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咕嘟……你…你放開我……你想幹什麼……”

男人感覺到身後人身上的寒氣越甚,那樹枝卡在他氣管之中隨時都能要了他的命。

他滿臉驚恐,一邊哆嗦著吞咽著喉間的鮮血,一邊顫聲道:“我不是有意的,我沒有想殺你,是她們,是她們說你要死了!”

“我只是想要活著…我只是不想死…”

馮喬看著身前之人,看著他臉上的害怕驚懼,聽著他委屈求饒的話語,雙眼赤紅。

就是這個人,為了保命,將她置於沸水蒸煮,拿她當活食飽腹;

就是這個人,讓她即使被救之後,也失了女子該有的一切!

她永遠都忘不了那些人驚懼厭惡的目光,永遠都忘不了那些惡毒殘忍的話語。

失明後滿心怨恨的祖母,惡毒狠辣的馮家人,從未停過的鞭打,每一日在耳邊回蕩的謾罵……

她頂著那具被沸水煮後慘不忍睹的軀體,頂著那張佈滿燙傷痕跡的臉,失了姻緣,沒了一切,如同爛泥一般茍延殘喘的活著。

手中樹枝猛的握緊,那男人吃痛之下頓時尖叫出聲:“你別殺我!!你不能殺我…我只是想活著,我只是不想死!!”

“你不想死,便讓別人去死?”

“你想活著,就拿別人的性命來換你自己的性命?”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比畜生多了底線。食人而保命,你簡直死不足惜!”

馮喬的話一句比一句森寒,那人感覺到突如其來的殺氣,瞪大眼就想開口說話,然而馮喬卻是沒給他機會。

手裏尖細的樹枝狠狠朝著脖子裏刺進去三分,然後快速拔出。

那男人脖子上瞬間出現個血窟窿,鮮血如同泉涌,噴濺了馮喬一臉。

“啊!!”

“殺人了!”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誰也沒想到這看上去不過十歲出頭的娃兒真敢殺人。他們尖叫一聲就想上前將馮喬拿下,誰知道還沒動作就觸及了馮喬的眼。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午夜夢回之時,他們仍舊會被夢魘驚醒。

那眸子幽森寒涼,猶如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冷的不帶半絲溫度,在染滿污跡的臉上映襯著那赤紅的鮮血,黑的嚇人。

所有人都是齊刷刷的後退了幾步,只覺得眼前這小娃兒就是個瘋子,她看著人時就好像隨時隨地都會撲上來,狠狠撕咬他們。

誰也不敢再上前,更不想變成第二個躺在地上的男人。

馮喬緊緊握著樹枝,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虛軟,額上的溫度未褪,她剛才殺人和此時的震懾不過是強弩之末。

見嚇住了廟裏其他的人,她面無表情的收回目光,伸手拖著地上的大背刀走到不遠處的火堆旁邊,隨便找了個乾燥的地方坐了下來。

火光搖曳,她表面上背脊挺直,看不出來半點虛弱,可唯獨她自己知道,她隱藏在袖子下的手卻是在不斷發抖。

長期未進食和生病的虛弱感讓得她幾乎要坐立不穩,雙中發軟的甚至要握不住那把唯一能夠當作武器,早已經生銹的柴刀。

腦中一陣陣暈眩傳來,馮喬卻不敢閉眼,她知道餓瘋了的人有多可怕,更不敢把自己的性命放在一群想要拿她當口糧的人手中。更何況,她清楚記得上一世在這破廟之中,她被人所救,而那個人,十之八九就在破廟之外。

她猛的拿著剛才殺人後還沒丟掉的兇器樹枝,狠狠朝著胳膊上劃去。

鮮血噴濺而出,腦中暈眩感暫去,馮喬這才一臉冷淡的扯掉貼身衣裳上稍微乾淨些的布條,綁住胳膊上的傷口。

破廟之外,幾人站在雨幕之中,看著廟中的情景都是忍不住動容。

“主子,她…真是個孩子?”

柳西眼神晃動。

這小娃兒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之前殺人時,她下手狠辣,毫不留情,而此時對自己下手,更是沒有半點遲疑。

柳西一手撐著傘,看著廟裏火堆旁那個小娃兒把刀放在隨時都能拿到的地方。她看似只是隨意一坐,可是卻將她整個後背都面向了不可能去人的後墻,身側抵著房柱,那位置無疑是整個破廟裏最安全的地方。

傘下還站著一人,穿著藏青色錦袍,腰間銀紋錦帶上挂著一枚瑩白色福祿玲瓏佩,明黃的錦穗垂落在身前,被夜風吹的來回晃動。

那人神色冷淡,聽到柳西的話後一言不發。

“主子,外間雨越發大了,臨安那邊邱鵬程下令封了城,曹佢又在旁虎視眈眈,這一路上恐怕不會安穩。咱們不如先在這廟中暫歇一夜,明日再走?”

男人聞言“恩”了一聲,抬腳朝著破廟內走去。

柳西見狀連忙道:“裏頭除了那個小娃兒外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把他們都丟出去,免得污了主子的眼。”

身後那些人領命,紛紛魚竄進入廟中,不過一會兒,就聽到廟中傳出一陣驚恐叫聲,隨之那些原本躲在廟裏的人就全被打暈了丟了出來,扔在了破廟外根本遮不住風雨的馬廄棚子裏。

廟中火光弱了許多,從廟中入了陌生人後,馮喬整個人就繃直了背脊,手中不自覺的握緊了長刀。

她稍微往後靠了幾分,整個人隱藏在黑暗裏,緊抿著嘴唇低頭看著火堆,感覺到那些人朝著火堆旁走了過來,而那個人就那般尋了個最好的位置,任由身邊的人在雜亂潮濕的地上鋪上上好的絨毯,屈膝坐在一旁。

柳西熟練的準備好鍋子放入了東西帶來的熟食,不過一小會兒香味就傳了出來。

他盛好一份遞給蕭閔遠,蕭閔遠接過後,突然看著不遠處縮在角落裏的小女孩兒開口:“給她一碗。”

“主子?”柳西詫異抬頭。

蕭閔遠沒理會他,只是用勺子攪了攪碗裏的湯食說道:“把帶來的玉生丸給她兩粒,還有,再取一床被子。”

柳西聽到蕭閔遠的吩咐後臉上更為詫異。

他跟著蕭閔遠十幾年,對他的性情可謂是極其了解,他很清楚自家主子從來就不是什麼良善之人。

否則剛才在外面的時候,主子看到破廟裏那男人想要吃人的時候,沒有半點動容,就算後來那小女孩差點被丟進鼎裏烹煮,主子也同樣無動於衷,沒有半點想要出手搭救的意思。

柳西遲疑了一瞬,見蕭閔遠眉心微皺,連忙心神一顫吩咐人去取東西,而他自己則是盛了碗熱湯朝著馮喬那邊走過去。

馮喬在蕭閔遠開口之時就愣住了。

就像柳西熟悉蕭閔遠一樣,她也知道蕭閔遠,上一世蕭閔遠在破廟之中救了她,但是她從來就沒有感激過他。

她曾經親耳聽到蕭閔遠身邊的人笑說,他們是怎麼在破廟外親眼看著她被人斬了雙腿投入鼎中;

她也曾親耳聽他們說,若不是她被沸水燙醒,迷糊之中大喊她若是死了,她父親馮蘄州會替她報仇,馮家不會放過他們的那些話,蕭閔遠根本就不會救她。

這個男人,心狠到了骨子裏。

若與利益無關,對他無用,他從來就和善良仁慈無關。

可這一刻,他卻是在幫她?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