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莽牛分鬃!”

為首的一個張家子弟一拳打出,溫清夜面前好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莽牛,野蠻的氣勢直接衝撞人的心靈。

溫清夜左手掌一拳打了出去,猶如莽牛馳騁在曠野中,狂野而有力量,一往無前,霸道無雙,正是張球剛才那一招莽牛衝撞。

“砰!”

那個張家子弟立馬整個身子就飛了出去,其餘張家子弟紛紛衝了上來,這些人的修為都不高大多都是練氣五重,甚至還有一些練氣四重的。

張家實力真正高強的現在應該正在修煉呢,只有這些小貓小狗跑了出來招搖過市。

“莽牛分鬃”

溫清夜現學現賣,轉眼之間就將這套莽牛拳法全部學會,而且腳步連貫,手法乾淨利落,一手莽牛拳法比起這些張家子弟好了不知道多少,一拳轟殺而出,猶如縱橫天地中真正的狂牛現世,無人能擋其鋒芒。

他進入了張家自己的人群就像是虎入羊群一般,鵲起兔落之間,幾人瞬間倒在地上。

張家子弟臉色紅腫,都是哀嚎的躺在地上,眼睛驚恐著看著溫清夜,溫清夜何時這麼厲害了?自己這麼多人竟然不是他一個人的對手?而且那一手莽牛拳法就是家族中修為最高深的張慧也沒有他那般厲害。

“滾!”

溫清夜雙手附後,眉頭一皺,淡淡說道。

張家子弟一看,都是起身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小院子。

“溫清夜,你給我等著,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溫清夜你敢在我們張家如此囂張,張家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如此囂張,川哥是不會放過你的”

溫清夜看著那些人連滾帶爬的跑走了,不由的笑了起來。

“夫君”張筱雲羞澀的走到了溫清夜的身邊,然後擔憂的說道:“他們這些人的性子我很了解,過不了多久,他們一定會找更多的人來的”

溫清夜淡淡說道:“沒事,有我在呢”

張筱雲看著溫清夜淡然,不由的心中一陣亂跳,低聲說道:“夫君,我已經準備好了早飯,你現在洗漱一下快去吃吧”

溫清夜點了點頭,然後兩人走到了隔壁的灶房。

溫清夜看著一桌子的菜,不由的暗暗感嘆張筱雲的賢惠。

張筱雲給溫清夜盛了一碗粥,然後給自己盛了一碗才坐下。

“嗯,味道不錯”溫清夜喝下一口粥說道。

張筱雲聽到溫清夜的讚美,臉紅撲撲的,顯得十分的開心。

“這個...夫人,以後這個粥就要放一些這個綠色的菜葉了,這些東西的精元都被粥的火候煮的沒有了”

“還有這個菜,要先用小火後用大火慢慢熬製”

“這個菜叫什麼”溫清夜突然指著面前的一個綠色的葉片說道。

張筱雲笑著說道:“這個是波秋葉,你要是喜歡吃,我多煮一點”

溫清夜搖頭說道:“不,不,這個菜可以強身壯體,最好是幹拌這吃”

張筱雲奇怪的說道:“可是幹拌很難吃的,我還沒看到過有人要幹拌波秋葉呢”

溫清夜笑道:“放心,你聽我的就好了,我剛才告訴你的這些方法,你要是堅持下去,一定會身體強壯,而且越來越漂亮的”

“真的嗎?”張筱雲睜大眼睛說道。

溫清夜點頭說道:“那當然了,我不會騙你的”

張筱雲聽後喜滋滋的開始吃起了飯,吃過飯後,張筱雲要去洗碗。

溫清夜就找來了一些紙筆,他前世學習的比較低的一個拳法也需要練氣六重天才能修習,而此刻他會的就是今天才偷學的莽牛拳法。

“要儘快提升實力才行”溫清夜拿出身上的全部元石,這十五顆下品元石就是溫清夜的全部財產。

一顆中品元石可以換十顆下品元石,一顆上品元石也可以換十顆中品元石,元石包含著大量的元氣,人們可以吸收其中的元氣加倍修煉。

溫清夜拿著這些元石就走出了張家,只不過溫清夜這次出去的很快,小院子後面是一扇小門,小門外面就出了張家,這還是張筱雲告訴他的。

溫清夜出了小門,面前是一個偏僻昏暗的小巷,溫清夜走了一會就出了小巷口。

溫清夜沒一會,就走到了一家藥材鋪。

臺前一個中年男子,眉頭緊皺,似乎正在不停的書寫著什麼東西,嘴裏還喃喃說道:“師父給的丹方到底還缺那幾樣啊?我大多藥材能試過的我都試過了啊”

溫清夜走到男子旁邊說道:“掌櫃的,給我拿點藥材!”

中年男子皺眉說道:“別煩我,沒看我正在寫丹方呢嗎?”

這時,一個藥童連忙跑了過來,幹笑道:“客官要什麼,儘管和我說就行了,不用勞煩左師父製作丹方了”

溫清夜也不在意,拿出了自己寫下的單子,然後說道:“我想問一下,這些藥材大概需要多少元石?”

藥童看了一眼溫清夜,然後拿過單子說道:“這些分量挺多的,大概需要十六七塊下品元石”

溫清夜一聽,不禁眉頭一皺。

“那好吧,你去掉一點分量,給我那個一半吧”

“好,我這就去給你拿”藥童點了點頭就離去了。

沒一會,藥童就走了出來遞給溫清夜一包藥材,說道:“客觀給,一共八塊下品元石”

溫清夜拿出元石,遞給了藥童,緩緩的向前走著。

當他走到了那個中年男子身邊,腳步微微一頓,淡淡說道:“三印花,七星草,琉璃海棠,當歸,這個藥材多了,而且這個丹方煉製出來的藥也沒什麼用,你也不用在這上面畫太多的功夫”

溫清夜說完,大步流星的準備離去。

“等等,小子,你說什麼?你說我放置的藥材多了?你還說我師父研製出來的丹房沒用?”中年男子原本就急躁不安,聽到溫清夜的話不禁怒吼道。

周圍眾人不禁都是看了過來,看到左師父的時候都是有些奇怪。

“這不是濟世堂的左師父嗎?”

“咦,他怎麼發了這麼大脾氣?”

“他可是能夠煉製出二品丹藥的丹師啊,現在竟然就在濟世堂內”

藥童一看,連忙走了過來安撫道:“左師父消消氣,消消氣”

溫清夜搖搖頭,笑著說道:“你確實多放了這四味藥材,其中三印花和七星草不是煉丹的藥材,要知道天地奇物如此之多,不是所有的藥材都適合煉製成丹藥的,還有琉璃海棠性屬暗陽,不適合你這丹方中主藥獨活,還有當歸在煉丹裏面起到調和作用,此丹方效用不高,自然不用調和”

“黃口小兒,無知!無知!”左師父冷笑的看著溫清夜,怒道:“七星草和三印花不知道多少丹方上都用來煉製丹藥,而且琉璃海棠屬陰性,你卻說什麼暗陽,更大放闕詞的說我師父的丹方價值不大,你給我出去,立馬出去!”

“這小子竟然指導左師父煉製丹藥,真是可笑”

“左師父的師父不就是我們鳳池第一丹師郭維玉嗎?這小子竟然說郭維玉大師的藥方效用不高,真是太狂妄了”

周圍眾人聽到這裡,也是不禁嘲笑道。

溫清夜看著左師父一臉激動,也不生氣,淡然的抱拳說道:“是我說錯了,是我太過狂妄無知,夜郎自大,打擾了”

溫清夜說完,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濟世堂。

左師父甩了甩衣袖不屑的說道:“無知小兒,也敢在我濟世堂大放闕詞,真是豈有此理!”

“小羽,剛才是什麼事情,再次大吵大鬧的?”這時一個老者走了出來問道。

眾人一看,這不就是濟世堂的第一煉丹大師,鳳池唯一可以煉製三品丹藥的丹師郭維玉嗎?

左羽看到郭維玉來了,連忙躬身說道:“剛才一個小子在我們濟世堂大放闕詞,竟然指導我煉丹技術”

郭維玉撫須而笑,好奇的問道:“還真是挺好笑的,他都說了些什麼?”

“他說師父您昨天給我的丹方多了四味藥材,三印花,七星草,琉璃海棠還有當歸”

郭維玉一聽,笑容一斂,眉頭皺道:“他還說了什麼?”

左羽笑道:“他還說什麼三印花,七星草不適合煉製丹藥,琉璃海棠屬暗陽,當歸和獨活相衝,不適合煉製此丹方,還大言不慚的說什麼這個丹方價值不高,效用不大”

“啪!”

郭維玉一聽,欣喜的拍了拍手掌說道:“我說我怎麼沒有弄清這張丹方呢,原來是這個原因啊,這人厲害啊”

周圍眾人都是一懵,左羽有些不解的問道:“師.....師父,你在說什麼?”

“這個丹方其實是我考校你的,這裡面確實多了幾位藥材,但是我也是只知道其中多了琉璃海棠和當歸,其他的兩個在我們一脈的古籍上記載這確實是七星草和三印花”

左羽嘴巴長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那這樣說,剛......剛才那個小子說的是真的?”

郭維玉重重的點頭,道:“他說的一點沒錯,這個裏面確實多了這四味藥材,我們一脈不知道多少人只看出了其中的兩味,其他兩個完全沒有看出來,而且這個丹方確實沒什麼用,就是排泄排毒的而已”

“丹藥大師竟然來我們鳳城了,真是可喜可賀,尤其他竟然還親自指點了你,小羽啊,說明你福緣深厚”郭維玉掃視了一下四週,疑惑的說道:“對了,剛才那個丹藥大師呢?我要請教他一些問題”

丹藥大師!周圍眾人一聽都是蒙圈了,剛才那個青年竟然是丹藥大師?連郭維玉都要向他請教問題?真的假的?

一下子周圍不少人都懊悔不已,剛才那青年如此隨和,自己上前套幾句近乎,可能就認識了一個丹藥大師了。

左羽咽了口吐沫,吶吶說道:“剛才,剛才被我趕出去了”

郭維玉一聽都忘記了生氣,指著左羽不敢置信的說道:“什麼,你,你,你竟然趕走了一位丹藥大師?”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