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鐘岳似乎感知到識海的變化,想要睜開眼睛,而他精神構建的燧皇圖也在動搖之中,隨時可能坍塌。

“不要分心!”

薪火小童喝道:“你若是分心便會前功盡棄,讓自己精神受損,再想完整地觀想出紀火宮燧皇圖便難上加難!現在須得一鼓作氣,完成這次修煉!”

鐘岳收斂精神,全神貫注,而火紀宮、火樹和燧皇也不再動搖,反而越來越完整,越來越穩固。

過了良久,鐘岳感覺到精神耗盡,張開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四週華麗輝煌的火紀宮,又低頭看了看自身,更是無法相信!

“不必驚訝,這是你用精神觀想出來的景象,只存在於你的識海之中,耗費的也是你的精神,但得到磨練的卻是你的魂魄。”

薪火小童在他肩頭得意洋洋道:“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可不是你從前修煉的土鱉功法,你那土鱉功法對於煉魂有著那麼一丁點的功用,對磨練精神則沒有半點好處。而我傳你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不僅可以煉魂,也可以磨練精神,讓你的精神一次比一次強大!”

鐘岳正欲起身走出火紀宮,看看外面的景致,突然只聽嘩啦一聲,火紀宮坍塌,火樹消融,甚至連他凝聚出來的燧皇身軀也隨之瓦解,顯露出他的魂魄真身。

“這是?”鐘岳有些困惑。

“你若是走出火紀宮,便是魂魄出竅了。”

薪火小童笑道:“無論是火紀宮,還是劍門,代表的都是一座門戶,門戶內便是你的體內,門戶外,便是身體之外。無論你跨出火紀宮還是劍門,都是魂魄出竅。如今你不過是剛剛接觸到火紀宮燧皇觀想圖,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真的?”鐘岳眼睛亮了,喜道。

薪火小童臉色立刻又板了起來,背負雙手在他魂魄的肩頭走動,冷笑道:“伏羲的後裔,不要驕傲。你比純血的薪火傳承者還差得遠了,純血的薪火傳承者只需看一眼便可以將觀想圖完完整整的觀想出來,而你只是觀想個大略而已。你還需要繼續修行!”

鐘岳卻很是看得開,笑道:“純血的神族這麼強大?不過人家是神族,我是人族,比不上他們是自然的事情。勤能補拙,我加緊修煉,不信便比他們差了。”

薪火小童拉下臉,心中直犯嘀咕:“勤能補拙?悟性比其他人高,還比其他人勤奮,你讓其他人還怎麼活?”

鐘岳的領悟力,在一代代薪火傳承者中只能算是普通,不過薪火小童經歷的那些傳承者,個個都是純血的伏羲神族!

鐘岳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很讓薪火小童意外了。

“你的精神太差,僅僅一次觀想便將精神耗盡,需要休息一二。多修煉幾次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你的精神便會越來越強,等到你可以做到精神顯化,目光可見,便是有所小成了。”薪火看了看他的識海,只見十多丈大小的識海已經乾涸,笑道。

鐘岳呆了呆:“精神顯化,目光可見,還僅僅是有所小成?這是煉氣士才能辦到的事情,我真的能夠做到?”

突然,他只覺頭暈眼花,昏昏欲睡,不由自主合上眼簾昏睡過去,果然剛才觀想一次耗費了太多精神。

薪火小童也走出他的識海,回到那盞破燈之上,四週黑霾滾滾,不斷有巨大的響動傳來。只有指頭大小的小童看了看沉睡的鐘岳,又看了看那黑霾,露出迷茫之色:“我到底睡了多久,為何當年的伏羲神族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這黑霾中的東西是怎麼回事……這個小神族說如今是人皇時代,人皇時代是什麼時代……”

鐘岳識海之中,精神如同涓涓流水源源不斷滋生,漸漸填滿識海。

過了幾個時辰,鐘岳醒來,稍稍冥想一下便立刻進入識海,心中不由一喜,只見原本只有十多丈方圓的識海此刻大了近半,足足有二十余丈!

要知道,他修煉劍門出竅觀想法幾年的時間才煉成十余丈的識海,而那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居然只修煉了一次,便讓自己的精神強大了一半!

“這麼強大的觀想法門,薪火到底是什麼來頭?”

他定了定神,再次觀想火紀宮燧皇,因為精神比從前強大了一倍之多,這次他觀想出火紀宮、燧皇和火樹更加輕鬆。

過了片刻,鐘岳魂魄張開眼睛,只見精神所化的火紀宮比從前穩定了許多,雖然這次觀想消耗了許多精神,但是還有近半的精神可以供他揮霍。

“識海中還剩下這麼多精神,應該可以支撐我走出火紀宮罷?”

鐘岳的心臟怦怦跳動兩下,他六年修煉都不曾做到魂魄出竅,而今只修煉了兩次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便感覺自己有把握做到魂魄出竅。

火紀宮中,鐘岳魂魄所化的燧皇邁動腳步,向火紀宮外走去!

隨著他腳步移動,他的精神也在飛速消耗之中,一步,兩步,三步,識海中的精神所化的海水在迅速降低!

待到第九步跨出,鐘岳已經來到火紀宮的門前,半隻腳即將跨出這座神宮,而在此時,他的精神已經接近乾涸。

終於,他第九步完全跨出,識海也與此同時徹底耗幹!

轟隆!

他的耳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有如疾奔的春雷炸響,振聾發聵,鐘岳眼前天旋地轉,突然之間仿佛跨入一個全新的天地之中!

這一刻,他的魂魄竟然從體內走出,站在自己的身前!

出竅。

鐘岳心神激蕩,他終於做到了魂魄出竅!

他九歲進入劍門,至今已有六年時間,六年勤修苦練,比別人刻苦百倍,百折不撓,始終沒有煉成出竅,而現在修煉火紀宮燧皇觀想圖短短的幾個時辰,他竟然便做到了出竅!

鐘岳又驚又喜,恨不得大哭大笑一番,好好的發泄心頭的歡喜。

火苗漂浮,薪火從那盞銅燈裏飛出,與鐘岳面對面,這次飛出體外,鐘岳才發現自己的魂魄如此之小,居然與薪火差不多。

兩個小小的人兒面面相覷,突然齊齊笑了起來。

“你現在做到出竅,僅僅是起步罷了,距離成為煉氣士還有著一段距離。”

薪火小童上下打量他,道:“出竅的境界太低微了,你現在的魂魄還很弱小,連祭魂都無法做到,更別提感應到靈了。”

“祭魂?”

鐘岳魂魄回到體內,只覺頭昏眼花,那是精神消耗一空的副作用。鐘岳強忍昏睡過去的慾望,道:“我劍門的外門五萬弟子之中,能夠做到祭魂的不足千人,祭魂豈是這麼容易便可以辦到的事情?”

說話之間,他只覺自己的精神竟然恢復了少許,只是這種恢復速度要比大睡一覺慢了許多,想要快速的恢復精神,還是需要大睡一場。

祭魂是另一個境界,魂魄出竅後,將魂魄依附在物體之上,便可以將物體祭起飛行。只是祭魂需要魂魄極為強大,輕易間難以辦到。

能夠做到祭魂的,都是外門弟子中出類拔萃的人物!

“祭魂很困難麼?”

薪火落在他的肩頭,納悶道:“等你下次觀想,便可以試著祭魂了。”

鐘岳眼皮越來越沉,喃喃道:“怎麼可能這麼快……”

待到他再一次醒來,立刻檢查自己的識海,只見識海又大了幾分,心頭不禁又驚又喜:“說不定這次真的可以試著祭魂了……咦,我怎麼瘦了這麼多?”

他低頭看去,只見這短短兩三天的時間,自己便瘦了一大截,只剩下皮包骨頭,心中不禁一驚。鐘岳雖然只有十五歲,但身體素質在劍門數萬外門弟子之中卻是數一數二,他是外門弟子中為數不多的修煉武道的人。

武道對於煉氣士來說並不重要,很少聽說煉氣士中修煉武道的能夠煉出大成就,因此劍門對武道並不熱衷。

劍門主修劍氣,先領悟出靈,然後借靈而修煉劍氣,劍門普通的煉氣士便可以做到劍氣蹈空,三尺劍氣,無堅不摧。不過劍門畢竟是歷史悠久的聖地,關於武道也有些傳承,而且並不禁止外門弟子修行。

鐘岳在外門中得到的武道功法名叫蛟龍圖騰繞體訣,也是一門觀想之法,來自於一個以蛟龍為圖騰的人族部落,觀想自己周身有一頭兇惡蛟龍纏繞,壯大體魄,舉手投足如有蛟龍加持身體,力大無窮。

鐘岳修煉至今,體魄要比尋常的外門弟子強大數倍,他苦修這門武道功法的原因也是自己出身貧寒,要經常下山搜尋藥材煉丹提升自己,須得有保命之道。

蛟龍圖騰繞體訣也讓他在遭遇猛獸之時屢次死裏逃生,只在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並未丟掉性命。

只是這兩三天時間,他苦修蛟龍圖騰繞體訣才練出的好身體竟然一下子枯瘦下來,讓鐘岳多多少少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雖然身體變得瘦了,但鐘岳卻感覺到自己並沒有變弱,他的力量還在。

“修煉火紀宮燧皇觀想圖需要耗費大量的能量,你身體中的肌肉被你兩次觀想消耗掉了。”

薪火小童解釋道:“你的身體算是不弱了,應該是有煉體的功法吧?你做得很好,身體,精神,魂魄,三者相輔相成,想要有大成就便須得有好身體!若是身體稍弱幾分,第一次觀想火紀宮燧皇,便可以讓你的身體先餓死了。”

鐘岳嚇了一跳,失聲道:“修煉這門功法還會死人?”

“自然。精神與身軀相連,身軀強大,精神也會隨之變得強大,精神消耗也會消耗身軀中的能量,觀想時消耗精神,同時也消耗身軀中的能量,身軀稍弱一點絕對會餓死。”

薪火小童笑道:“好在你的身體底子還算不錯,能夠堅持兩次觀想,不過你若第三次觀想只怕便會變成一具骷髏了。現在,你必須要吃飯,而且要多多的吃,不但要吃飽還要吃好,最好是不吃五穀雜糧,只吃靈丹妙藥,否則你的身體便會被掏空!”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