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阿澤!我就知道,你一定能看出真相的!

姜小輕聽到這低吼聲,鼻子一酸,眼底泛起希望的光芒。

然而——

“哼,是我殺的,又怎麼樣?”

沒有姜小輕想象中的驚嚇,張麗面對趙銘澤的斥責,居然用撒嬌一樣的語氣,嬌嗔道:“難不成……你心疼了?”

張麗!你真的不要臉了嗎?!

姜小輕看到這一幕,先是一呆,然後是憤怒,她追了上去,在張麗耳邊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以為阿澤是季天陵那種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你勾引一下,就放過你了嗎?我告訴你,休想!你做夢吧!”

可是——

“心疼?有什麼好心疼的?”

忽然,耳旁響起了那個熟悉的男聲,卻沒有熟悉的溫柔,只有不屑。

姜小輕瞪大眼睛,僵著脖子抬頭去看張麗旁邊。

趙銘澤露出嫌棄的眼神,道:“她死了,我巴不得!可你動手的時機,也太差了!我還有一批貨在她的空間裏,幾個老客戶等著要,你這一衝動,把她弄死了,你知道後續有多麻煩嗎?”

“你就只關心你的貨嗎?就沒想過我嗎?”張麗噘起了嘴,露出不滿的表情。

“小麗,別鬧。”

趙銘澤微微一頓,原本有些僵硬的臉上,多出一抹深情的笑。

那個笑,比姜小輕記憶中,他對自己的笑容,還要溫柔,情深!

趙銘澤語氣寵溺道:“我怎麼可能沒想過你?我剛知道消息,趕過來的時候,就給我認識的片警打了電話,我已經打好招呼了,這事啊,按自殺算,你什麼麻煩都不會有的。”

“哼,這還差不多,我還以為你的心裏,只裝著那個小賤人,和你的貨呢。”

張麗輕哼一聲,伸手在擰了一下趙銘澤腰上的軟肉,她用酸酸的語氣道:“剛才你在病房裏的樣子,可真是深情啊!啊也對,畢竟你們戀愛了十年,她是你的老情人呢!”

“你真是個小醋壇子。”

趙銘澤笑了,伸手一捏張麗的鼻尖,溫柔道:“我對誰有感情,你心裏難道不清楚?跟姜小輕談戀愛,不過是為了利用她的空間,為我的公司辦事而已!”

轟!

姜小輕看到這一幕,頓覺一道驚雷在大腦中炸開——

她的阿澤……和張麗……

姜小輕倒退一步,不敢置信的盯著前方言語親密的兩人,腦子裏一片嗡嗡鳴聲,亂成一團。

她與趙銘澤十歲相識,是姜家村公認的青梅竹馬。

只可惜十六歲那年,她家中發生劇變,趙銘澤又被他真正的家人帶走,兩人分離。

十年前,她在張麗再三迫害下,走投無路,欲要跳江自盡時,趙銘澤恰好路過,跟著跳了下去,將她救上岸。

兩人意外重逢,舊情復燃,開始了地下戀愛。

至於為什麼是地下戀愛,而不公開戀情……

“那種跟木頭一樣無聊的女人,誰會喜歡?”

提起姜小輕時候,趙銘澤沒了之前在病房裏的深情,只有冷漠,不屑!

仿佛是在說一件,已經沒了用,可以扔掉的物品!

趙銘澤道:“我只要隨便哄她兩句,她就乖乖聽我話,任我驅使,就跟狗一樣!”

不遠處,姜小輕聽到這話,心臟一陣抽搐的疼。

趙銘澤,你他.媽還是人嗎?!

就這樣,在我最恨的人面前,糟踐我對你的愛?!

把因為愛你,才聽話的我,說成是——

狗?!

“而且啊……要不是因為她有那個奇特的空間,我會跟她在一起?”

趙銘澤溫文爾雅的臉上,浮起一絲不屑,“跟她在一起,我真是度日如年!恨不得立刻就擺脫她!我喜歡她?呵呵,小麗,我要是真喜歡她,這麼多年,我就不會連個名分都不給她了——我真正愛的人,還是你啊!”

姜小輕看到這一幕,心如同墜到了深谷,支離破碎!

她不是傻子,聽到這些話,哪不會明白,原來這十年的美夢,都是——

謊言!

這對天殺的狗男女!

姜小輕的眼睛紅了,靈魂劇烈顫抖,像是要崩碎一般!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