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鐘岳呆了呆,剛才那個聲音不是自己的幻覺,但是這裡除了自己之外,便只有那具怪人的屍骨……

“難道……”

饒是鐘岳向來天不怕地不怕,此刻也不由面色蒼白,連打幾個冷戰。

“往哪兒看呢?我在這裡!”

那個聲音再次傳來,很是不悅:“少年,我問你話呢,現在是哪一朝伏羲在位?”

鐘岳怔怔的看著手中的這盞燈,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剛才那聲音,居然是從燈裏面傳來!

長著四翅的金鳥已經夠奇怪了,吃人的黑霧就更奇怪了,但是最奇怪的還是這盞燈,這盞會說話的怪燈!

“你的血統已經低微到連我幾乎都無法察覺的地步了,難道如今的伏羲神族竟然沒落到這等程度了?”燈裏的那個聲音有些感慨道。

“伏羲神族?是在說我麼?”

鐘岳納悶,湊到燈前看去,只見燈罩下卻也沒有什麼不同,燈火昏暗,燈焰只有一個指節高,實在看不出那聲音到底是從哪傳來。

突然,鐘岳雙目直勾勾的看著那朵燈焰,只見那根本不是燈焰,而是一個只有指頭大小的大頭娃娃!

那大頭娃娃肌膚白皙,身穿金黃小巧的衣衫,滿腦袋火紅色的頭髮,不仔細看真的如同火焰一般!

“世間還有這等奇特的生靈?”

鐘岳眨眨眼睛,好奇的盯著燈焰小童,那燈焰小童不忿的看著他,嗔怒道:“伏羲神族的少年,我問你如今是哪一朝伏羲在位,你還未回答我!”

“伏羲?”

鐘岳回過神來,笑道:“你說的是傳說中的羲皇?羲皇獨一無二,是傳說中的地皇天帝,自然只有一任,哪來的哪一位?而且,我也不是伏羲神族,我是人族。”

“不對,不對!”

那盞燈中的小童跳了起來,如同燈焰躍動:“大大的不對!伏羲是尊號,不是名字,代表的是地皇,太昊天帝之位!當年我沉寂之前,便已經有了九代的伏羲!第一代伏羲登上天帝位,在位一萬八千年,傳位第二代伏羲易移,易移在位一萬五千餘年,傳位師易,師易傳位太昊,太昊傳位昊易,昊易傳位少昊,少昊傳位驥節,驥節傳位羲昊,共有九朝的伏羲!”

鐘岳聽得瞠目結舌,他聽劍門的老一輩說,伏羲是上古時的地皇天帝,只有一位,而這燈中的古怪小童居然說有九位之多!

那燈中的小童在燈芯上走來走去,嘀嘀咕咕道:“我這一次沉寂,到底昏睡了多久?怎麼現在的小傢伙連伏羲都不知道?他明明是伏羲神族,雖然血脈稀薄了點,但卻偏偏說自己是人族,人族是萬族之中的什麼種族?我怎麼沒有聽聞過?”

那燈焰小童從燈裏跳出來,跳到鐘岳的手臂上,在他臂膀上走來走去,給他一種灼熱感,燈焰小童嘀嘀咕咕道:“這裡面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的事?今夕何夕?我這次沉睡,睡到了什麼時代……”

鐘岳提醒道:“聽聞羲皇是許多萬年前上古時代的聖皇,現在是人皇時代……對了,你到底是什麼?”

他撓了撓頭,實在有些不好稱呼這個小不點兒,燈焰小童懨懨道:“我叫薪火,當年燧皇……算了,你連伏羲都是一知半解,說了也是白說。你帶我離開這裡,我要尋找到一個薪火傳承者,傳燈下去。作為交換,我先給你一點好處!”

這個小童突然消失無蹤,鐘岳心中正在納悶,只聽自己的腦袋之中傳來薪火小童的聲音:“這是你修煉的魂魄觀想之法?堂堂的伏羲神族,竟然修煉這等卑微土鱉的法門,丟歷朝伏羲的臉面!別四處亂看了,我在你的識海中,你只需精神內斂,觀想自己眉心蘊藏一片大海星空,便可以看到我。我教你,你跟著做……”

“觀想識海?這需要高深的境界,外門弟子中沒有多少人能夠辦到!你傳授我的法門,真的能夠觀想到識海?”

鐘岳將信將疑,按照薪火小童的傳授的方法試了一遍,突然“眼前”一晃,只見“自己”竟然來到一個奇異之地,漂浮在一片湖泊之上!

這湖泊碧水如玉,有十多丈方圓,還有一座劍門漂浮在湖泊之上。

這座劍門,其形如劍分成兩半。

鐘岳心頭大震,他竟然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識海!

他從前修煉了幾年,冥想識海,但卻從未“親眼”見過識海,主要是因為境界不到,沒想到在這個薪火小童的指點下,一下子便做到了!

這個修煉速度,說出去只怕沒有人會相信!

鐘岳面前,薪火小童如同一朵小火苗在他面前飄來飄去,在這片識海中飄飛,道:“這座劍門,便是你你用來觀想修煉魂魄的法門罷?可憐,真是可憐,堂堂的伏羲後裔,竟然連像樣的修煉之法都沒有,修煉這等低等的法門。而且你修煉的時間不短,識海居然還是這麼小,可見你修煉的法門的確低微得很!”

鐘岳脹紅了臉,爭辯道:“這是劍門出竅觀想訣,雖然不是一等一的煉魂之法,但絕不粗鄙,是我能夠學到的最好的煉魂之法了!”

想要成為煉氣士,須得先煉魂。

劍門對所有外門弟子一視同仁,傳授的法門卻都是劍門出竅觀想法。

修煉這個煉魂之法,會在識海中形成一座劍門,只要神魂衝出劍門,便可以神魂出竅,離體而飛。

“最好的煉魂之法?”

薪火小童冷笑道:“修煉這煉魂之法,渾渾噩噩,不知魂魄為何物,被風一吹魂魄便散了,被陽光一照,魂魄便消解了,被雷一劈,魂魄便灰飛了。這等魂魄最弱,沾到水則融,遇到火則燃燒,碰到土則石化,危險的很。真正的煉魂之法,乃是觀想神聖,壯大魂魄,上天入地,遇風不散,遇光不消,雷打不動,水不溶,火不焚,土不化。這才是正宗!”

鐘岳呆了呆,薪火小童說的沒錯,外門碧空堂的幾位煉氣士也這樣說過,說修煉到神魂出竅這一步極為危險,須得在碧空堂中修煉,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不能接觸五行之物,否則魂魄出竅碰到了五行之物,便會極為凶險,甚至有魂飛魄散之憂!

“正宗的如何修煉?”鐘岳不甘心道。

“我教你啊!”

薪火小童落在他的肩頭,得意洋洋道:“你能尋到我,便算是有緣,按理來說你便是下一代薪火傳承者,只是你血脈太稀薄了,傳出去丟我的人。你幫我找到純血的伏羲神族,我教你如何修行。你的魂魄不弱,馬馬虎虎可以修煉火紀宮燧皇觀想圖。”

“薪火,我真的不是神族,我身邊都是與我同樣的人,他們不可能也都是神族吧?”

鐘岳撓頭道:“人族也可以修煉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嗎?”

薪火小童笑道:“雖然我不知道當年的伏羲神族為什麼會落魄到這等程度,但你的確是神族,可以修煉我的觀想圖。”

沒過多久,鐘岳不得不承認這火紀宮燧皇觀想圖要比劍門出竅觀想法勝出不知多少。

劍門出竅觀想法借劍氣來斬段魂魄于肉身聯絡,籍此魂魄躍出身體,無論對魂魄還是身體來說,負擔都極大。

而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則是錘煉精氣神,滋養魂魄,魂魄強大,躍出身軀,便可以讓魂魄出竅,負擔也不是那麼大。而且魂魄強大,還可以不懼外力,危險便小了許多。

“識海便是精神匯聚,精神越強,識海便越寬廣,觀想起來才愈發容易。”

薪火小童站在鐘岳肩頭,雙眸中有兩道光芒射出,在鐘岳前方數丈之處交織出一副瑰麗圖案,道:“這便是火紀宮第一代燧皇,被尊為天皇天帝,開創出火紀這個紀元,一共有三十二朝燧皇!觀想神聖,便須得觀想這等統治萬族開闢一個時代的天帝!你現在便冥想自己便是燧皇,居住在火紀宮中,統禦諸神萬族!”

鐘岳細細看去,只見這幅圖共有三重,第一重乃是燧皇,龍首蛇尾人軀,頭有龍角,體有龍鱗,肌膚紋理有如天書一般,似乎蘊藏至深的道理。

單單這一重便已經極為困難,而觀想則是觀想其精氣神,觀想出燧皇神韻,那種開闢火紀一個紀元的強者,被尊為天皇天帝的存在,實在困難無比!

而第二重便是火紀宮,這是天帝的神殿,薪火小童雙目投射出的火紀宮圖已經極為簡略,但對於鐘岳來說還是複雜無比,而且那種大氣磅薄雄踞萬古的宮闕,很難觀想出來。

第三重便是火紀宮前的那株火樹,樹冠萬頃,高不可攀,雲霧在樹冠間繚繞,還有大鳥棲息其間。

這株火樹每一片樹葉都各不相同,想要完整的觀想出整株樹那就更加困難了。

整幅火紀宮燧皇圖的觀想難度,是劍門圖的萬千倍之多!

精妙程度,只怕也是劍門圖的萬千倍之多!

鐘岳細細觀摩片刻,心道:“我若是想完完整整的觀想出這幅圖,架構出所有細節,根本無法辦到。唯有觀想燧皇神韻,火紀宮氣勢,火樹的偉岸,把握住三者精氣神,然後再徐徐完善,方是正道。”

他想到這裡,閉目凝思,想象自己便是燧皇,身居火紀宮。

正在這時,突然間他識海中波濤涌動,鐘岳的魂魄越來越大,雙足消失,變成蛇尾,頭顱也在變化,變成龍首,竟然與燧皇圖中的燧皇有些仿佛!

不僅如此,識海中翻涌的波濤,竟然在他周身構建出火紀宮的形狀,與此同時,在火紀宮前則有一株火樹在徐徐生成!

鐘岳肩頭的薪火小童嚇了一跳:“這麼快便可以觀想出火紀宮、燧皇和火樹?這個神族雖然血脈淡薄了點,但是領悟力卻是不壞,比我以前遇到的純血神族的領悟力也不差……”

————新書期間,兄弟們請收藏下本書,有推薦票也不要浪費,投給人道至尊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