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楚江河,我要滅了你!”

少年從噩夢之中驚醒,他那原本頗為清秀的臉龐,此刻卻是猙獰無比!

他名為李長空,真武門外門第一天才弟子,真武門乃是戰神大陸南域十大宗門之一,身為真武門外門首徒,他將來的前途,無可限量。

但是,在宗門舉辦的血之試煉中,他被自己最為信任的兄弟楚江河陷害,推入宗門絕地血魂谷中。

他九死一生,從血魂谷中走出,卻失去了一身修為,成為了廢人。

出來之後,他本想向宗門控訴楚江河,不料楚江河卻是惡人先告狀,率先發難,說李長空意圖陷害他,結果被他發覺,最終爭執之下,李長空才是跌入了血魂谷中。

由於他已成廢人,而楚江河資質卓絕,僅次於他之下,宗門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廢人,而去降罪于一個天才弟子。

最終,他被驅逐出真武門,並且宣佈永不錄用。

那時的他,還心存幻想,跪在宗門之外,足足三天三夜,他紋絲不動,宛如石雕一般。

但是結果,沒有人理會他,那些曾經對他阿諛奉承的同門師兄弟,一個個熱嘲冷諷,那些曾經對他百般關懷的宗門長老,一個個連正眼都懶得去看他一下。

曾經的無上天才,卻是淪為笑柄,在宗門之內傳遍開去,成為無數人茶余飯後的笑料。

若不是他的師尊蒼雲長老心中有愧,命人將他帶回家族之中,只怕此刻的李長空,早已經客死異鄉,化為一縷亡魂了。

“楚江河!”

李長空抬起頭來,一口鐵牙幾乎咬崩,心中恨極。

“我將你當兄弟,平日裏不曾虧待於你,便是得到了功法,都無私與你分享,不想你竟然會在我背後,給了我致命的一擊!”

“此仇不報,我李長空,便枉為人!”

李長空的心中,暗暗起誓!

“少爺,你終於醒了?”

他才剛剛起身,突然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讓他連是望了過去。

一張秀麗的臉龐,出現在他的面前,雙手捧著藥碗,藥碗上猶自傳來濃厚刺鼻的藥味,少女臉上卻是帶著一絲驚喜的表情。

“蓮兒。”

李長空心中微動,輕聲叫喚了一下。

他的出身,並不如何顯赫,不過是偏遠之地的李家的旁系弟子,父母雙亡,只有這個丫鬟蓮兒,陪伴他一起長大。

不過到了十歲的時候,師尊蒼雲長老路過此地,見他資質出眾,便將他帶到了真武門。從此之後,他便開始展露無雙資質,不過是數年時間,便是成為了真武門外門第一弟子。

只可惜,這一切,都被楚江河給毀了……

“少爺,你嚇死蓮兒了,蓮兒還以為……”

少女見他無事,心中寬慰,只是想起先前的驚嚇,不由得雙目泛紅。

看到少女真情流露,李長空心中愧疚,他進入真武門之後,幾乎不怎麼回來過,印象之中,只有寥寥三兩次而已。

對這個丫鬟,他都幾乎快要忘記了,不曾想,當他修為被廢之後,這個丫鬟竟還是在原地守候,默默地照顧他這個少爺。

“少爺,你沒有大礙吧?來,把這些藥喝了,你就會好起來的。”少女遞過來手中的藥碗,想要喂他喝下。

不過李長空卻是擺擺手,輕聲道:“蓮兒,我沒什麼大礙,不用喝藥了。”

他先前之所以昏迷,只是因為連連遭受打擊,再加上修為被廢,身軀虛弱,舟車勞累之下,怒氣攻心,才是暈厥過去。

如今既然醒來,身體自是沒有什麼大礙,至於修為被廢,也不是區區一碗藥所能夠治好的。

“我這一次修為被廢,倒也不是沒有好處的,讓我可以看清這個世界。昔日,我為真武門外門第一天才時,朋友滿天下,各種奉承,風光無限,如今看來,其中又有幾個真心待我之人?”

李長空自嘲一笑,他落魄至今,只怕也就只有丫鬟蓮兒,還能夠侍奉他左右而已。

“這個世界,終究是強者為尊,總有一天,我要親手奪回榮耀,將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傢伙,統統踩在腳下,方解我心頭之恨!”

李長空緊緊地握緊拳頭,目光望向了遙遠的真武門所在的方向。

蓮兒見李長空陷入沉思,便輕輕放下藥碗,沒有驚動李長空,直接走了出去。

咯吱一聲,大門關上,只留下李長空一人在房間內。

“如今,最為重要的,便是恢復修為,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重回巔峰!”

李長空進入真武門,已經有六年時間,這六年時間,他的修為已經非同小可,成為了神府強者。

不過現在,他修為被廢,六年苦修,化為一場空。

只是他終究是堅定之人,經歷打擊之後,一顆道心更是堅韌無比,如鋼似鐵,無論什麼樣的打擊,都可以承受得了。

當下,李長空便是運轉真武煉體訣,這是真武門的無上功法,若是以前,只要他稍一運轉真武煉體訣,體內的靈力生生不息,可以讓他擁有強大的戰力。

但是如今,他才剛一運轉真武煉體訣,立刻便是感受到了一股鑽心般的痛楚,那種劇烈的痛楚,如萬蟻噬心一般,讓李長空冷汗淋漓。

“果然還是這樣啊,每一次運轉真武煉體訣,都如萬蟻噬心一般,根本無法凝聚靈力!“

李長空長嘆一聲,他體內的丹田,早已經破碎了,他曾經內視丹田,原本靈力澎湃的丹田,已經化為了血紅一片,似乎是混沌一般的狀態。

真武門數位修為高深的長老,甚至宗主都親自出手,查探他體內的情形,但一個個都是搖頭不止,在他的丹田之內,沒有感受到絲毫靈氣的波動。

“丹田破碎,這一輩子,也無法在武道上有絲毫的成就。”

宗主蕭玄的一句話,更是幾乎判了他的死刑,讓他從備受矚目的第一天才,跌下神壇,成為無數人嗤笑的對象。

“不,我不能放棄!”

“放棄了,就意味著我這一輩,只能做一個廢人!”

“楚江河,還有那些當初拋棄我的人,現在可都還活得好好的,我要重上真武門,將這些虛偽的傢伙,統統踩在腳下!”

“我要重修武道,成為強者,拿回屬於我的榮耀!”

整整數個時辰,李長空不斷運轉真武煉體訣,那劇烈的痛楚不斷傳來,但是他卻是苦苦咬牙堅持,始終不肯放棄。

他的一身衣衫,早已經被冷汗浸透,如被水淋過一般。

“再來!”

李長空緊咬牙關,再度運轉真武煉體訣。

嗤嗤嗤……

便在此時,他的體內,竟是傳來一道道聲響,隱隱有血光透出。

“這是怎麼回事?”

李長空震驚不已,他連是調集精神力,沉入丹田,細細查看起來。

這一看,他心中的震驚越演越烈,只見原本一片血紅的丹田,如今竟有一枚血珠浮現出來,那血珠之上,似有真龍騰飛,妖異無比。

嘩啦!

下一刻,他的意念竟是為之一沉,不知道從何而來的一股拉扯之力,將他的意念拉入了一處神秘空間中。

李長空茫然地打量著四週,只見四週灰濛濛一片,廣闊無邊。

“這是哪?”

李長空有些懵了,他細細回想,突然眼睛一亮,丹田之內的那顆血珠,他不是沒有見過的。

在真武門的血之試煉中,他被楚江河推入了血魂谷中,就是在血魂谷,他遠遠看到了一顆血珠沖天而起,然後他便是昏迷過去,等他醒來,就已經發現自己丹田破碎,修為盡失了。

“難道我丹田之內的那顆血珠,就是在血魂谷中看到的血珠,也是因為這一刻血珠,我才會修為盡失?”

李長空心中暗道,除了這個原因之外,他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解釋了。

“吞天血珠激活,吞天龍脈覺醒,可以開始修煉吞天龍帝訣!”

便在此時,一段古老玄奧的文字,直接在李長空的腦海中生出,那一個個古老玄奧的文字,每一個都蘊含著莫大的玄奧,艱深晦澀,極難理解。

李長空只覺得自己小小的腦袋,幾乎被撐開,腦海之中,渾渾噩噩。

良久,他終於睜開雙目,眼中有著無法掩飾的狂喜之色。

吞天龍帝訣,是傳承自龍神一脈的強大功法,只有擁有吞天血脈者,才能夠修煉,修煉到了巔峰,可以吞日月星辰,成就龍神不滅體,不死不滅!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楚江河,你萬萬沒有想到,你想要陷害我,結果卻是送給我一場大造化!”

李長空心中激動不已,得到了吞天血珠,龍脈入體,讓他身具吞天血脈,可以修煉吞天龍帝訣,從此以後,具有無限的可能性。

從前,他雖然是真武門外門的第一天才,資質強大,但是跟現在的他比起來,簡直如皓月面前的熒光,不值一提。

“哼!楚江河,你給我等著,等我修煉到足夠強大的時候,再來跟你好好算一算這筆血債!”

李長空抬起頭來,一雙明亮的眸子,燦若星辰!

PS:新書起航,需要大家的愛護,動動手指,投推薦票,加入書架,是對新書最好的支持。

這是一個無比精彩、讓人熱血澎湃的玄幻世界,各位兄弟,多多幫忙宣傳!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