顧不上理會自己的傷勢,一臉欣喜之色望向李長空,她身為李長空的丫鬟,自然是希望自家少爺前途光明,連帶著她們這些丫鬟,也會備受光榮。

“修為恢復?可沒有這麼容易。”

李長空搖了搖頭,他現在還遠遠談不上恢復修為,距離當初的巔峰時期,還差得遠。

不過,他有信心,可以在一兩年的時間之內,超越當初的巔峰修為。

“少爺,不要灰心,你一定可以恢復修為,重登巔峰的!”

蓮兒一臉堅定之色,似乎對李長空有無窮的信心。

“你這傻丫頭,少爺的事情,可不用你擔心,你為什麼要衝出來為我擋下那一巴掌?”

李長空看向蓮兒,那冰冷的神色,終於變得溫暖了許多。

從高處跌落,他眾叛親離,也只有這個小丫頭,還能夠始終待他如一,這等心性,難能可貴!

“我也只是擔心少爺,你大病初愈,可不能再受傷了。”蓮兒目光幽怨地說道。

李長空搖頭苦笑,他走上前去,扶起蓮兒,一隻手掌按在了蓮兒的背後,真氣涌動,灌入蓮兒的身體之中。

被李長空的手這樣按著,蓮兒不由得俏臉一紅,她還是第一次與男子有如此親密的接觸,更何況,眼前這人,還是她從小便一直極為崇拜的少爺。

她心臟呯呯亂跳,似乎是在等待著李長空的進一步動作,她這樣的貼身丫鬟,本就是沒有名分的妾侍而已。

但是下一刻,那寬厚溫潤的手掌之上,傳來一股股的熱氣,讓她的痛楚減緩,她終於恍然大悟,心中有些失落:“原來少爺是為我療傷……”

“這丫頭,倒是發育得挺快的,該長肉的地方,可是一點沒拉下……”李長空微微一笑,心中暗暗道。

“蓮兒,家中可還有多少銀兩?”李長空突然問道。

“銀兩?”

蓮兒才剛剛紅潤了一些的臉色,迅速蒼白下去,她低下頭去,聲音如蚊子般:“少爺,是蓮兒沒用,家中只有十兩銀了。”

“十兩銀?”李長空不由得愣住了。

他雖然加入了真武門,但是家族為了拉攏他這個天才,每月的俸銀可是不曾斷過,甚至還有靈藥發放,他從前看不上這些,不曾取過。

在他看來,家中應該還有不少積蓄才對。

“少爺,你有所不知,這些年來,家族的俸銀蓮兒一直都不敢動用,可就在少爺昏迷後,大管事就衝上門來,將這些年來積累下來的俸銀,全都收走了!”

蓮兒聲音憤憤不平,似乎回想氣來,還感到氣憤無比:“蓮兒雖然拼命反對,但是怎麼阻攔得了大管事……”

“大管事李山嗎?”

李長空的眼眸變冷,放在以前,這點俸銀他並不放在眼內,但是如今,他從頭再來,需要大量的資源。

“看來我昏迷之後,發生了不少事情啊,不過蓮兒你放心,從今以後,有少爺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

李長空目露精光,若是在之前,他還沒有這樣的底氣。

但是現在,得到了吞天龍帝訣,小小的李家,還困不住他這一條真龍!

“少爺,你要小心,大管事不好對付。”

蓮兒露出擔憂之色,若是從前的少爺,她根本不用擔心,但是如今的少爺,卻不由得讓她憂心忡忡。

“放心吧,你家少爺可不是好對付的。”李長空信心十足地說道。

蓮兒聽了,不由得心中一動,她感覺到,從前的那個少爺,又回來了,身上永遠帶著傲氣,卻又比起從前的少爺,多了一分溫暖。

“就從大管事開始吧,我要讓你們知道,我李長空,可不是你們可以隨意欺辱的!”

李長空站起身來,直接便是走了出去。

“嗯?那不是那個曾經的天才李長空嗎?”

李長空才剛剛走出去沒多久,耳邊便是傳來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曾經”二字,咬得很重,譏諷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他抬起頭來,循聲望去,就看到了一隊少男少女,每一個都氣質高貴,頗為不凡,但是其中一道清麗身影,卻如鶴立雞群,格外的顯眼。

那是一位身穿華麗長裙的少女,她五官精緻,皮膚白皙,清純之中帶著些嫵媚,輕易之間,不知道勾走多少男人心魄。

“是她?”

李長空心中微動。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