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我錯了!以後我再也不說這些話惹你傷心了,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赤陽對徘徊在她身邊的異性非常在意。

在意到了一種近乎偏執且失去理性的程度。

所以鐘暖暖覺得,她有必要將自己和周錦輝,以及其他男同學的關係撇清,並讓赤陽清楚明白地知道,她鐘暖暖沒有別的男朋友。她和他一樣——只有他!只要他!

“好。”

原本以為她要解釋很長時間,做很多事,還得各種討好,他才會相信她,原諒她。誰知她就這麼隨便說了一句,赤陽立刻就原諒她了,仿佛他從來就不曾因為她的這番話受過傷害一般。

猝不及防的一聲好,讓鐘暖暖有些回不過神來,懵逼地看著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

看著她張著櫻紅的小嘴,小狐狸一般又大又迷人的眼睛透著迷蒙的水光,長長的睫毛一下一下地眨著,仿佛羽扇一般一下下地輕拂在他心上,撥弄著他的心房,赤陽就恨不得俯下身去狠狠地吻一口眼前的小東西,以慰自己一個月來的思念。

但最終他還是克制住了。

因為之前強迫過她,後來又強行向戰役署提交了結婚報告,她對他已經有了很深的敵意。好不容易熬到她對他的態度好了一些,他不敢再去觸碰她的逆鱗。

忍住將她擁入懷中的衝動,赤陽道:“周錦輝患有癲癇,那日他與你發生爭執的時候癲癇病發作,這才滾下樓梯撞到後腦摔死。屍檢報告已經還了你的清白,周錦輝的家人也承認了他的病情。你是無罪的,他的死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無需感到自責。”

“嗯。”鐘暖暖點頭。

真實的情況,周錦輝是在發病的時候被鐘芊芊推下樓的,她是見鐘芊芊被嚇傻了,想著若是頂替她進了監獄,自己也不會受欺負,即便進去,自己也有辦法可以出來,這才幫她頂了罪。

周錦輝的死本來就跟她沒有關係,她當然不會自責了。

赤陽和鐘暖暖之間自成一片磁場,女孩揚著頭,挺翹的鼻梁下,唇角揚起一抹幸福的幅度。男子則低頭著,深海般波瀾不驚的眸光裏,此刻裝滿了寵溺。

陽光灑在他高大挺拔的身軀上,讓他的身周泛起了一抹淡色的金芒,潤去了幾分冷硬,看起來竟是比月亮更潤澤,又比太陽更耀眼。

整個會客室裏旖旎著粉紅的泡泡,看得鐘芊芊一再修飾的臉上再也挂不住任何笑容,整張臉都扭曲了形狀。

不對不對,這真的是那個自大高冷又目中無人的鐘暖暖?

她那麼討厭赤陽,那麼憤怒赤陽當初強迫她做下的事情……她明明答應了她,不會和赤陽在一起的。

她怎麼可以……

她怎麼可以!!!

看著從頭到尾將自己無視了個徹底,卻在見到鐘暖暖之後展露出所有柔情的男人,鐘芊芊雙拳緊握,手指甲將自己的掌心深深掐破都不自知。

鐘芊芊雙目燃燒著熊熊的妒火,三步並作兩步就衝到了鐘暖暖跟前。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