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小小怎麼會扯破大妮的衣服?的確良結實得很,那也不是我們小小能扯得破的。”

姜筱聽到這聲音,淚水又猛地涌了出來。

“外公......”

這個世上最疼她,對她最好的,就是外公。

可是她卻聽信了那個混蛋大舅鄧清江的話,以為是外公打跑了她爸,逼得她媽離開了泗陽村,從此杳無音訊,讓她成了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可憐蟲。再加上後來的一些事,她在鄧清江等人的挑撥下幾乎與外公是斷絕了關係。

臨死之前沒多久,她才知道,外公病危時還一直喊著她的小名,可是那天她卻把醫院的電話給挂掉了,沒有把話聽下去,讓外公抱憾而終。

想到這件事,姜筱忍不住給了自己一巴掌。

這一巴掌,她要把自己打醒。

這一世,她一定要讓外公外婆都好好的,長命百歲。

“松海叔,你這話可好笑了,你是不知道,姜筱那死丫頭可兇得很咧,她只會在你們面前裝乖巧吧?也是,沒爹沒媽的孩子,心眼兒不多長幾個,還不知道能不能有飯吃......”

外面啪地一聲響。

但是這個大嗓門女人的話只是一頓,立即又扯高了喉嚨再次叫了起來,“松海叔,拍桌子算咋滴?我說得不對嗎?姜筱那個死丫頭掉進溪裏,大妮好心要去拉她,她倒好,一把將大妮的衣服給扯破了!這是恩將仇報!我可不管,這衣服你們賠也得賠,不賠也得賠!”

她的大嗓門直接把外婆的聲音壓了下去,讓姜筱沒能聽清楚他們還說了什麼。

但是她已經想起來了。

來的這個戰鬥力爆表的女人叫桂英,是他們鄰居丁大強的老婆。丁家和姜家就隔了三十米不到的距離。

她口中的大妮是他們家大閨女,與姜筱同年,也一直都是同學。

姜筱這會兒才想起來這是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可以說,這件事才是她悲慘人生的一個導火線,因為這件事,她見識了村民們惡的一面,對這個村子有了極度的憎惡,後來才那麼渴望著走出山村,到大城市去。

這一年,她被丁大妮推下了山裏的那條小溪,溪水深而冰涼,她被救起來之後就一直髮燒。

燒得迷迷糊糊的她當時並不知道,丁大妮回家之後跟父母說的是,她看到姜筱不小心摔到溪裏,就急忙要去救她,結果反而被扯破了衣服。

這幾年,的確良風靡全國,能夠有一件挺括的的確良襯衫,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聽說鎮上市裏已經有不少人穿上了,但是在這個貧窮落後的山村,能穿得上的,一隻手可以數得過來。

丁大妮有一個在鎮上的表哥給她弄了塊布料回來,才做了一件衣服,那天就是她第一次穿上那件衣服來跟姜筱顯擺。

至於衣服是怎麼破的,倒還真的是被姜筱扯破的!

丁大妮真會扭曲黑白,當時,她猛地推了姜筱一把,姜筱在失足要掉下小溪的瞬間下意識地拽住了她的衣服,才嘶啦一聲把衣服扯破了。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