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管家一怔。

這個女子,似乎不一般。

三年來,進出王府的醫者目的各有不同,不管是衝著黃金萬兩的誘惑而來,還是想借著給瑾王治病的機會博個醫者名聲,都是有所圖求,進入王府時雖然極力鎮定,也依然無法掩飾心裏的緊張。

但是這位姑娘,雖真顏未露,但是管家只從這個聲音裏就聽出了一種,仿佛置身紅塵之外的漠然,似乎不為名,也不為利,當然更不是真的為了那萬兩黃金——

那麼,她為何而來?

管家心裏突然有些好奇。

瑾王的寢殿在東上閣靜心苑,馬車徑自行到了主殿庭院中才緩緩停下,青衣女子跳下馬車,恭敬地掀開了車簾,“小姐,到了。”

車內傳來低低的一聲輕嗯。

管家忍不住抬眼,想看清女子的容顏——無法否認,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已經對這個女子產生了好奇。

然而,他的願望卻落空了。

正當他凝神細看的時候,只覺眼前一花,一個人影以光速閃過,微愣之間他只捕捉到了一抹如天山雪蓮一般純凈清透的色澤,隨即眼前便恢復了一片平靜。

青衣姑娘面上卻沒有任何異樣神色,平靜地放下車簾,轉身,踩著廊下石階,慢慢朝殿裏走去。

管家回過神來,臉色微變,似乎想開口,然而話到嘴邊不知為何卻又咽下,遲疑地看著青衣女子往寢殿裏行去,他站在階下片刻,最後卻什麼也沒說,平靜地命人將馬車趕去後院安置。

“今天又有人揭了皇榜?”

低調沉重的內殿之中,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低沉清雅,帶著些許氣血不足的虛弱,但是音色卻格外悅耳好聽,只是這好聽之中,卻帶著幾許清晰的嘲弄與冷峭。

“是,主子。”內殿之中,恭敬的聲音回答,“揭皇榜的是個女子。”

“女子?”一聲嗤笑,夾雜著毫不掩飾的無情陰沉,“男人女子有什麼區別?不過又是一個自己找死的蠢貨罷了。”

話音落下,身邊的人尚未答話,卻見人影一閃,原本伺候在內殿的男子瞬間如鬼魅一般飛身到了殿外,“站住。”

簡短的兩個字,卻隱含肅殺之氣。

“我是姒九傾,來給瑾王治病的。”女子看著擋在自己眼前的男子,覆在冰藍色面紗下的臉色未變,只是平靜地開口說明了來意,“還請讓開一下。”

聲音清冷,就像冬天的白雪一樣,好聽卻沒有一絲溫度。

“你……”

女子耐心似乎不是很好,說完了話,徑自從他身旁擦肩而過,往內殿走去。

男子傻眼。

這也太……太不他放在眼裏了吧?

“我家小姐是來治病的,沒時間與你啰嗦。”青衣女子見他一副呆滯的表情,好心地解釋了一句,“小姐給你家王爺診脈的時候,你最好不要開口哦~”

男子看著她,嘴角驀地一抽。

走進內殿,若有似無的藥香味縈繞在空氣中,很淺,一點兒都不像一個常年臥病在床的人,所居住的地方。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