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無邪在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模樣,可是她卻清楚的聽到了鐵鏈撞擊的清脆聲音。

這男人,被鐵鏈鎖著?在這山崖的洞穴深處?

黑貓在男人開口的瞬間化作煙霧竄入了君無邪的體內,這個男人,讓它覺得很危險。

“你被鎖著?”無邪沒管那充滿了戲虐的話,她滿腦子回蕩著的只有一個念頭,這個男人或許能幫她一把,前提是……他行動自由。

“嗯?你是說這些小東西?”黑暗中的男人扯動了下鎖鏈,稀稀落落的聲音回蕩在漆黑的洞穴之中,“算是吧。”

“我放你,你救我。”無邪咬著牙,渾身冷的發顫,以醫生的專業素養來看,她估計托不久了,熱量的流逝和身體的衰退,正不斷將她拖向死亡的深淵。

黑暗中的男人沒有說話,他似乎很詫異這個半死不活的小傢伙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男人的沉默,被無邪當做默認,不管這男人是否應允,她都要嘗試一下。

憑藉雙手支撐著自己靠近黑暗中的男子,無邪從頭上摸索著下了一根細細的發釵,她是神醫,不是神偷,開鎖的技能她並不擅長,知道的那點皮毛,還是某個為她而死的笨蛋曾經在她面前秀過的,也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用。

黑暗之中,無邪的小手摸索到了男人的身體,就一個醫者的“手感”來看,這身體素質絕對一級棒。

吃力的摸到了束縛在男子四肢的鎖鏈,無邪冷靜的學著某人曾經用過的技能

無邪從未覺得自己的雙手這麼笨拙過。

折騰了半天,她也就弄開一把,就這一把已經耗費了她所有的力氣。

“如你所願。”沉默了許久的男人再一次開口,帶著低沉的笑容,那聲音回蕩在整個洞穴之中。

尚未等無邪反應過來這人在說些什麼,她已經聽到了一連串的破裂聲,被解開了一根束縛的男子赫然間發力,掙脫了其他三道枷鎖,無邪直接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攬入懷中。

掙脫了束縛的男子,抱著無邪,赫然間衝出了洞穴。

洞外,大雨不斷落下,光明照亮了一切。

在亮光下,神秘男子的容貌也展露在了她的眼前。

刀削般的面龐,俊美宛若天生,如黑緞般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肩頭,晶瑩剔透的雨水順著他完美的頸部曲線滑落胸前,宛如上天最傑出的作品。

仰頭看著天際的男子,似乎感覺到了某個小傢伙的視線,他微微低下頭,紫羅蘭色的眸子微微瞇起,邪魅的唇角微微上揚。

無邪淡然的看著那雙妖異的紫眸,沒有一絲的表情。

淅淅瀝瀝的雨水灑落在她蒼白的臉頰,打濕她長長的睫毛,她只是平靜的,近乎無情的看著眼前這個妖孽的男人。

小傢伙冷靜的有些異常的反應,讓紫眸男子微微挑眉。

這還是第一個,見到他的眼睛沒有發出尖叫的人。

“你不怕?”低啞的嗓音帶著魅惑的力量在無邪的耳邊響起。

“我要死了。”君無邪提醒對方和自己的約定,漆黑而平靜的雙眸,就那麼直至的看著那雙紫色的眼睛,沒有哀求,沒有恐懼,有的只是那如水面般的平靜,仿佛她口中的死亡,並不是她本身。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