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那少女名叫水清妍,來自大荒三千部落中的渭水部落,渭水多灘塗,因此渭水部落被成為水涂氏,族人往往以水為姓。

鐘岳與水清妍結識已久,去年鐘岳返鄉歸來,孤身一人橫穿大荒從鍾山部落走到聖地劍門,途中偶遇水清妍。

水清妍的父母在水涂氏中地位頗高,有十多個成年獵戶護送她前往劍門,可惜途中遭遇獸潮襲擊,只剩下水清妍尚且活著,眼看女孩便要死在獸吻之下,是鐘岳救了她。

鐘岳左臂上的疤痕,便是為了救水清妍而被猛獸咬了一口。

鐘岳將她護送到劍門,也是因為這次經歷,水清妍稱鐘岳為岳哥哥,很是親昵。

“清妍,你已經做到魂魄出竅了?”

鐘岳嚇了一跳,難以置信道:“你才修煉了一年時間……”

說到這裡,鐘岳突然說不下去,因為他想到自己。水清妍的修煉速度已經算是極快,拜入劍門只有一年的光陰,就已經能夠魂魄出竅進入碧空堂考核,比起諸多外門弟子簡直堪稱神速!

但是相比起來,鐘岳修煉薪火小童傳授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竟然只用了幾個時辰便做到了魂魄出竅,這種速度恐怕說出去絕對沒有人會相信!

當然,鐘岳從前已經修煉了幾年的時間,現在突破到出竅境界在數萬外門弟子中只能算是中上資質,不會引起多少注意。

兩人已經走入碧空堂中,只見這碧空堂的確可以當得起碧空二字。

在他們腳下,是無形的屏障,屏障下方則是萬丈高空,瑰麗雄山連綿起伏,十萬里大荒幾乎可以盡收眼底!

白雲裊裊從他們腳下飄過,放眼看去,他可以看到大荒中奇異的景色,有皚皚的冰山,有籠罩百千里的巨樹,有奔騰呼嘯的長河,有大得不可思議的蓮花,壯闊無比。

而在他們頭頂,則是烈日高懸,還有明月垂挂,仿佛日月星辰距離他比從前近了不知多少。

此刻碧空堂內已經有十多人,聚集在一座高臺前,那座高臺方圓百丈,中央豎立一座劍門,其形如劍。

高臺上戰鬥激烈,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正與通體黝黑異魔對決。

那異魔手臂如同螳螂的前爪,雙足向後彎曲,行動起來速度極快,來去如風,在臺上化作一道黑影圍繞那少年團團飛舞,雙臂如同兩口鐮刀一般不斷向那少年砍去!

而那少年則左支右擋,身上不斷有鮮血流出,時不時被那頭異魔砍中,岌岌可危!

高臺周圍有著無形的禁錮,封鎖高臺,那異魔無法逃出,又生性嗜血,因此向那臺上的少年拼命攻擊。

高臺的另一側,幾位白衣考官靜靜地坐在那裏,等待戰鬥結果。

“這異魔乃是劍門豢養的低等魔族,用來考核之用,速度快,力量強,手臂如刀,近身對戰必輸無疑。”

台下,幾個外門弟子衣著華美,顯然是出身自大氏族的弟子,對異魔有著很深的了解,議論道:“不過異魔的弱點也是極大,那就是魂魄極弱!對決之時只需魂魄出竅,衝入異魔的腦中識海,觀想劍門,劍氣一斬,便可以將其魂魄衝殺,自然便會獲勝!”

“說起來簡單,但想要做到那就難了。”

另一人搖頭道:“異魔的攻擊速度極快,力量又大,與其近戰絕對會慘敗!但若是魂魄出竅,魂魄被其手臂砍中,立刻便會被砍死!剛才那個弟子魂魄出竅時,被異魔砍中魂魄,當場魂飛魄散,連碧空堂的考官都來不及救他!唯有抓住稍縱即逝的時機,讓魂魄衝入他的識海,將其魂魄劍斬!”

“不錯,這異魔的速度太快了,力量也遠大於常人,不能力敵,唯有智取!”

碧空堂的考核,考驗的便是魂魄出竅和戰鬥意識,這二者缺一不可!

鐘岳微微皺眉,露出疑惑之色:“這異魔的速度好像也不是那麼快,而且力量也不見得比我更強,為何他們都說異魔不可力敵?”

在他的眼中,異魔的速度還算不上特別快,手臂鐮刀揮砍下來的力量感也不是那麼重,異魔的每一個動作,他都可以清晰的捕捉,四肢百骸也在躍躍欲試,很是古怪。

他卻不知,自己的精神比從前強大了數倍,在其他人眼中速度快得難以捕捉的異魔,在他眼中卻沒有那麼驚人,只能稱得上尋常。

這是精神強大的妙處!

水清妍從背上取下那個小巧的圖騰神柱,眼睛亮晶晶的,低聲道:“我水涂氏在劍門中有前輩,賜給我這根圖騰柱,修煉起來就非常快了。岳哥哥,這場考核十分危險,待會你帶著我的圖騰柱考核,等你考過了再把圖騰柱給我,這樣一來咱們就都能考過了。”

鐘岳頗為心動,抬頭又看了看臺上的異魔,搖頭道:“不用了,我想自己試試看。”

臺上,那少年遍體是傷,猶自咬牙堅持。

突然一位白衣考官伸手一指,那頭異魔嘭的一聲炸開,死於非命,那考官面無表情,向那少年道:“你已經無力再戰,下去吧。下一個,君山部落,君山氏君少非。”

又有一位少年登上高臺,這少年顯然是來自大族,剛剛站到臺上立刻將手中的圖騰神柱插在地上,只見圖騰神柱上一道道奇異的紋理漸漸明亮起來,向外迸發出一道道絢麗的紋理。

臺上的那座劍門轟隆一聲開啟,一道黑影從劍門中呼嘯奔出,直奔君少非而去,手臂如同鐮刀,眨眼間便來到君少非身前三尺處,下一刻便可以將其腦袋砍下來,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

突然,這頭異魔的速度陡然慢了下來,速度慢了半拍,雖然依舊極快,但已經不再像先前那樣肉眼無法捕捉。

“圖騰神柱果然奇妙無比。”

鐘岳眼睛不由亮了,讚嘆一聲,對圖騰神柱充滿了好奇:“煉氣士用靈來煉製圖騰神柱,不知道是怎麼煉的?”

臺上的異魔速度雖然變慢,但對於君少非來說依舊很快,這場戰鬥持續了一炷香時間,君少非才抓住一個時機,魂魄出竅射入異魔頭顱之中,劍斬其魂,終於獲勝!

時間推移,一個個少年少女登上高臺,而那座劍門中不斷有異魔涌出,這些少年有的連一個回合都沒有堅持下來,直接被異魔砍斷手足,被考官救下,有的則艱難苦戰,但還是沒能堅持下來。

只有兩個帶著圖騰神柱的少年,靠著圖騰柱才勉強獲勝,而那些出身寒門的外門弟子,竟然沒有一個能夠勝出。

很快便輪到鐘岳,水清妍不由露出擔憂之色,取下背上的圖騰神柱,低聲道:“岳哥哥,你還是用我的圖騰柱罷……”

鐘岳目光越來越明亮,搖頭道:“不用!”

臺上的戰鬥結束,一位白袍老者看了看名冊,眉頭也沒有抬一下:“鍾山部落,鍾山氏,鐘岳!”

“弟子在!”

鐘岳應了一聲,登上高臺,長長吸了口氣,目光緊緊地盯住高臺上的劍門。

高台下,諸多外門弟子向臺上看去,只見這位少年又幹又瘦,衣衫破敗,背著一個大藥簍,竟然不像是前來參加考核,而像是前來採藥一般。

台下頓時傳來嬉笑聲,有人低聲笑道:“寒門弟子,還是不要上臺獻醜了……”

話音未落,只聽轟隆一聲,劍門在一位白衣考官的催動下開啟,門中傳來異魔攝人心魂的吼聲,一道黑影如劍般激射而出,直奔鐘岳而去,兩口鐮刀般手臂在臺上匹練般閃起,在半空劃過兩道刀光!

兩道刀光,一前一後向鐘岳砍下!

“蛟龍繞體!”

鐘岳暴喝,如同春雷炸響,這時碧空堂中仿佛傳來一聲低沉的龍吟,有人仿佛看到鐘岳身上隱隱約約浮現出一條兇惡無比的蛟龍,纏繞在他的身上!

那異魔揮出的兩道刀光劈落,同時只聽噗哧一聲輕響,鮮血飛濺,一個黑影高高飛起,轟隆一聲撞在高臺無形的禁錮上,接著墜地,一動不動!

高臺上,只剩下一個人影站在那裏。

台下寂靜無聲。

一位位白衣考官紛紛抬頭,難以置信的向臺上看去,只見高臺邊那頭異魔屍橫在地,胸口一根根肋骨被拳頭打得粉碎,破碎的骨骼刺入心臟,已經死於非命!

“沒有用魂魄,而是用拳頭打死了異魔……”

一位考官神情呆滯,喃喃道:“幾位師兄,這樣算不算通過了考核?”

其他幾位考官也面面相覷,這種情況他們主掌碧空堂以來,還是頭一次遇到!

赤手空拳打死速度快得嚇人,力量也大得驚人的異魔,對於煉氣士來說很容易,但對於外門弟子來說,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而現在,這頭異魔卻偏偏被鐘岳一拳打死了,讓他們多少都有些抓狂!

剛才他們一個個漫不經心,而現在卻被刺激得精神無比,只是這場考核該如何算,他們都沒有主意。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