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劉家不只是一個劉志國黑了心肝,他們是一個戶口本都黑了心肝!

全家上下合計著怎麼算計她們娘兒倆,將她們掃地出門。

等在再也聽不到聲音了,林菀菀看了一眼那櫃子上的匣子,依著她現在的小身板,就是墊兩個凳子也是夠不著的。

就在這時候林淑芬回來了。

林菀菀看著簾子一動,隨後簾子後面露出一個青春明媚的臉龐。

林菀菀有些陌生。

她見多了林淑芬的頭髮裏有一半的銀絲,哪有現在這樣烏黑濃密的頭髮。

她見多了林淑芬眼角的細紋,眉間的川字,哪有現在這樣白裏透紅的臉頰。

她更見多了林淑芬愁眉苦臉,眼中不時噙著淚的樣子,哪像現在這樣眉間眼底都是笑意的時候!

“媽......”林菀菀也顧不得穿鞋,赤著腳就跳到了地上,撲到了林淑芬的懷裏,哭的沒了樣子。

“菀菀,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林淑芬被林菀菀哭的嚇了一跳。

林菀菀哭的厲害,一句話都說不出。

她做噩夢了,做了很長很長的一個噩夢。

現在夢終於醒了。

“菀菀不怕,看媽媽給你買的什麼?”林淑芬哄著她,從衣服裏的口袋裏拿出一個東西。

林菀菀看到媽媽手裏是一對漂亮的頭花,粉紅色的,很漂亮。

“菀菀是大姑娘了,等會給你梳個漂亮的辮子好不好?”林淑芬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像月牙一樣。

林菀菀慢慢的不哭了,她指著櫃子上的匣子說:

“媽媽,我要看信,我要看姥姥姥爺的信。”

劉家這個吃人的地方林菀菀沒打算待著,也不許林淑芬待著,只是哪怕她們要走,也要走的理直氣壯!

林淑芬聽林菀菀要看信,愣了一下,沒人跟她說過那裏面是姥姥姥爺寄來的信,她好端端的怎麼吵著要看信呢。

林淑芬也夠不著那匣子,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之後對林菀菀說著:

“等你爸爸回來了,讓他給你拿下來。”

不可以!!!

就是劉志國要害她,怎麼可以等著劉志國來!

“我不,我就要現在看!”林菀菀鬧著讓林淑芬給她拿下來。

林淑芬沒辦法,怕她再哭,就準備給她去拿的時候,劉志國回來了。

對於劉志國,林菀菀的印象有些模糊,上一輩子也是在財經新聞裏經常見他。

端方的國字臉,一副幹練精神的樣子。

笑的時候很和煦,尤其是對著鏡頭的時候,天生好領導的樣子。

可是,誰又知道,這樣的一層表象下,是一顆藏污納垢的心。

林菀菀覺得,她天生會演戲,絕對是劉家的基因。

林淑芬看到劉志國,當即笑著說:

“菀菀這丫頭突然要看她姥姥姥爺的信,你幫我去把匣子拿下來。”

“不要!”林菀菀突然聲音尖銳的說著。

林淑芬和劉志國都看向了林菀菀,只見她看著劉志國的時候仿佛看到了仇人一樣,小眼神恨不得將人生吞活剝了。

ps:打滾撒歡求票中。。。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