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前世桂英也來鬧過幾次,但是那個時候姜筱燒得迷迷糊糊的,也根本沒去留意,等她病好,外公外婆已經被她鬧得扛不住,賠了丁家一塊的確良布料,又把攢下來的一籃雞蛋也賠了過去。

同時,一個關於她的流言也傳得沸沸颺颺。

一想到那個流言和後續的事,姜筱心裏怒火沖天,她撐著坐了起來,下了床,朝門走去。

這會兒,姜家堂屋又進來了一個人,這是隔壁老薑家的,姜松海侄子的媳婦宋喜雲。

一進門她就掃了一眼,然後眼梢挑了挑。

“喲,我說桂英嫂子,你這是幹嘛來了?這個點不用煮飯去?大強哥從地裏回來沒飯吃該急了。”

山村吃飯早,都是五點多就準備吃飯了。

宋喜雲慣會偷懶,經常一到這個點就到這邊來串串門,順便看看二叔二嬸家吃什麼,要是有好吃的,就想盡辦法弄一點回去。

她家婆婆知道她這習慣,也是睜著眼閉著眼。

“關你屁事!”桂英正在氣頭上,聞言就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地懟了回去。她家男人有沒有飯吃,關她宋喜雲什麼事?

宋喜雲撇了下嘴,卻沒生氣,眼珠子轉了轉就往灶臺那邊走去。

“二嬸,我給你看看火。”

葛六桃這會兒也顧不上她,見桂英還是要往姜筱裏屋闖,立即又攔到她面前。

“桂英,有什麼事咱們等小小好了再說,你看成嗎?”

“不成!”桂英眼睛一瞪,伸手就將她一推。“這都兩天了,誰知道那死丫頭要躺到什麼時候?我告訴你們,別以為裝病就可以不賠償了!我家大妮後天要去鎮上,沒有那件新衣裳不行!”

她身材豐腴,力氣大,這麼一推,葛六桃就被推往後跌去。

姜松海快手拉住她,嚇了一身冷汗。這要是摔下去,磕哪撞哪了也不是鬧著玩的。

他衝桂英斥道:“我說大強家的,你說事就說事,做什麼動手?”

“誰讓她攔我?”桂英本來還有點心虛的,見人被拉住了也沒真摔倒,又立即硬氣了起來,胸脯一挺,對著姜松海挑釁地道:“不然你給推回來?”

她嚎了起來:“我要讓大傢伙都來看看,這姜家的是有多狼心狗肺!我家大妮好心好意救人,衣服都被扯爛了,姜家丫頭還裝病不賠償!早知道就讓我家大妮不要管了,讓她給溪裏的水鬼拖了去......”

這最後一句話簡直是掐到了姜松海的脈命,他立即揚起了手,咬著牙根要扇了過去。

這是詛咒他家小囡淹死啊!

桂英見他揚起手,立即挺胸逼近他,咄咄逼人,繼續幹嚎,“你還想打人是不是?今天我還真把話撂在這裡了,不賠我家衣服我跟你們沒完!你要動手是不是?來啊,來啊!打啊!”

她身形本就豐腴,胸部也較驚人,這麼一挺,胸脯鼓脹脹的,幾乎要送到姜松海手裏一樣。

宋喜雲剛揭開了鍋蓋,聞言扭頭過來說了一句:“二叔,你可不能動手,打女人會被村裏人用唾沫淹死的!”

姜筱掀開門簾時就看到桂英有恃無恐地抬著下巴逼近外公,而外公面色漲色,被外婆緊緊拽著。

姜筱眼眶一熱,猛地朝桂英衝了過去,狠狠地一肩膀撞上她鼓鼓脹脹的胸。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