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然而——

“唰!”

枯瘦的手指,一點停滯都沒有,直接穿過了張麗的身體。

周圍的人,只是感覺空蕩的病房裏,溫度下降了一些,鬼氣森森的。

張麗心中有鬼,不由得抖了抖,可悄悄張望四週後,發現什麼也沒有,她松了口氣,唇角依舊挂著得意的笑。

姜小輕撲了個空,眼底的怨恨在這一刻滯住,取而代之的是悲涼。

她已經死了!

現在的她,不過是一縷遊魂,虛弱到光是動一動,靈魂就在顫抖,好像馬上就會消散!

這樣的她,再怨恨,再憤怒,又能怎麼樣?

她,沒法對張麗造成任何傷害!

瞬間,姜小輕的氣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頹然,無力。

明明殺人兇手就在眼前,她卻不能報仇!

這是何等的諷刺?

姜小輕很想哭,可靈魂沒有眼淚。

她好希望,好希望有人來為她報仇!

“小輕……”

忽然,腦海中響起了一個溫柔的聲音。

姜小輕眼中的絕望,忽然破開,浮現出一絲名為“希望”的光澤。

是了……是了!

還有那個人,能幫自己報仇呀!

……

醫院,大樓下。

“吱呀——”

一輛奔馳停在醫院門口,司機下車打開后座門。

“……你馬上帶人來一趟,在醫院樓下等我!”

后座上響起一個頗具威嚴的男聲。

緊接著,一個男人迅速從后座上出來,跑向醫院電梯。

五分鐘後,滿是人的電梯中,擠出了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原本整齊倒梳的頭髮,都有些淩亂了。

他衝到一扇病房門前,推開大門!

“砰!”

病房內,姜小輕還沉浸在悲傷中。

忽然,“砰”的一聲,房門被人從外推開,一名穿著黑色西服,頭髮有些淩亂的男人出現在門口。

儘管眼角印上了歲月的細紋,可卻沒有破壞他的俊朗,反而增添了一絲成熟的味道,就好像一杯陳釀,輕抿一口,就能回味無窮。

“阿澤!”

看到門口的男人,姜小輕眼圈紅了,先前的恨意,被激動代替,還多了一絲依賴與愛慕,“你終於來了!”

是了!

就算她沒法報仇,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卻能為自己報仇啊!

姜小輕眼裏燃起希望。

這是她最信任,最愛的男人——

然而,趙銘澤卻沒有聽到,已經是靈魂的姜小輕的聲音,他邁著沉重的步伐,踉蹌的走了進來,在病房內環視一圈,最後又衝到窗戶,朝外探頭一看——

“撲通!”

他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雙手掩面,沙啞的聲音從指縫間溢出:“我以為……那不是真的!”

阿澤!

姜小輕鼻子一酸,立刻明白了,趙銘澤十有八九看到了樓下的屍體,卻不願意相信那是自己,所以跑上來一探究竟,然而……

“節哀吧。”

醫生輕嘆,上前想要扶起趙銘澤,以免他想不開。

“小輕……還在下面……”

這時,趙銘澤擦了擦眼淚,扶著床站起身,踉蹌朝門外走去,“我不能……把她留在那裏,讓人圍觀……我要下去,帶她回家……”

在場護士聽到這句話,頓時感動的擦了擦眼淚,好深情的男人啊!

要是以後,自己也能遇到這麼好的男人,就算死了也值了啊!

姜小輕看到這一幕,也有些淚目,阿澤,丟下你先走一步……真是對不起!

“我也陪你去……”

這時,張麗擦了擦眼淚,“小輕跳下去,也有我的責任,是我沒拉住她,我也不想看到她被人圍觀,我也要帶她回家。”

說著,張麗快步跟在趙銘澤的身後。

“殺人兇手!你給我離阿澤遠一點!”

姜小輕見此,氣得大叫,也跟著衝出病房,她越過墻壁,追上張麗。

就在這時——

“你他.媽瘋了嗎!是你殺了她?對不對!”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