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等我長大,讓我來愛你。

坐在梳妝檯前的葉凝月,當然不記得那年醉酒對顧寒瑭説過的話。可這句話卻是在他離開後,凝月每年許下的生日願望。今天是她十八歲的生日,她的生日願望沒有改變,只是多了一個,希望他能早點回來。

“叩叩叩……”

敲門的聲響把陷在回憶裏的凝月拉回,她優雅的起身望了一眼穿衣鏡裏的自己。

身上是爺爺讓魔都百年老店為她量身定制的水粉色無肩暗花旗袍。貼身的蠶絲料子把她婀娜纖細的曲線完美的勾勒出來,既有少女的清純,又有小女人的嫵媚。她微揚下唇角,轉身走去門口。

“哇!凝月,你太美了,”聶蕓直直的盯著面前的閨蜜好友,幹咽了下口水,“就像從畫裏走出來的傾世美人啊!先不説會有多少男人被你迷倒,反正我哥是逃不掉了。”

凝月縷了一下耳邊的碎髮,碰到花型耳墜,摸了摸,冷言道,“你少在這拿我打趣。誰不知道聶家公子身邊美女如雲,放著溫柔多情的不要,要我這個冰塊做什麼。”

聶蕓瞥了她那一臉清冷,嘆了一聲,“你也別這麼説,我哥是真心喜歡你的。你不會沒有感覺吧?”

凝月的確不是沒感覺,只是聶鋒那種公子哥實在不是她的菜。

“好啦,別説這些了,我們出去吧!”

拉著聶蕓的手,她們來到樓下。偌大的葉家別墅,燈火輝煌,一片奢華。

“月寶。”

凝月回身,看見來人,嬌羞道,“爺爺,人家都長大了,別再這麼叫了。”

“長大了也是我的月寶,”葉賢打量一眼孫女,眼內透著滿意與驕傲,“你的成人禮,爺爺有份大禮要送給你。”

“是什麼?”

葉賢神秘的笑了笑,雖已年過六十,但依然俊朗。

“爸,你怎麼還在這裡,那邊李叔叔都等急了。”葉懷柔瞥了一眼葉凝月,挑眉道,“呦,到底是今天的女主角啊,真是漂亮。”

“凝月好看是因為像極了小姑,你們站在一起簡直就是一對姐妹花。”聶蕓開口,臉上透著真誠的笑意。

“小蕓這嘴就是甜,我家凝月什麼時候能像你這樣就好了。整天冷著一張臉,好像全世界都欠她似的。”

“懷柔,今天是凝月的生日,你少説兩句。”葉賢阻止道,拉著葉懷柔向人群走去。

背景音樂突然停止。葉賢站在大廳的中央,氣氛頓時安靜。

“今天是我孫女葉凝月十八歲的生日,我決定拿出智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當做送給她的成年禮。”

話音剛落,全場一片雷鳴般的掌聲,紛紛看向葉凝月,投去或羨慕或驚艷的目光。

音樂再次響起,葉賢來到凝月面前,溫和笑道,“喜歡爺爺送的禮物嗎?”

“……爺爺,我對公司的事什麼都不懂,要股權做什麼?”凝月微蹙著漂亮的玄月眉。

葉賢摸了下孫女的頭,眼裏滿是寵愛,“傻丫頭,你長大了,遲早要嫁人,這也是爺爺為你備下的嫁粧。”

“可是我還小,還不想嫁人呢。”

“你父親走了,你母親又……爺爺年紀大了,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看到你幸福的出嫁。”

想起已故的兒子,葉賢的聲音有些哽咽。

“爺爺一點都不老,我還想在您身邊多孝順幾年……”那張冰冷的臉似乎有了些許溫度。

“多孝順幾年?葉凝月你還想要什麼?你克死我哥哥還不夠,還想來害我們嗎?”葉懷柔聽到他們的對話,怒氣沖衝的走過來。

“懷柔,她是你侄女,你不要太過分!”葉賢厲聲喝道。

“侄女怎麼了?我説的都是實話。她要是不克人,為什麼連她媽都不要她?這麼多年對她不聞不問,恨不得當沒生過她。爸,智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可是上億的資産,你就這麼給了這個丫頭,也太偏心了吧。”

“夠了!你給我閉嘴!”

凝月緊攥著拳頭,冷漠的臉上透著滲人的寒氣。

這麼多年,她早已習慣了小姑對她的尖酸刻薄,冷嘲熱諷。可在自己的生日酒會上,她居然如此的咄咄逼人,簡直可恨!

……

月色豪華包廂裏。

“別喝了,你這樣會醉的。”一下飛機便風塵僕僕趕來的聶鋒,一把奪下了凝月手裏的酒杯。

“她怎麼了?”聶鋒看向對面的妹妹,問道。

聶蕓有些欲言又止的搖了搖頭,卻遞他一個‘別再問了’的眼神。

凝月感覺胃裏翻江倒海,忽然站了起來。

“去哪?我陪你。”聶蕓也急忙起身。

“不用!”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狽,凝月衝進洗手間,把之前灌進去的酒全都吐了出去。

望著鏡子裏因酒精而臉頰微紅的自己,她苦笑一下。小姑的話固然惡毒,卻比不上顧寒瑭的突然離開對她的打擊大。

五年了,除了知道他去參軍,一點消息都沒有。想不到那次的酒會竟是與他最後的相處,凝月不懂究竟自己做錯了什麼,他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走得那樣乾脆。

想到這些,葉凝月突然有些恨他,甚至想徹底忘記他。可有些人離開的越久,就越會記得深刻,因為他早已經在你的生命裏,入了骨。

“Thompson,你為什麼不辭而別?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凝月出來,看見走廊裏有一對正在拉扯的男女。即使喝了很多酒,但她依然在看到那個男人的身影時心跳加速,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

“雪莉,我想我已經跟你説的很清楚了。”那低沉的嗓音飄進凝月的耳畔,因那份熟悉,她驚愕的濕潤了眼眶。

“可是我愛你,我是不會放棄你的!”一身性感裝扮的妖艷女子,一下子撲到那男人的身上,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唇。

葉凝月的腦海裏忽然浮現出許多年前的那個畫面。她一步步的靠近他們,對上了那男人深邃如鷹隼般的雙眼。

她感覺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也包括自己的心跳。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