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雲孤城,神殿。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祭神大典,滿城信徒前來神殿祭拜。

眾多神像中,有一尊身形偉岸,莊嚴宏大。

那是神殿供奉的主神——無塵神王!

一位千年前,威震諸天萬界,統治星河眾神的神王!

“祭祀開始,眾生膜拜。”神殿殿主親自主持祭祀大典,向著神殿裏的信徒宣告。

祭祀第一步,就是膜拜無塵神王!

神殿殿主嘴角含著微笑,十分滿意虔誠的信徒們紛紛跪地膜拜。

驀然,他眼角瞥到一個十七歲少年。

所有人跪著,唯獨他站著。

“速速跪下膜拜!”殿主威嚴道。

但,少年罔若未聞,以悵惘的眼神凝望著無塵神王的神像。

他叫夏輕塵,確切說,應該叫做無塵神王。。

三天前,已經隕滅千年的無塵神王,殘魂附體在死去的夏輕塵身上。

無塵神王,以新的身份重生了!

現在,也以新的面貌站在自己神像前。

因為一時感慨,所以失神。

“輕塵,不要發呆,快跪下!”身旁的父親夏淵,拉了拉夏輕塵衣角,催促道。

夏輕塵環視一眼神殿,輕輕搖頭,道:“我還是不跪為好,否則會出事的。”

出事?能出什麼事?夏淵一臉莫名其妙。

“那位少年,再若對諸神不敬,爾及爾等家族終生不得再踏入神殿半步!”神殿殿主不悅道。

夏淵著急起來,道:“塵兒,你在想什麼?”

哎!

夏輕塵心中無奈,低聲嘆息:“好吧,你們別後悔就是。”

他雙膝一彎,跪在蒲團上。

就在他雙膝觸碰大地的瞬間,整座神殿劇烈搖晃!

環繞無塵神王的七七四十九尊中小神像,全部從內到外炸裂。

輕則攔腰截斷,重則徹底粉碎!

巨大異象,驚得信徒們爭先恐後的往殿外狂奔,造成莫大動亂。

就連神殿殿主都嚇得臉色發白,神殿晃動、諸神神像同時破裂,這是從未有的詭異之事!

好在神像炸裂後,一切歸於平靜,並無更多異象。

慌亂的信徒們心有餘悸,面露駭然。

只有夏輕塵一臉平靜,低低一嘆:“都說了,我不能跪的。”

他神體雖然已毀滅,但現在靈魂仍然是無塵神王,小小一座神殿如何經得起他的跪拜?

神殿沒有炸飛,都是輕的!

“那位少年,你過來!”這時,一位灰袍老者,臉色鐵青的衝夏輕塵道。

他是護殿長老之一,鐵長老,日常職責就是維護無塵神王的神像。

方才神殿的異象,他將責任怪在沒有及時膜拜的夏輕塵身上。

夏輕塵抬起眸子,神色坦然,問道:“有事?”

其神態間,毫無普通人對神殿長老的敬畏之色。

鐵長老嚴厲呵斥:“你可知剛才冒犯了無塵神王?”

夏輕塵覺得好笑,我自己冒犯了自己,我怎麼不知道?

“如何冒犯?”

“不跪、不拜便是冒犯!”鐵長老冷然道。

夏輕塵輕笑:無塵神王不喜歡繁文縟節,其實跪不跪都沒關係的。”

他從來不強求信徒膜拜,只要內心虔誠就足矣。

“一派胡言!你對無塵神王了解多少,敢這樣武斷……”鐵長老呵斥一聲。

夏輕塵淡然道:“我對他的了解,應該還是挺多的。”

天地間,沒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吧?

望了眼一幹驚魂未定的信徒,夏輕塵道:“算了,指點你們一下。”

指點我們?

鐵長老以為自己聽錯。

“首先,我……咳咳,我是說無塵神王,他最討厭的貢品就是牲畜,只需簡單水果就行!”望了眼供桌上的烤乳豬、烤全羊,夏輕塵不禁搖了搖頭。

他當年神遊天地間,降臨到自己的神殿時,只吃貢果,其餘一概不嘗。

“其次,神像掌心的那條狗鏈子趕緊扔掉吧。”令他忍無可忍的是,千年過去,信徒們竟將狗鏈子當做他的法寶!

都怪他當年無敵天下,極少動用天罰劍。

結果被人誤以為,他時常牽著的寵物狗狗鏈,是他法寶!

“最後,神殿裏那些炸得粉碎的神明,都是背叛過無塵神王的,把他們和無塵神王放在一起是何用意?”

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四十九尊神明裏,有十九尊神明曾經背叛過他。

而神殿,卻把他們和自己一起供奉。

鐵長老等人聽得錯愕不已!

不是驚訝于夏輕塵知道如此多東西,而是他怎麼敢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大膽!因為你的不敬,引發神王震怒,不知悔改,還敢繼續妄議神王!”鐵長老緩過神,呵斥道。

他決定嚴懲這個對無塵神王毫無敬意的少年!

“慢著!”然而,神殿殿主卻含著絲絲詫異目光走過來,注視夏輕塵良久,道:“你覺得,無塵神王的法寶不是鎖鏈,那應該是什麼?”

他曾無意中看到過一本古老的典籍,上面描述無塵神王拔出一柄名為天罰劍的神劍,一劍斬滅一尊上古魔神。

因此,他一直都在懷疑,無塵神王的法寶是不是鎖鏈。

“天罰劍。”夏輕塵淡然而道。

聞言,殿主瞳孔一縮,眼前少年居然也知道天罰劍?

沉吟良久,他大袖一揮:“按照他所說,撤下所有牲畜,拿走鎖鏈,再將粉碎的雕像全部清掃出神殿!”

反正試試也無妨。

殿主一聲令下,一眾神使紛紛行動。

當一切準備完畢,全場信徒震驚起來。

“快看,神王神像頭頂!”忽然,有人驚呼起來。

眾人仰頭一望,無不大吃一驚。

但見無塵神王的頭頂,就出現一道五彩光暈,如若一個轉輪,在其頭頂若隱若現。

整尊神像也一掃平日的晦暗之色,變得明亮奪目。

“神跡!是真正的神跡!”

包括殿主在內,所有人全部激動的跪下,再度膜拜。

唯有夏輕塵,默默轉身離開。

“少年且慢!”殿主忽然起身,快步追上夏輕塵:“本殿主誠摯邀請你加入神殿。”

他對無塵神王的無比了解,讓神殿殿主大為感興趣。

聞言,許多信徒露出嫉妒之色。

一旦加入神殿,便意味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並且會受到信徒們的尊敬,地位很高。

“好意我心領,但我志在武道,多謝。”夏輕塵果斷拒絕。

且不談自己侍奉自己的神像,是多麼天方夜譚的滑稽之事。

單單是千年前那筆血賬,就註定他要發奮于武道,重回當年巔峰。

殿主一怔,嘆息道:“原來你志在武道,那可惜了。”

怎料,鐵長老陰陽怪氣的嗤笑:“一個嚇得昏倒在考核途中的武道平庸者,還想志在武道?”

殿主一臉訝然之色,重新打量夏輕塵:“你就是那個夏輕塵?”

數日前,武閣考核,招錄全城優秀青年深造學習。

一個名為夏輕塵的考核者,因為膽小當場昏倒,成為全城笑話。

“殿主有什麼想指點嗎?”夏輕塵神色淡然道。

準確說,三日前的夏輕塵不是昏迷,而是猝死,如此他才能附身在其身上重生。

殿主略感慶倖,幸好夏輕塵拒絕他的邀請,否則招錄一個全城公認的笑話加入神殿,那神殿的榮譽也要跟著受損。

“既然你不願加入神殿,那就賜你一張神劵,可隨時來神殿兌換一樣神殿藏品。”他沒有挽留夏輕塵,而是順水推舟,送一張神劵作為補償。

神殿歷年來收錄過很多珍貴的丹藥、武技、兵器,但從不對外售賣。

唯有憑藉神殿的神劵,才有機會獲取。

夏輕塵面色淡然接過神劵,默默離去。

聽著身後隱隱傳來的幸災樂禍議論,微微搖了搖頭。

無塵神王沒有加入供奉他的神殿,怎麼看,損失的都是神殿和信徒們。

至於武道,凡人們最沒有資格評價的,就是眾神之王的武道吧!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