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你是誰?”

八歲的小凝月好奇的盯著面前的俊美少年。

“你要叫我小叔。”少年一笑,蕩人心弦。

葉凝月繃著一張罩著冰殼的臉,“我沒有小叔,你騙人。”

“我沒騙你,你的爺爺是我的爸爸。月寶,從今以後我們是一家人。”顧寒瑭拉起凝月嫩白的小手,以示友好,卻不想被她不領情的抽了回去。

“你不可以叫我月寶,我又不認識你。”

“……”

剛才這丫頭從樹上掉下來,若不是顧寒瑭接住她,恐怕這會已經在醫院了。想不到小小年紀,就懂得了過河拆橋。雖然他們的第一次見面不是很愉快,可是不久後,事情卻發生了改變。

“小叔,這些題好難,你幫我做吧!”

“小姑剛才又罵我了,小叔,你可要幫我報仇啊!”

“月寶害怕打雷,今晚我想跟小叔睡。”

……

每在顧寒瑭無可奈何時,他都很懷念當初説不認識他的那個小女孩。

十三歲,是女孩情竇初開的年紀。葉凝月也在這一年收到了許多情書,可她從來都沒有回復過任何一封,因為在她心裏忽然確定了某件事。

回到家,她徑直走向了顧寒瑭的房間。按照慣例,直接推門而入,卻看到了令她尷尬的一幕。

剛沐浴過的顧寒瑭,腰間只圍了一件白色浴巾。二十歲的俊美男人,幾乎裸露的展現,絲毫不亞於美人出浴的**與性感。那晶瑩的露珠在男人結實的胸膛上閃動,讓凝月雙頰滾燙,移不開眼。

顧寒瑭正拿著毛巾擦頭髮,瞥見站在門口的人,微蹙了下眉,拿起床上的浴袍披在身上。

“以後來我的房間記得敲門。”

凝月餘熱未退,撇了下嘴,抱怨道,“誰讓你不鎖門,活該被人看。”

真是把她慣壞了,顧寒瑭感嘆,剛想説什麼,卻看到她低著頭,手指使勁攪著裙邊,仿佛要把它扯碎一樣。

看來這丫頭是又闖禍了,顧寒瑭坐在床邊,深邃的眼眸注視著她,“説吧,你又怎麼了?”

葉凝月終於抬起了頭,白凈的小臉先是笑了笑,才説,“那個,我們老師説,想見家長。”

“見家長?上星期不是剛見過嗎?”

爸爸去世了,媽媽離開了。像見家長這樣的事,凝月不敢告訴爺爺,而小姑更不可能去,所以這個‘光榮’的任務,自然落到了小叔的身上。有時凝月會想,還好爺爺收養了顧寒瑭,他簡直就是為自己解決各種麻煩的機器貓。

“這次,不是成績的事……”

寒瑭挑了下眉,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那是什麼?”

“老師説,想跟家長談一下孩子早戀的事。”

早戀?顧寒瑭著實被她嚇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盯著她。

凝月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隱隱的怒意,卻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小叔,你別誤會。只是有人給我寫情書,被老師發現了。”

“現在的孩子還真是早熟,這麼小就會寫情書了,”顧寒瑭的心跳稍微放緩了些,繼續擦著頭髮説,“這個問題是該跟你們老師好好談談。”

“小叔,你有沒有給女孩寫過情書啊?”凝月有些緊張的問道。

“沒有,我怎麼會做那麼幼稚的事。”

對於他的回答,凝月很滿意。只是年紀尚小的她不知,男女錶達愛意的方式不是只有寫情書一種。

直到那次酒會,一個女孩衝到顧寒瑭的面前,熱烈的親吻他時,凝月才明白,原來跟這個相比,寫情書真的很幼稚。

“凝月,你怎麼了?睏了嗎?”

好久沒看到小丫頭,當顧寒瑭找到她時,發現她正蜷縮在角落的沙發裏。那小小的一團,仿佛是只乖巧的貓。而面前的茶几上,卻擺著四五個空杯子。

顧寒瑭頭痛的揉了揉眉心,將凝月扶了起來。

“怎麼喝完那些花花綠綠的飲料,頭這麼暈啊?”凝月的小臉紅撲撲的,似囈語般的嘀咕著。

寒瑭將她抱進懷裏,無奈道,“什麼飲料,你喝的是酒。”

跟朋友打完招呼,顧寒瑭抱著喝多的丫頭先離開了。在電梯裏,葉凝月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她將唇覆上了寒瑭的,並使勁咬了一下。

顧寒瑭心驚的瞪大眼睛,將她的小腦袋拉了下來,“凝月,不準跟小叔這樣!”

“為什麼?那個女人都可以親你,為什麼我不行?”

看著凝月迷離的醉眼,顧寒瑭很後悔帶她來這種地方,更後悔讓她看到了那種事。

“是我不好,沒有看好你。乖,睡一會吧。”此時除了哄她儘快睡著,寒瑭還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的問題。但願明天醒來,她什麼都記不起來。

“小叔。”凝月輕喚他一聲。

“嗯?”

“月寶不喜歡別的女人親你,以後別讓她們親你了,好不好?”

顧寒瑭幽嘆一聲,“好。”

過了許久,終於出了電梯。當顧寒瑭以為凝月已經睡著了的時候,突然聽到懷裏的人兒説出了一句話,這句話仿佛一塊巨大的石頭投進了他的心湖,讓他久久不能平靜。

“等我長大了,讓我來愛你。”

顧寒瑭的身子一抖,站在原地愣怔了兩秒,“你,説什麼?”

“我説,讓我來,愛你……”此時,凝月已徹底進入了夢鄉。只是沒人知道,這個十三歲女孩説出的話,竟讓顧寒瑭徹夜無眠。

他不是沒有想過,這只是一個孩子醉酒後的玩笑話。可下一秒在他腦海中浮現的是,那丫頭對他的依賴與毫不掩飾的喜愛。

雖然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係,但他卻是葉家的兒子,是她的小叔。他絕不能讓不應該發生的感情繼續發展,他不允許任何事超出自己的掌控。所以,最後他做出了一個決定。

當凝月醒來的時候,她的確忘記了許多事。但她卻清晰的記得,在酒會上,有個女孩吻了顧寒瑭。

她想問他,他們是什麼關係。她想知道,他是否喜歡那個女孩。可她卻找不到寒瑭,當她不知所措的時候,從爺爺那裏得知,顧寒瑭竟去參軍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