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溫清夜回到了家中的時候,此時張筱雲不知道去了哪,溫清夜心中不禁有些疑惑,張筱雲會去哪了?

隨後,他找來了一個大木盆,裏面加滿了熱水,然後依次將半包藥材慢慢放了進去了,直到木桶中的水全部變色,他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溫清夜嘆道:“條件有限,只能隨便泡製成一個藥浴,雖然有些藥材的藥性不能完全發揮但是也沒辦法了”

他買的這些藥材,那都是經過他以前千千萬萬次的調製而成,那都是精華,看著變得有些漆黑的藥水,溫清夜將自己衣服褪去然後坐了下來。

一進入藥桶中,溫清夜立馬感覺一陣熱氣撲面而來,然後坐下之後,全身暖洋洋的,好像有一種暖流流到了自己的四肢百匯。

他知道這是藥效開始發揮作用了,他立馬盤膝坐下,然後運轉長生訣。

隨著長生訣的運轉,溫清夜感覺丹田中出了一股氣流慢慢的衝了出來,整個經脈中充斥那一股暴躁的氣流。

在藥浴的作用下,讓長生訣吸收的靈氣更加劇烈。

“咕咚!”“咕咚!”

藥水不斷冒著氣泡,黑色的藥浴變得更加漆黑了,溫清夜身上開始出現了黑色的污漬。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了。

溫清夜慢慢的起身,然後又打了一桶水將全身洗了乾乾淨淨。

“這些藥材留著,明天還可以再用一次”溫清夜將半包藥材收了起來。

溫清夜走出了房門,發現張筱雲還是沒有回來,心中不由的有些著急起來,就向著庭院外走去。

他一齣了庭院,不遠就看到了幾個丫鬟圍在一起。

“雲兒真是可憐,雖然名義是個小姐,但是比丫鬟還要累”

“就是啊,不知道為什麼柳管事總是為難她”

“聽說她不是嫁人了嗎?還是溫家的大公子呢,怎麼....”

“溫家的大公子?溫家的大公子只是溫家的一個棄子而已,他自身難保那裏能保護了雲兒?”

“真可憐,到現在了還在洗盤子,都洗了一天了”

溫清夜在旁聽著,心中一沉,走到那些丫鬟面前:“張筱雲她現在在哪?”

丫鬟們看到一個男子走了過來,不由的都是一愣,其中一個比較大膽的問道:“不知道你是?”

“我叫溫清夜!”

周圍丫鬟都是一愣,然後都是吶吶不說話,不由得想起方才說的話都是尷尬了起來。

溫清夜對著面前那個大膽的丫鬟說道:“你可以帶我去找張筱雲嗎?”

“哦,好,好的”那個丫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說道。

丫鬟帶著溫清夜就走了,周圍丫鬟面面相覷。

“柳管事可是練氣六重天的高手,溫清夜這次去可死定了”

“我們趕緊去看看去”

幾個丫鬟連忙跟了上去。

那個丫鬟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個廂房,躊躇的說道:“雲兒就在裏面,這個我就不進去了”

溫清夜點了點頭說道:“我理解,多謝了”

他說完也不理會那個丫鬟了,直接就走了進去,一進入廂房,他就到聽到一些瑣碎的聲音。

“你這個賤人,洗個盤子都能打碎,要你有什麼用”

“啪!”

“啊!”

溫清夜突然聽到了張筱雲的叫聲,他連忙三步並作五步,快步的走了進去。

當他一進去,只見張筱雲膽顫心驚的站在那裏,身上多出了四五條血痕,身子哆哆嗦嗦的,眼中含著淚水,手上還有一些碎片,全是血水。

而張筱雲旁邊站著一個男子,男子手中拿著一把皮鞭,皮鞭上還有這血絲,男子臉上全是戾氣,兇狠的指著張筱雲。

這個人就是張府的柳管事。

溫清夜當即大怒,尤其是看到了鞭子上的血絲,他可以想象的到那皮鞭抽在張筱雲清瘦的身子上。

“你是誰?”男子看到溫清夜進來怒道。

張筱雲看到溫清夜,不禁輕聲說道:“夫君!你怎麼來了?”

溫清夜走到了張筱雲面前,問道:“你沒事吧”

張筱雲有些哀求的說道:“我沒事,夫君,你先回去吧”

柳管事冷笑道:“你就是溫清夜?我說是誰呢”

溫清夜眼睛逐漸變的冰冷了起來,“你該死!”

柳管事聽後不禁大笑道:“哈哈哈哈,溫清夜你還真以為自己還在溫家嗎?但是據我所知,你就算在溫家也不敢如此囂張吧?”

“我就是喜歡教訓張筱雲這個賤人,你能奈我何?”

溫清夜一聽,不在說話,腳步往前一踏,一股奪人聲勢的鋒芒沖天而起,像是一個莽牛再次狂野起來,奔騰不息,直接橫撞了過去。

“莽牛衝撞!”

柳管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的九截鞭子直接一揮,鞭子就像是一道靈巧的蛇一樣,陰冷帶著寒氣,直接襲了過來。

“啪!”

溫清夜看到那鞭子飛了過來,腳步一轉,仿佛就像是一隻蝴蝶一樣,靈巧的一舞,直接躲開了那道鞭影,然後才一拳轟了出去。

柳管事沒想到溫清夜身法這麼快,轉瞬間就來到了他的身邊,柳管事壓住心底的驚駭,一拳迎了上去。

“莽牛奔野!”

溫清夜一拳揮出,拳勁上帶著滾滾的元氣,怒衝而來。

“砰!”

周圍空氣都發生了巨大的轟響,周圍躲藏的丫鬟嚇得全部都是臉色蒼白,不由自主退後了好幾步。

兩人同時退後了四五步,柳管事穩住了身子冷笑道:“溫清夜,溫家家主的大公子,你還是有兩下子”

這時,周圍不少丫鬟都偷偷的圍了起來。

“柳管事果然和溫清夜打起來了”

“柳管事可是二少爺的貼身管家,可是習得了不少張府的武技,實力極其了得”

“溫清夜據說才是練氣四重天,怎麼可能是柳管事的對手”

柳管事大吼一聲,手中鞭子就像是火蛇一樣,陰狠毒辣,帶著一絲厲芒,一團團的紅色氣流流動,詭異帶著凶險。

“火蛇狂舞!”

一道鞭氣直接涌向了溫清夜,就像是一條火蛇一樣,帶著猙獰的面孔。

“你的鞭法還不到家!”

溫清夜腳步一轉,眾人好像是看到了一隻蝴蝶騰空而起,一個曼妙的蝴蝶淩空展翅,火蛇仿佛撲了個空。

“莽牛出洞!”

溫清夜身子一躍,兩拳直接揮出,眾人感覺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莽牛,一雙粗大的犄角向上奮力的頂起,那犄角之上帶著渾厚的元氣,鋒芒難當。

“砰!砰!”

“哇!”

柳管事躲閃不及,溫清夜雙拳直接打在了柳管事的胸口上,柳管事的身子直接撞到了墻上,然後才停下。

溫清夜用腳抄起地上的鞭子,然後走到了柳管事的面前。

柳管事用手支著身子,有些驚懼的說道:“溫清夜,你要幹什麼?”

“啪!”

“啊~”

柳管事的身上多了一條血痕,一聲淒厲的慘叫也不斷回蕩在廂房之中,讓躲在旁邊的丫鬟聽到都是身子一抖。

柳管事怒視著溫清夜說道:“溫清夜,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溫清夜右手猛的一用力,再次抽了過去,對於柳管事的話完全不理睬。

“啊!”

溫清夜的兩鞭,直接打的柳管事血肉綻開,在地上不斷的抽搐著。

張筱雲在旁眼睛緊緊的看著溫清夜,雙手緊握著,不知道為何,那一刻她的心中充滿了安全感。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