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udn family:聯合新聞網讀書吧讀書人U利點數

張若塵的目光中帶著一股鋒銳,意念堅定的道:“娘親,放心吧!我一定會儘快修煉成為一名強者,用我自己的力量來保護你。”

拿著血丹,張若塵返回自己的房間,繼續賣力修煉。

“娘娘,據說武者不僅僅只是要服用血丹,而且還要修煉功法,必須擁有修煉功法,才能開闢出經脈。”侍女雲兒道。

林妃望著張若塵離開的背影,抿著嘴唇,苦澀的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但是,哪怕是最低品級的功法,也要賣五百枚銀幣以上,以我現在的財力,根本買不起。而且,現在是王后和國師在主持朝政,王后根本不可能讓塵兒去‘藏書殿’領取修煉功法和武技。看來只有一個辦法了!”

侍女雲兒道:“娘娘要去求林家人?可是三年前,娘娘已經和林家徹底鬧翻,他們會給九王子殿下修煉功法?”

“只要他們願意給塵兒修煉功法,就算要我跪在地上認錯,我也一樣可以跪的。”林妃像是想到了什麼往事,眼中不禁流下眼淚。

“可是當初明明不是娘娘的錯……”侍女雲兒輕輕的一嘆。

……

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靈氣十分充足,濃郁程度大概是外界的兩倍。

要知道,在雲武郡國,那些名山大川的靈氣濃度若是達到一點五倍,就已經算是修煉寶地,會遭到各大家族的爭奪。

坐在內空間的中央,張若塵將那一隻裝著十枚血丹的玉瓶拿出來,從玉瓶中倒出一粒血丹,拿到鼻尖輕輕嗅了嗅。

“血丹”雖然是用蠻獸的血液煉製而成,但卻並沒有血腥味,反而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煉丹師在煉製血丹的時候,去掉了其中的血腥氣,又加入了虎蘿草和曼陀花。

長期服用血丹,不僅能夠為武者提供源源不斷的體力,而且還能改善武者的經脈、骨骼、臟腑,使武者的身體變得更加強大。

“只是一品血丹。”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喃喃自語的道:“以我現在的修為,服用一品血丹就足夠了。”

張若塵將一枚血丹服進嘴裏,便立即將玉瓶重新蓋上,放到石臺上。

在真氣的催動下,血丹的血氣,很快就融化開,為張若塵提供源源不絕的體力。

“我雖然達到黃極境初期,成為了一名武者,但是這一具肉身實在太瘦弱了,根本不能和別的武者相比。必須要將自己的身體煉得強壯起來,要不然在和同境界武者交手的時候,會吃很大的虧。”

對於武者來說,不僅僅只是要修煉真氣,而且還要修煉武技。

“龍象般若掌!”

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這一套玄妙的掌法,在他記憶中的武技秘典裏面足以排進前三,正好適合他現在修煉。

他的雙腿分開,腰盤下沉,將體內的真氣充盈到雙腿,固定住身體,緩緩的抬起一雙手臂,開始按照某種玄妙的規律,拍動雙掌。

在腦海中,想象自己是一頭力量無窮的太古神象,吞雲吐霧的深淵魔龍,打出的每一拳都用盡全力,就像是要將體內的每一絲力量都打出去。

每一掌打出去,全身的肌肉都被拉動,體內的真氣也跟著融入肌肉和筋骨,使肌肉和筋骨發生脫變,變得更加有力,更加堅韌,甚至和真氣融為一體。

龍象般若掌,一共有十三招掌印,屬於王級下品的武技。

確切的說,若是能夠將龍象般若掌修煉到第十三掌,就算和神級武技相比也相差不多。

功法和武技都分為五個等級:人、靈、鬼、王、神。

龍象般若掌第一掌“蠻象馳地”,修煉成功,威力堪比人級下品的武技。

龍象般若掌第二掌“飛龍在天”,修煉成功,威力堪比人級中品的武技。

龍象般若掌第三掌“龍象歸田”,修煉成功,威力堪比人級上品的武技。

龍象般若掌第四掌“龍形象影”,修煉成功,威力堪比靈級下品的武技。

……

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被稱為“龍象滅世”,威力堪比神級武技,發揮出來的力量不可想象。

龍象般若掌的前幾掌,只能算是低等武技,威力並不強大。而且,龍象般若掌,至剛至陽,極難修煉,能夠修煉到第七掌的人都少之又少。

第七掌之後,每修煉一掌都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大量精力,若是抵擋不住體內至剛至陽的力量,甚至有可能焚體自燃。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導致龍象般若掌只能算是王級下品的武技。

雖然龍象般若掌十分難修煉,但是,卻正好適合張若塵現在修煉,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將身體煉得強壯起來。

“龍象般若掌第一掌,蠻象馳地。”

張若塵先是立著馬步,隨後,快速踩動步伐,猛衝出去,快速打出掌印。

靜如山嶽,動如蠻象。

一遍又一遍的練習,直到將體內的真氣耗盡,才擦乾汗水,盤坐在地,利用眉心的神武印記吸收時空晶石內空間中的靈氣,轉化為源源不絕的真氣。

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一連修煉了九天,終於將龍象般若掌的第一掌“蠻象馳地”修煉成功。

內空間中的九天,外界也就只是過去三天而已。

“也不知以我現在的修為,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一掌,力量有多強?”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走出來,來到後院,站在院落的中央,運轉體內的真氣,充斥在雙腿。

“蠻象馳地。”

他踩著規律性的步伐,猛然衝出去。

隨著步伐的邁進,一股強勁的力量,從雙腿衝起來,經過腰腹、脊梁,涌到背部和雙肩,從雙臂噴涌出去。

雖然僅僅只是一招掌法,但是卻調動了全身每一處肌肉的力量,爆發力自然相當驚人。

“嘭!”

雙掌擊在一塊半人高的千斤大石上面,然後,立即收掌,踩著剛才的腳印,疾速退回原地。

張若塵向著那一塊千斤大石看去,只見大石的表面多出兩個淺淺的掌形凹痕。大石的底部,向著泥土中下沉了兩公分左右。

對於這一掌的威力,張若塵還是頗為滿意。

雖然龍象般若掌現在只是人級下品的武技,卻比別的人級下品的武技更加高明,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更加強大。

“品級越高的武技,修煉起來越難。若是我現在就直接修煉靈級的武技,根本不可能在九天之內修煉成功,至少也要花費半年以上的時間。而且,以我體內的真氣數量,也無法施展出靈級的武技。”

修煉武技和修煉功法的時間,必須合理的安排。

若是偏重於修煉武技,而忽略功法的修煉,就會導致修為境界緩慢。

若是偏重於修煉功法,而忽略武技的修煉,在與人交手的時候,就會吃大虧。

無論怎麼說,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第一掌,張若塵在八百年後,終於初步擁有了自保能力。

這九天,張若塵的修為也進步極大,氣池中的真氣已經修煉滿,可以開始開闢第二條經脈。

但是要開闢經脈,就必須要服用洗髓液。王后僅僅只給了張若塵一份洗髓液,在開闢第一條經脈的時候就已經使用。

要如何才能去弄第二份洗髓液,甚至更多的洗髓液?

“九王子,娘娘正四處找你,你在這裡幹什麼?”侍女雲兒看到站在院落中央的張若塵,便好奇的走了過來。

雲兒是林妃和張若塵身邊唯一的侍女,大概十七、八歲的樣子,長得頗為美麗,眼睛明亮,下巴尖翹。

張若塵走到雲兒的對面,擋住雲兒的視線,以免她看到遠處的那一塊千斤大石上的兩個手印,關切的問道:“雲兒姐姐,你手臂上的傷好些了嗎?”

雲兒輕輕的搖了搖頭,道:“傷筋動骨一百天,恐怕還要過兩三個月才能痊癒。”

她手臂上的傷,就是前幾天被八王子一掌推出去摔斷了骨頭。對於她們這樣的婢女,別說是摔斷骨頭,就算是將她們亂棍打死,八王子也不需要負任何責任。

在強者為尊的世界,弱者根本沒有任何地位。

張若塵道:“為什麼不購買一份筋骨斷續膏?”

雲兒忍著手臂的疼痛,苦澀的一笑:“一份最差的筋骨斷續膏也需要花費兩百枚銀幣才能買到,像我們這樣的下等人,根本使用不起。九王子,你能夠關心我們這些奴婢就已經很好了。趕快跟我去見娘娘,今天,我們要出宮。”

張若塵跟在雲兒的身後,好奇的問道:“出宮?去哪?”

“去見濘姍啊!很久沒見到她了,你肯定很高興吧?”雲兒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盯著張若塵。

每次說到“濘姍”,他就肯定會面紅耳赤,羞澀得像一個大姑娘。

“濘姍是誰?”這句話張若塵剛剛想要問出口,便立即咽了回去。

很顯然,病死前的張若塵,肯定是認識那一位叫做濘姍的女子,而且聽雲兒的語氣,他們的關係說不定還很不一般。

若是張若塵問出“濘姍是誰”,肯定會露餡。既然如此,那就保持沉默,越少說話越好。

幸好這些年,張若塵一直體弱多病,除了林妃一直關心他,便很少與人接觸,要不然的話,估計他早就已經被人懷疑。

雲兒見張若塵竟然很鎮定的樣子,心頭微微有些詫異,卻也不多想,繼續向著林妃居住的院落走去。

menu