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作為天地第一神,他的武道早已登峰造極。

若他肯指點某個凡人,對方武道再平庸,都可被指點成為蓋代天驕。

可惜,他們不會知道,自己錯過怎樣一個天大機緣!

搖著頭,夏輕塵來到殿外。

夏淵等候在那裏,他已經聽到殿內談話,得知夏輕塵拒絕神殿,心向武道,不由內心刺痛:“是為父沒用,沒有給你提供一個良好的武道環境。”

武道需要名師指點,需要名貴藥材相助。

這些,夏淵一樣沒有。

所以夏輕塵才以低劣的修為,在武閣考核中落敗昏倒,成為笑話。

夏輕塵望著眼前滿懷歉疚的中年,不無慨嘆,可憐天下父母心。

如果他知道,自己關愛的兒子早已死去,定然會傷心絕望吧?

“父親,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無須在意一時一刻的得與失。”夏輕塵繼承此身體,心懷感恩。

他無法報答已經死去的夏輕塵,但可以代替真正的夏輕塵,送他父親百年終老。

夏淵摸了摸夏輕塵的頭,沙啞道:“我兒志氣淩雲,但武道一途,空有志氣是不行的!想成為強者,進入武閣是必經之路。”

“三月後,武閣對落選的人會有一次復賽,如果你表現良好,還是有機會進去的。”

武閣初次招錄,難免有一些非常具有潛力,但因為各種因素意外落選的人才。

因此,武閣特意舉辦一次復賽。

“所以,為父來無塵神王神殿,向神王祈福,希望三月後你復賽通過。”夏淵拍拍他肩膀,笑道:“同時,我聘請了武道導師,平陽劍客,他親自指點你修煉。”

平陽劍客是雲孤城大名鼎鼎的武道導師,曾經是武閣供奉,地位尊崇。

後來退出武閣,專門為豪門富貴指點富少修煉。

他一生教出過許許多多名動一時的天驕少年。

堂哥夏麒麟就是其中之一。

三日前的武閣考核,堂哥以第三名成績,成功考入武閣上院。

最大功勞,就是平陽劍客三年的指導。

當然,請他要花費驚人的代價。

夏淵為了幫助夏輕塵圓武道之夢,可以說傾其所有!

“父親!”夏輕塵心中動容:“我不會辜負你期望。”

“呵呵,現在就回家,他已經在府中等待。”

回到夏府。

後院。

一位身著青衣,背負七星紫劍的七十老者,平目靜坐。

“平陽大師!”夏淵快步走上前,躬身施禮。

平陽劍客輕笑:“夏府主無須多禮。”

夏淵微笑著將夏輕塵拉過來,道:“這是犬子夏輕塵,有勞平陽大師肯屈尊教導。”

後者蒼老雙目打量夏輕塵,點首道:“嗯,一表人才。”

誰都知道夏輕塵是全城笑柄,與“人才”二字完全不沾邊。

他的話,僅僅是客套而已。

“夏府主,我現在就開始指點令公子,還請夏府主暫時回避。”平陽劍客捻須而道。

夏淵巴不得如此,連忙示意後院的侍從離去:“平陽大師教授期間,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後院。”

待得他們全數離去,後院清凈無人。

平陽劍客臉上的笑意逐漸斂去,變得淡漠而倨傲,望著夏輕塵,不加掩飾道:“如果不是老夫最近缺錢,實在不願來教授你這樣爛泥扶不上墻的朽木,你若沒有進步,必將連累老夫的名聲。”

對夏淵,他還需表面客氣。

但對夏輕塵,則直言不諱,道出內心真實想法。

今後,他將指點夏輕塵修煉,夏輕塵怎敢將此話說給其父親聽呢?

所以他才有恃無恐。

夏輕塵寵辱不驚,淡然道:“平陽大師儘管指點,學生受教。”

雖然,他並不需要平陽劍客的指點。

但,不能讓父親心意浪費。

平陽劍客漠然吩咐:“釋放出內勁,我先看看你基本情況。”

夏輕塵依言,雙拳緊握,向著身前空氣狠狠打出。

噗嗤兩聲輕響,一層若隱若現的稀薄白色氣流,在雙拳一閃而過。

見狀,平陽劍客直搖頭:“朽木!真是一塊朽木!內勁薄而不實,堪堪達到小辰位三明,你都十七歲,才修煉到這種程度,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他對夏輕塵的評價,當真不留情面,絲毫不顧及夏輕塵感受。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你二叔夏遜是人傑,生出的兒子夏麒麟也是人才,你老子是塊廢料,生出的你也是這個德行,哎!這讓我怎麼教?”平陽劍客直搖頭。

夏遜是夏輕塵二叔,修為強大,建立了武道世家級別的北夏府。

相比較而言,父親的修為則弱了好幾個層次,遠不如二叔,只建立了地主世家的南夏府。

“你父親也是蠢貨,如你這樣的朽木,花再大代價,都不可能調教得出色,何必呢?”平陽劍客不以為然道。

夏輕塵聽著,眼神漸漸冷淡下來。

怎麼貶低他,都可以。

但,唯獨不能容忍,他詆毀一個父親對孩子的誠摯呵護與關愛。

本來,平陽劍客好好指點,他還能配合逢場作戲,假裝接受指點。

可現在,完全不必。

“平陽大師,說這麼多,不如你也展示一下自己,讓學生開開眼界如何?”夏輕塵淡淡道。

平陽劍客鼻孔冷哼:“老夫的名聲,就足夠你開眼界,還需要展示?”

但對上夏輕塵那雙平靜,毫無尊敬的眼眸,又傲然道:“好吧,讓你見識見識也好,省得口服心不服!”

他袖袍一抖,伸出五根手指:“老夫一生有五大專長,分別是拳術、指法、眼力……你想看哪一樣?”

他一一道出自己引以為傲的五大專長。

夏輕塵耐心聽完,淡淡道:“你最擅長的吧。”

平陽劍客並未領略夏輕塵話中意味,哂笑道:“老夫最擅長的乃是劍法,此法過於高深,展示出來你也不會懂,換一個吧。”

高明的劍法,招招奧妙,非劍道中人,很難明白其高深之處。

“無妨,平陽大師展示一下就行。”夏輕塵道。

平陽劍客面帶不慍:“你這朽木,非要觀看一竅不通的高深之法!好,老夫就費力展示一下,讓你開開眼界!”

他反手拔出背上的七星紫劍。

右手五指握住劍柄,左手食指與中指並指。

一身內勁奔騰,令青衣鼓動。

“看好!”平陽劍客輕喝一聲,氣質陡變,如劍淩厲。

其腳尖連踏,身影快如驚鴻。

一柄七星紫劍則似紫霄閃電,以繚繞驚艷之姿,于空中連續劃過。

陣陣劍吟,如波浪盪漾開,振聾發聵。

十息後。

劍術施展完,空中卻殘留著不絕的劍鳴。

若是雲孤城高手在此,定然驚嘆于平陽劍客出神入化的劍術。

可在夏輕塵眼裏,則完全不是。

“如何?你可看得出老夫劍術的精髓所在?”平陽劍客不悅道。

作為一名劍術大成者,最厭煩的,就是將引以為傲的劍術,展示給不懂的人。

劍術需要懂的人來欣賞,給不懂的人展示,乃是對牛彈琴。

“精髓沒看到。”夏輕塵搖搖頭。

平陽劍客輕哼,就知道是這樣。

“但,漏洞百齣我是看到了。”令平陽劍客怔然的是,夏輕塵道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平陽劍客不確定道:“你在說我的劍法?”

“不然呢?”

平陽劍客氣笑:“你這朽木,真是可笑又可憐,不懂強行裝懂!看不出精髓所在,硬要說老夫劍法不行,呵呵!”

他真的開始後悔教導夏輕塵。

這樣的學生,他花費再大力氣,都不可能有進步。

“《孔雀劍典》我是不太懂,但以我的認識來看,你連此劍典的皮毛都沒學到!”夏輕塵波瀾不驚道。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