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第2章跳崖

此時,天已經大亮了。

本來,她已經逃出了深山,都已經看到公路了,只要沿著那條公路走,就能逃出山外,再走過去,就能走進主公路,主公路上不時有車子路過,只要遇到一輛車,搭乘上去,就真正自由了!

只是,聽著狗吠聲,筋疲力盡的江萌玉很清楚,自己已經不能再跑了。

狗吠之後,緊接人聲也遠遠地傳了出來:

“看,那個女人在那裏。”

“別讓她跑到公路上,快抓住她!”

“有了孩子還跑,這樣的女人真是狠心。”

“阿黃,追!”

“抓住那個臭女錶子,打斷她的腿。”

這些人聲如同魔音,讓江萌玉原本就已經十分疲憊的身體軟了下來:那些人還是追出來了。

雖然那些人還在山頂上,要跑到她這裡還有點時間,但他們帶著獵狗追來,很快就能追上她,逃了一夜的她根本跑不過獵狗!

她無限留戀地看了一眼不遠處通往山外的公路,然後毅然決然衝向了一塊大岩石,站到大岩石上,心一橫,就閉上眼睛就跳了下去。

江萌玉這次逃出來了就沒打算回去。

因為她知道,第三次逃跑的懲罰,是打斷腿,還不給醫治。

因為,一個跑三次的女人,被判斷是留不下的女人,打斷了腿,就無法逃跑了。

江萌玉十年的隱忍,就為了這一次的逃跑。

既然逃不掉,那她寧可死了,也不會回去接受斷腿的懲罰。

那些人看到她跳下懸崖,大叫著,怒吼著,恐嚇著,卻沒有一點辦法。

在那些聲音之中,她聽到了老太婆的聲音,心中有點奇怪,她不是喝了自己加了料的桔子水麼睡過去了麼?

只是,她無論怎麼恐嚇都不能阻止江萌玉的行為。

因為,當一個人連生命都不要的時候,你再厲害的恐嚇都沒有用了。

江萌玉聽到耳邊呼呼的風聲,再然後,她感覺有什麼東西挂了自己一下,她感覺有什麼朝著她撲來,其實,是她自己撲向了什麼,感覺頭腦一痛,就陷入黑暗當中。

終於要死了嗎?

不知過了多久,江萌玉睜開了眼睛,她發現,她居然沒死?

她想爬起來,卻發現腿上鑽心的痛,再一看,她的腿居然斷了。

再看,臉上手上腿上多處挂傷。

她心中苦笑,逃第三次要被打斷腿,可人販子還沒有來懲罰自己呢,自己就已經受到了懲罰。

只是,就算斷了腿,她也要自由!

幸好,這十年在山裏的日子也不是白過的。

這個老虎坳的人不知道是離衛生院遠,還是因為別的原因,大家都會點拳腳功夫,還弄點草藥之類。

村裏人有病有痛都是自己弄點草藥,甚至基本的接骨,都懂一點。

萌玉在周家生下孩子之後,出了狀況,婆婆就是給她弄的草藥吃好的,只是,她人雖然好了,卻沒了生育能力。

她斜綁在肩膀上的布包還在,裏面有吃食和水,她先喝了點水,從身上撕下衣服的下襬,給自己的腿包紮了一下,然後查看了周圍的情況。

頭頂上,正是她跳下來的懸崖,身下,還有幾十米深才到下面!

她是上天(往上爬),還是入地(往下跳)?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