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冒著熱氣的碗被遞到了身前,碗中食物的香味讓得馮喬腹中轟鳴。

馮喬卻沒去碰它,只是抬頭道:“為什麼?”

柳西愣了愣,以為馮喬是在問他,他把玉生丸塞進馮喬手中詫異道:“什麼為什麼?”

馮喬卻沒理會他,只是執拗的看著蕭閔遠。

她臉上血跡未清,雜亂的長髮遮掩了大半的容貌,讓人看不清楚長相,可是那雙眼睛卻格外清亮。

女孩仰起纖細的仿佛一掐就斷的脖頸,緊抿著嘴唇皺眉道:“為什麼?”

為什麼上一世不最初就救她,而是那麼心狠的看著一個無辜女子被人烹煮,被人毀了一生也無動於衷。

為什麼這一世她不讓他救了,她不欠他恩情,他卻突然主動出手相幫?

馮喬什麼都沒說,可是蕭閔遠卻像懂了她的意思。

他看著女孩兒黑亮的眼睛,那眼底的逼視隱怒讓他也忍不住愣了愣,下意識的側開了眼,等到回過神來時,他才驚覺自己居然會被個小孩嚇著。

蕭閔遠瞇了瞇眼,拿著勺子含了口熱湯咽下去後,淡淡道:“不為什麼,順眼而已。”

順眼而已。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說的就像是我喜歡甜食不喜歡辣的一樣隨意,馮喬卻莫名怒極,怨恨自心底而起。

就因為不順眼,就能眼睜睜看著一個無辜之人被毀?

就因為不順眼,她一輩子就只能蜷縮在不見天日的地方,過的人不人鬼不鬼?!

馮喬從來都知道人心不善,這世上沒有誰有義務一定要幫誰,可她寧肯蕭閔遠就那般冷心絕情的看著她去死,也不願意快要死了時才被他因利益所救,讓她如同怪物一樣茍延殘喘的活著!

她緊緊握著拳頭,垂著眼簾遮掩住眼底幾乎噴涌而出的殺意,直接站起身來朝著破廟外走去。

“哎,你去哪兒啊,外面這麼大的雨,你這樣出去會死的…”柳西急忙開口。

馮喬腳下一頓,回頭時眼中的冰冷刺的柳西倒退了兩步。

“我死不死我不清楚,但是你們繼續前往臨安,一定會死!”

柳西怔住,蕭閔遠猛的抬頭。

馮喬瘦小的身子站在廟門口,外間風雨交加,而她沙啞的聲音卻如同轟雷炸響在每個人耳邊。

“滄河決堤,臨安封城,邱鵬程延報災情,不開倉賑災,並非是因為他膽小,而是因為臨安城內糧倉根本就沒有米糧。臨安亂後,曹佢連取三城,只要拿下臨安,便能直逼京畿。”

“邱鵬程為保性命封鎖城門,但曹佢卻已派兵圍困邱家所在的奉縣,一旦奉縣城破,邱家之人落于曹佢之手,邱鵬程必反。”

“你們此時前去臨安,不過是當了送上門的人質,死路一條。”

蕭閔遠忍不住站起身來,臉上滿是寒霜。

“你如何知道我們要去臨安?”

馮喬揚唇:“南陵貢品帛寽錦,皇家御用雲湘繡,你腰間的龍紋佩如此招搖,不就是明擺著告訴他人你是皇室中人。”

“眼下臨安亂起,此處以南全是亂民,尋常人尚且避之不及,你一個皇室中人卻在此時南下,除了是奉皇命前往臨安平亂,調查滄河決堤之事外,還能幹什麼?”

蕭閔遠緊緊看著馮喬,眼底早沒了剛才的風輕雲淡,眼中帶上了幾分殺意。

柳西早已經貼身站在蕭閔遠身前,臉上全是警惕之色,他右手放在腰間長劍上,緊緊握著劍柄,仿佛只要蕭閔遠一聲令下,他便會直接拔劍取了眼前之人的性命。

蕭閔遠聽著馮喬一口道破他身份,雙眼生寒:“你明知我身份,卻還敢如此狂言,你就不怕我要了你的命?”

馮喬聞言嘲諷一笑:“我不過是個落難之人,要我性命何其簡單,只不過邱鵬程若是一反,臨安落到曹佢手中,南都六去其四,就是不知道陛下到時候會不會也要了殿下性命……哦,不對,殿下可是皇子,也許陛下會看在父子之情的份上,輕饒了殿下?”

蕭閔遠臉上瞬間扭曲。

這大燕朝誰不知道,永貞帝薄情,他獨斷專行,喜怒無常。對寵愛的皇子,他或許還有三分耐性,可是他蕭閔遠,卻從來都不是永貞帝所看重的兒子。

這次臨安之行,誰都知道其中危險,朝廷每年撥發大量銀子用來鞏固滄海大堤,可不過一月大雨就衝垮了號稱堅不可摧的堤壩。

臨安受災,那維修堤壩的銀子去了哪,那本該賑災的糧食又去了何處,若是認真計較起來,朝中六部恐怕誰都脫不了干系。

朝中利益糾葛,牽一髮而動全身,誰能保證真查出什麼來觸動那些人的利益時,他們不會狗急跳墻?

性命攸關時,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鋌而走險?

除此之外,臨安周邊暴亂,曹佢虎視眈眈,邱鵬程搖擺不定……樁樁件件都是危機。

蕭閔遠若是得寵,永貞帝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讓他前去臨安?

馮喬自然知道蕭閔遠在朝中處境,更知道以永貞帝的性情。如果臨安真的被曹佢拿下,讓他覺得蕭閔遠無能,永貞帝雖不至於殺了蕭閔遠,可蕭閔遠卻一定會自此失了帝心,再也無緣那帝王之位。

而這,卻比要了蕭閔遠的命更讓他難受!

蕭閔遠大步走到馮喬身前,伸手狠狠一把擒住她的脖子,滿臉陰寒道:“你找死!”

馮喬脖頸被扼,呼吸頓時變得困難,她用力踮著腳尖,聲音微弱,眼神卻堅定。

“我從不尋死,我只是看在殿下看我順眼的份上,善意提醒殿下。想拿下臨安,未必要與曹佢大軍硬碰硬。”

“邱鵬程本無大錯,他之所以搖擺不定,閉城不出,無外乎是因為災情上報不及,怕陛下問罪,可滄河決堤,臨安至京城道路被沖毀大半,大雨傾城,信使路途遇險,上報不及也情有可原。”

蕭閔遠雙眼一頓,寒聲道:“那無糧賑災呢?”

“糧倉握在邱鵬程手中,他若不說,誰能知道倉內有無糧草?”

馮喬呼吸漸漸急促,臉色也由紅轉白,乾裂的嘴唇泛起了青色,她卻只是睜著眼定定的看著蕭閔遠。

“大燕律令,凡三品以下官員,無上旨,不得擅開官倉,而邱鵬程不過是正四品太守。他所行之事並無違逆之處,又何來重罪?”

“只要殿下讓他知曉,你能護他性命,護他家人週全,能讓陛下不對此事深究,他又怎會冒險投奔曹佢,做那謀逆犯上的亂臣賊子?”

蕭閔遠聽著馮喬口中的話,臉上神色不斷變幻。

馮喬的話絲絲入扣,每一句都砸進了他心坎裏。

臨安亂局已現,曹佢連取三城,固守南都,他若強行進入臨安,先不說邱鵬程驚懼之下恐會直接投奔曹佢,就算不會,他也要和曹佢硬碰硬。

屆時無論成敗,臨安境內都只會更亂,他根本就得不到半點好處,反而極有可能被朝中敵對之人攻訐。

相反,如果他能保住奉縣,救出邱鵬程家人,無論是用以要挾邱鵬程,還是施恩于他,都極有可能兵不血刃拿下臨安城。

只要有了臨安和邱鵬程,他便有無數的辦法能夠拿下曹佢,而曹佢一去,所有亂局立解,他蕭閔遠就是此次平亂最大的功臣。

馮喬看著蕭閔遠臉色不斷變化,感覺到脖子上的手緩緩鬆開了些許。

她猛的吸了口氣,用力掙脫開了脖子上的手,踉蹌著倒退了兩步,跌靠在身後墻壁上,捂著喉嚨劇烈咳嗽起來。

蕭閔遠看著她咳的滿臉通紅,小小的身子蜷縮成一團,而露在外面的脖子上還帶著一圈刺目的掐痕。

他目光微涼,一字一句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馮喬,都轉運使馮蘄州之女。”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