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桂英宮寒,每回月事要來的前幾天胸部都會脹痛得不行,這事她從來不當成私密事,經常在巷口跟那些三姑六婆聊天時說出來。

姜筱記得現在正是那幾天。

那是因為過了幾天桂英極度無恥地利用了她的月事,狠狠地噁心了姜松海一把。

她這麼一撞是發了狠地,桂英被她撞得慘叫了一聲,痛得五官都扭曲了,一下子捧住胸,幾乎直不起身來。

她抽著氣,顫著聲音,“姜筱你這個,你這個沒爹沒媽教的狗崽子......”

這麼罵一個十三歲的小姑娘,實在是惡毒了。

要不是葛六桃拉著,姜松海真的忍不住要動手。

他家小小囡看起來倔強,實際上心裏敏感得很,最聽不得人家說她沒爹沒媽,這桂英非要往她心裏戳!

姜松海擔心姜筱聽到這話要受不了,卻見她抓起旁邊的掃帚,再次朝桂英身上打過去。

“我爹媽早晚會回來,要是他們知道你這樣罵我,肯定會撕爛了你這張臭嘴,把你按到糞坑裏,讓你嘴臭!你們家丁大妮才是狗崽子,心都黑到點了,你還敢上我家來討賠償?我還要去告她呢!丁大妮把我推到溪裏,這是蓄意謀殺!一件的確良怎麼夠賠的?我要她也下去泡半個小時,也燒幾天!否則,我跟她沒完,跟你家沒完!”

姜筱因為還燒著,面色潮紅,一邊罵著一邊喘息著,但是她的話卻讓屋裏這幾人都驚呆了。

桂英被她打得抱頭閃躲,聽了她的話,猛地拽住了掃帚,雙眼噴火地瞪著她。

“你胡扯什麼?大妮怎麼可能推你下去?她是要救你!你這個小賤人,你敢污衊我家大妮......”

“你叫丁大妮來對質!我們到支書伯伯那裏說去!丁大妮她要是不敢去,就是心虛!”

姜筱大聲說著,同樣雙眼噴火地瞪著桂英。

去支書那裏?

泗陽村的支書姚舉濱是一個眼裏容不得一粒砂的人,而且最恨的就是破壞泗陽村的安定團結的人,又極為公正,村裏人都對他挺犯怵的。而桂英和丁大強夫妻兩個以前都曾經跟別人打過架,在姚支書那時算是進了待觀察的黑名單。

他對村裏這些半大孩子的期望值很高,所以對他們的要求也很高,特別是這些上了初中高中的,在他眼裏都是可以為泗陽村爭光的種子,如果誰不學好,那肯定會被他狠狠地訓一頓,大隊開會的時候還會點名批評,他黑著臉呵斥的時候很像包公。

所以像他們這些孩子是最怕他的,背地裏都叫他姚黑子。

一聽到姜筱說要去姚支書那裏,桂花下意識就信了她三分,頓時就有些犯嘀咕了。

難道真的是大妮把她推下去的?

不行,還是得回家好好問問那個死丫頭。

但是即便是她已經有了幾分懷疑,卻依然大聲叫著,“姚支書多忙啊?你以為什麼事都可以去吵他?你是不是想去他那裏賣可憐?我告訴你姜筱,我可看見過的,你抓著人家德生的手嚶嚶哭呢,然後讓德生給你買好吃的!還有前巷的老李頭,你每次去跟人家打醬油,都笑得跟朵花兒似的,老李頭一個死了老婆饑了幾年的,魂都給你勾去了,不是給你多打一勺醬油,就是送你兩顆糖果,就想著用這些東西哄你給他摸摸身子解解饞。呸!他們都被你這小模樣騙了,你可騙不了我!”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