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嗯,明白就好,你當下的目標是小辰位四明,剩下一月時間,好好努力吧,爭取突破。”夏淵說道。

夏輕塵點了點頭,轉頭準備進入修煉室繼續修煉,夏淵猶豫道:“明天就是你爺爺壽辰,你就別參加了。”

因為平陽劍客的事,夏輕塵前去,必然沒有好果子吃。

他獨自一人前去即可。

“父親不用擔心我,大庭廣眾之下,又是爺爺的壽辰,堂哥能將我怎樣?”夏輕塵道。

夏淵猶豫,話是如此說,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幾番請求下,夏淵才終於同意:“好吧,你現在去庫房挑選一樣東西,作為明天給爺爺的壽禮。”

夏輕塵默默點頭,來到庫房。

裏面陳列為數不多的字畫、古董和珍珠瑪瑙。

“既然決定參加,那就認真準備一份禮物,給父親長長臉吧。”夏輕塵自言自語道。

他之所以堅持要去,可不是為了給那個偏心的老東西賀壽。

而是不想父親在壽宴中受辱。

眼前字畫古董之類的東西,太過庸俗,完全拿不出手。

左右環視,夏輕塵發現庫房裏有不少藥材。

其中有幾味藥材剛好可以調配出一種延年益壽,醒腦名目的靈液——清心神水。

這是夏輕塵自己研製的,效果非常好。

別人想要他還懶得煉製。

“便宜那個老東西了。”夏輕塵淡淡道,對偏心的爺爺沒有半點好感。

取好藥材,他就在府邸的密室中開始調配。

翌日清晨。

忙活半夜的夏輕塵,身前安靜躺著一瓶五彩之色的靈液。

將其收入懷中,夏輕塵便來到書房和父親匯合,共同前往北夏府。

府中喜氣洋洋,熱鬧無比。

中庭之內,十八桌酒席所坐的都是雲孤城的貴賓。

來者最低都是武道世家,最高的,甚至有來自武閣的一位導師,李瑋峰。

武閣導師身份尊崇,平時根本就不屑于參加武道世家的宴會。

因為他是夏麒麟現任武閣導師的緣故,才特地前來給夏麒麟捧場。

他的到來,著實令本次壽宴增光許多。

壽星夏蒼流,身著火紅對襟長袍,紅光滿面的陪在李瑋峰身邊,笑得合不攏嘴。

望著招待客人的夏遜和夏麒麟,夏蒼流欣慰之極。

他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就是生了夏遜這個好兒子,還得到夏麒麟這個好孫子。

父子二人都非常爭氣,才讓他有如此體面的六十大壽。

“大老爺,二少爺到!”門外傳報人,發出嘹亮的傳唱。

滿臉微笑的夏蒼流,頓時笑容斂去。

如同吃著美味佳肴時,忽然來了兩隻蒼蠅般。

如果說夏遜父子為他掙夠臉面。

那麼夏淵父子,則是丟盡了他的臉!

夏淵打拼多年,還是一個落後的地主世家。

夏輕塵呢,連武閣都沒有考進去,還在考核途中昏迷,淪為全城笑話,丟盡夏家一脈的臉面。

場上的氣氛亦變得微妙起來,許多武道世家代表皺了皺眉毛。

有資格參加本次壽宴的都是武道世家,只有夏淵是地主世家出身。

不過,誰讓他是夏遜的親兄弟呢?

所謂武道世家,是家族之中有一位族人修為達到大辰位,並且擁有一本心法武技和攻擊武技,才有資格被評定為武道世家。

北夏府就屬於武道世家。

南夏府兩個條件都未曾達到,只能稱之為地主世家。

夏遜在門口接客,見二人進來,隨意點了一下頭:“大哥來了,麒麟,帶你大伯和堂弟入座。”

一旁的夏麒麟不緊不慢道:“跟我來。”

在其帶領下,身為夏家人的夏淵父子,並未被帶到中間的主座,而是在最末尾的角落末席。

夏麒麟道:“今日來的都是些貴客,身份尊崇,你們坐中央恐怕會引起他們不滿,所以暫時委屈大伯和堂弟。”

他說得似乎很有道理,實則是侮辱!

身為夏家人的他們,為親人祝壽,非但不能和壽星同在主座,居然還被安排在角落裏。

而理由竟然是,要照顧來賓的感受!

在二叔和堂哥眼裏,他們父子還不如交情淺淡的客人!

他們好心來祝壽,卻憑空遭到輕慢和侮辱!

夏淵眉宇一揚,他知道二弟和侄子都看不起自己,但沒想到會如此的露骨!

夏麒麟假惺惺道:“大伯,別生氣呀,咱們都是一家人,座次什麼的分得那麼清楚幹什麼?”

呵呵!

說得輕巧!

有本事夏遜父子也來這裡坐?

夏淵望了眼主座上的夏蒼流,強壓怒氣:“侄兒去忙吧。”

今日是父親大壽,他不想鬧事,讓父親不開心。

“還是大伯明事理。”夏麒麟笑呵呵的走開,臨走前,向夏輕塵嗤笑了一下。

那神情的意味在明顯不過,夏輕塵休想好過。

宴會即將開始。

門外忽然傳來一連串鬧鬨哄的談笑,夏麒麟臉色一喜,快步走上前迎接。

來者是一群十七八歲的少年,各個都衣著不凡,神態恣意。

他們便是夏麒麟在武閣上院結交到的同窗。

此次夏麒麟爺爺大壽,他們紛紛前來捧場。

“感謝你們能來,這人情,我記住了!”夏麒麟臉上堆滿笑容,分外爽朗的邀請他們坐到中間的貴賓席位上。

“夏兄這話就言重了,你爺爺大壽,我們怎能不來?”說話的是一個滿臉麻子的精瘦武者,渾身痞子氣。

來者的少年,都隱隱以他為首。

“耀宗,還不來給夏老爺拜壽?”遠處,李瑋峰向其遠遠喊道。

痞氣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李瑋峰的親兒子,李耀宗。

“哈哈,光顧著說話,差點把正事忘了。”李耀宗笑呵呵的走上前,從袖中取出一份禮物,雙手奉上:“祝夏爺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這是一點小心意,請夏爺爺收下。”

夏蒼流甭提多高興,讚嘆道:“不愧是李導師教導出來的孩子,多懂事呀!”

李瑋峰心中得意,面上則故作謙虛:“犬子性情頑劣,當不得誇讚。”

接下來,夏麒麟的其餘同窗紛紛拜賀。

夏蒼流笑得合不攏嘴,心道,麒麟結交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有潛力的同窗,日後麒麟一定能幹出一番大事業。

相比較而言,瞥了眼坐在角落裏,無人搭理的夏輕塵,他怎麼看怎麼覺得刺眼。

都流著夏家的血,怎麼差別就這麼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