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一個時辰後,破廟外傳來馬車離開時“噠噠”的馬蹄聲。

風雨吹得墻上挂著的半扇窗戶啪啪直響,最後仿佛受不住力道,“砰”的一聲掉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柳西站在蕭閔遠身旁,看著那馬車在雨夜之中越走越遠,忍不住低聲道:“主子,她知道這麼多事情,為什麼不殺了她,還讓人送她回京?”

蕭閔遠面無表情。

他何嘗不想殺了馮喬?

這麼多年來,就算在皇室蟄伏,就算要偽裝示弱,他也從來沒被人如此逼迫過。

可是馮喬……

她卻是毫不留情的掀了他的傷疤,將他隱於人下的一面徹徹底底的逼了出來。

他剛才差一點就掐斷了馮喬的脖子,可是最終他卻什麼都沒做,不僅沒殺她,還不得不命人護送她回京城,只因為她父親是馮蘄州,那個官位不高卻掌實權,讓他們幾兄弟數度親自拉攏,都從不見成效的都轉運使馮蘄州。

都轉運司,掌全國榖物財貨轉輸與收納,馮蘄州雖只是從三品,可手中所掌握的財路卻堪比大半個戶部。

每年從馮蘄州手中經手的錢財貨物堪比驚天之數,朝中無人不想拉攏馮蘄州,只是馮蘄州其人卻是油鹽不進,從不與任何人交好,更不給任何人顏面。

若說馮蘄州有什麼軟肋,那就只有一個,就是他與亡妻所生的獨女。

京中誰人不知馮轉運使寵女如狂,為了女兒什麼都願意去做,而馮喬就是那顆被馮蘄州捧在心尖尖上的明珠。

碰不得,傷不得。

不僅不能殺,蕭閔遠還要強裝笑臉,好好的將她供著,安安穩穩的把她送回京城,送到馮蘄州身邊。

“主子……”

柳西見蕭閔遠滿眼陰鷙沒有回話,還想再說,卻不想臉上重重的挨了一下。

“啪”的一聲,柳西大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主子。”

柳西滿臉驚慌,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而原本站立在旁的那些侍衛也是滿臉驚懼的齊刷刷的跪了一地。

“離京之前,我曾親口說過,臨安之行危險,命你將所有會暴露身份引人注意的東西全部收起,換成尋常之物。如今我身上為何會有雲湘繡的帛寽錦,為何還有皇室才有的龍紋佩?!”蕭閔遠寒聲道。

柳西瞳孔一縮,突然想起之前馮喬說過的那些話,臉色大變。

之前離京之前,他曾親自整理過蕭閔遠的衣物,他明明記得已經將所有會暴露身份的東西全數替換了尋常之物,可是如今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出現在蕭閔遠身上?

臨安之行前途未卜,蕭閔遠奉命平亂,並調查滄河決堤之事,屆時若真的查到了什麼,難保不會有人鋌而走險。

蕭閔遠穿戴著這一身東西,豈不是把自己弄成了活靶子,生生的在那些人眼皮子地下晃悠?

柳西一想到後果,砰砰砰的磕頭道:“都是屬下的錯,是屬下大意險些害了主子,請主子責罰!”

蕭閔遠一把將身上的福祿玲瓏佩扯了下來摔在地上,寒聲道:“去給我查!”

他倒是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吃裏爬外陷害於他!

柳西連忙領命。

蕭閔遠緊抿著嘴唇,想起馮喬臨走時說的那些話,滿臉陰沉道:

“通知李肅,改道奉縣。派人想辦法混進臨安,告訴邱鵬程,只要他心向著朝廷,我定會護他家人,保他性命無憂!”

﹉﹉﹉﹉

馬車離開破廟之後,就朝著京城方向一路疾馳。

外邊的大雨不斷沖刷著車頂的木棚,發出巨大的拍擊聲。

耳邊雨聲陣陣,馮喬卻是癱軟在馬車之中,想起蕭閔遠想殺她卻不能殺她,最後還強裝笑臉送她離開的樣子,滿臉蒼白的無聲大笑起來。

上一世蕭閔遠得知她身份救了她之後,本想借著這份救命之恩搭上她父親,所以對她百般溫柔,千般照顧,誰知道等他們在臨安耽擱了大半個月回到京城之時,父親卻已經意外身亡。

大伯馮恪守對她不聞不問,伯母極盡嘲諷之能,祖母因傷心父親之死哭瞎了眼睛,而那些往日言笑晏晏的兄弟姐妹,恨不能將她當成爛泥,誰都來踩上一腳。

見她再無用處之時,蕭閔遠原本的溫柔小意瞬間沒了蹤影。

他毫不留情的將她拋在了馮家,任由她被馮家人欺淩,最後卻在她苦苦掙紮好不容易活下來,在她有了能保護自己的本事之時,卻是尋上門來,要她報他在破廟之中那一夜的救命之恩。

馮喬笑得嘴唇輕抖,眼裏卻滿是寒涼。

若論無恥之人,蕭閔遠決計是其中翹楚,這世間怕是無人能出其左右。

她如果不好好報答一番,又怎能對得起他處心積慮換來的“救命之恩”,又怎麼對得起她數十年如一日的痛苦掙扎?

上一世邱鵬程從來未曾想過要反,就算是到了最後,李肅帶兵與曹佢決戰之時,邱鵬程也從未主動投奔過曹佢,只因為她剛才告訴蕭閔遠的那些話本就是邱鵬程事後替自己脫罪之言。

當時蕭閔遠直接帶人去了臨安,而邱鵬程在他們入城之前就命人強徵民糧添滿了官倉,並且幫助蕭閔遠平叛。

永貞帝為此只是貶了他官職,讓他逃過了一劫。

這一世蕭閔遠若是直接前往臨安,事情或許會和上一世一樣發展,最後讓他撈一個天大的功勞。只可惜,以蕭閔遠的性情,在聽了她之前的那些話後,他必定會舍了臨安,前去奉縣。

蕭閔遠從來都是心狠之人,他一定會想著拿下邱氏族人。

若邱鵬程歸順,便以此施恩得一份恩情;

若邱鵬程謀逆,便以邱氏一族的人為人質,牽制邱鵬程。

只可惜蕭閔遠卻根本就不會知道,一旦他去了奉縣,卻是觸及邱鵬程逆鱗,邱鵬程必反無疑。

馮喬想起上一世聽人說起過的那個被邱鵬程藏在奉縣祖宅中的女人,那個背負著謀逆之名,與二皇子蕭絡合造反後舉族被誅的裘家後人,眼底泛起冰冷笑意。

她倒是要看看,逼反了邱鵬程,臨安一失,蕭閔遠還拿什麼去掙那天大的功勞!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