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顧寒瑭猛得推開激吻他的女人,將目光投在那女孩的身上。

眼前的女孩身段玲瓏,頭髮松松的綰起。白皙的臉上,有著無比精美的五官,特別是那雙帶著冷艷卻充滿魅惑的貓眼。這雙眼睛讓他看到了那個總是纏著要跟他睡的小丫頭,看到了當年在他懷裏,説長大要愛他的人。

顧寒瑭的呼吸一滯,眼裏閃過一絲錯愕,想不到這丫頭出落得這樣美,也沒想到他們的重逢竟是在這樣的情形下。

“……凝月。”

在聽到寒瑭叫自己名字的時候,葉凝月的身子抖了一下,眼裏早已噙滿朦朧的霧水。

“她是誰?”妖艷女瞥了凝月一眼,“這就是你離開我的原因嗎?”她的手再次攀向男人的胸膛,充滿敵意的質問。

還沒等男人開口,凝月已轉身,搖搖晃晃的衝出月色大門。

顧寒瑭剛想追上去,雪莉的兩隻胳膊再次像藤一下爬上了他的脖子。

“你愛她?”妖艷女挑眉問道。

顧寒瑭冷冷的看她一眼,這一眼讓那女人竟主動的放下了手臂。

出了月色大門,凝月覺得胸口窒悶,胃部的不適迅速轉移到了大腦。離開了五年的男人,再次出現時卻是跟個女人曖昧不清,親親我我,這讓凝月的心驟然銳痛。

她不受控制地衝到馬路上,尖銳的汽笛聲迫使凝月看向越來越逼近她的刺眼光亮,她跌倒在地上,大腦一片空白,下意識的閉上雙眼。

一聲巨大的剎車聲後,凝月感覺身體忽然懸空,似乎在一個寬闊而溫暖的胸膛裏,那幽冷夾雜著成熟男性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她曾深深迷戀的氣息。

“有病吧!想死回家死去,別出來害人……”險些撞到擋風玻璃的司機,怒不可揭的咒罵,卻在兩道冷冽的目光下,驚懼的咽下了後面的話,自認倒楣的離去。

顧寒瑭收回目光,看向凝月時蕩起了溫柔。

由於剛才葉凝月跑的太快,她原本綰起的頭髮,一下子散落開來,垂在腰間。

寒瑭將她放在路邊,伸手縷了縷她額前的碎髮,又蹲下查看她膝蓋處的傷口。

“流血了,我帶你去醫院。”

凝月退後一步,醉眼迷離的望著他,“你是誰?”

顧寒瑭站起身,微蹙了下眉,嗤笑道,“怎麼,不認識小叔了?”

“小叔?我沒有小叔,我也不認識你。”

好熟悉的對話,這讓寒瑭想起了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他上前一步,摸著她帶著紅暈的臉,笑道,“我的月寶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愛過河拆橋。”

凝月使勁打掉他的手,隱忍許久的憤怒再也抑制不住,“誰是你的月寶?我都説不認識你了,你再這樣,我就喊人了。”

顧寒瑭揉了揉眉心,無奈地看著她,不知這丫頭是喝多了耍酒瘋,還是因他當年的不辭而別鬧情緒。

“顧寒瑭?還真是你,你小子這兩年跑哪去了?跟人間蒸發了一樣。”聶鋒見凝月這麼久都沒回去,怕她出事,所以出來找她,沒想到竟看到了自己的發小。

“這個以後再説。”寒瑭看了一眼似乎已經站不穩的凝月,過去拉著她的手,對聶鋒説,“她喝多了,先帶她走了。”

凝月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卻身子虛軟的倒在了聶鋒的身上,媚眼如絲的望向他,“鋒哥,他是誰啊?”

那聲‘鋒哥’叫的聶鋒骨頭都酥了。凝月對他向來冷淡,從來都是直呼其名,更別説能抱著她纖細柔軟的身子了。

聶鋒剛想將手移到她的腰上,突然看到寒瑭那充滿怒意的眼神,身子頓時僵了一下。

“我不想跟他走,鋒哥,我想跟你走。”

那柔媚入骨的聲音,燃起了聶鋒胸中的熊熊**。這什麼情況啊?早知道這丫頭喝多了會這樣,應該早下手啊!

正想著,懷裏的人已被拉了出去。

“別鬧了,跟我回家。”寒瑭不顧凝月的掙扎,強行將她打橫抱在自己的懷裏,向他的阿斯頓馬丁走去。

“要不我送她回去吧。”聶鋒鼓足勇氣大喊一聲。

顧寒瑭停都沒停,直接送他一個字,“滾!”

見寒瑭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聶鋒才小聲的嘀咕一句,“一個冒牌小叔,管得還挺多,走著瞧,那丫頭早晚是我的。”

……

魔都六星級賓館。

“你這個壞蛋,快放開我!”昏睡了一路的凝月,在被寒瑭抱下車時,醒了過來。可她這醒來後的反應,依然讓顧寒瑭很頭疼。

“我再説一遍,我是你小叔。”

凝月半瞇著眼,嫵媚一笑,“你見過誰家的小叔帶侄女來開房的?”

顧寒瑭的額上青筋一跳,想不到多年不見,這丫頭的嘴還是這麼毒。可寒瑭也毫不遜色,他斜了下嘴角,冷笑一聲,“你不是不認識我嗎?今晚,我可以讓你好好認識一下。”

凝月瞠圓了雙眼,像看怪物一樣,盯著眼前的男人。直到走進房間,凝月都老實的沒有再發出聲音。

當寒瑭以為這丫頭被嚇到時,耳邊卻傳來,“好啊,你説我們該怎麼認識?”

顧寒瑭倒吸一口涼氣,將她扔到床上,命令道,“趕快睡覺!”

就在寒瑭轉身的一刻,他的腰上,纏上來兩條細白的手臂。

“你別走,其實我知道你是誰,我好想你。”她輕柔的聲音飄進寒瑭的耳畔,仿佛在他冰封的心上,鑿開一個裂縫。

“你現在不清醒,有什麼事,我們明天再談。”顧寒瑭想掙脫出她的手臂,卻被她抱得更緊。

“我不要!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回來了,我再也不要你離開。顧寒瑭,我從十三歲就一直喜歡你,我今晚就給你,我不想做你的侄女,我要做你的女人。”

顧寒瑭如遭雷劈一般,怔在原地。這表白比起五年前更加的明確與大膽,他感覺腰上一空,回首時,卻看到更加讓他心驚的一幕。

凝月正一顆顆的解著自己旗袍的扣子,此時,那胸前一片雪白的美好,已若隱若現的顯露。寒瑭迅速用被子裹住她的身體,語氣滿是冰冷與憤怒,“不想讓我再次消失的話,就停下來!”

看著面前這個醉態迷離,滿臉委屈的女孩,寒瑭的心瞬間化成了水。他抱著凝月,像許多年前那樣,哄她進入了夢鄉。

凝月不知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就像不知在她熟睡之後,寒瑭對她説的那句,“寶貝,我也想你。”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